谷歌的中国雄心不止于搜索引擎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8-29,星期三 | 阅读:855

RAYMOND ZHONG

谷歌在中国的兴趣似乎远不止搜索引擎,它正在计划推进自动驾驶汽车,并且已经开设了一家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还对本土企业进行了投资。 THOMAS PETER/REUTERS

北京——由于在中国努力重建互联网搜索引擎的努力,八年前因为审查问题退出了中国的谷歌(Google),面临着包括来自员工的尖锐批评

但对谷歌的母公司“字母表”(Alphabet)来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的机会太过诱人,令它难以抗拒。而如今这家公司在中国的兴趣范围似乎不限于搜索引擎。

最新的暗示来自于Waymo,这是一家2016年从谷歌剥离出来的无人驾驶汽车公司。中国媒体本周注意到,这家企业五月悄然在上海注册了一家子公司,表明它想在中国政府置于优先地位的行业中分一杯羹。

谷歌近期在中国迈出的其他步伐包括开设一家研究中心、向开发人员推广其软件工具。

在“字母表”寻求推进科技前线的人工智能及其他领域中,如今的中国已经不仅仅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用户群体,而是一个由成熟的潜在商业伙伴、人才及对科技需求极大的客户组成的生态系统,在其中,可能会产生未来的创新。

其他美国科技巨头已经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接受了北京对其在中国运营的限制和条件。与谷歌不同,苹果(Apple)在中国运营自己的应用商店,遵照政府关于能够向中国用户开放下载的应用程序类型的要求。微软(Microsoft)和亚马逊(Amazon)提供云计算服务,与本土伙伴合作,并且严格遵守关于用户数据储存方式的管控。

“字母表”对未来科技的投资,让早日踏足这个国家对该公司变得尤为重要。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引发了监管和政治方面的辩论,这意味着早些开始,有助于减轻中国当局的担忧。Waymo在中国获得更多时间,也意味着它的汽车能对中国的道路更加有经验,也能在这个国家的驾驶环境中收集到更多数据。

“我认为他们意识到了,在美国开发做不出来能在中国开的车,”北京的自动驾驶汽车初创企业驭势科技CEO、联合创始人吴甘沙说。“路况完全不同”。

2016年从谷歌剥离出来的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于今年5月在上海注册了一家子公司。 Joshua Brigh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谷歌的发言人表示,公司对这篇报道不作置评。

对“字母表”来说,在中国进行重大扩张的任何尝试都会带来独特的挑战。

该公司主要的赚钱业务,例如搜索及视频——不同于网络购物等——与共产党对信息的控制背道而驰。

谷歌需要克服在中国的年轻人群体中认知度不够的问题。并且还将面临着与本土企业的一场苦战,而这些企业都有着像硅谷一样可以用来烧钱的大笔资金——包括自动驾驶汽车这样的领域,而“字母表”在这一领域毋庸置疑是全球领导者。

Waymo在中国的公司注册远远无法令它能够上路行驶。其上海子公司的初始资本金约为50万美元。周五记者前往注册文件中列出的地址时,看到的是一个狭小的、没有标记的办公室,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

即使增加投资,Waymo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也难以保证。

百度是中国领先的搜索引擎提供者,已经为数十家本土和外国公司提供自动驾驶汽车软件平台。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上海汽车集团正在与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合作。宝马和戴姆勒(Daimler)已经获准在中国测试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

上海咨询公司前瞻(Automotive Foresight)的总经理张豫表示,这可能会令Waymo在寻找当地合作伙伴建造智能汽车时,只能更新、更小的汽车制造商可供选择。

 7月,百度CEO李彦宏就该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软件平台发表讲话。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这是他们的机会,”张豫说。

Waymo发言人证实,该公司已在中国成立了一家法人实体,并已招募员工,但拒绝对进一步的计划发表评论。

本月关于谷歌在从事代号为“蜻蜓”的审查版搜索引擎消息传出之前,“字母表”就已开始在中国进行小规模扩张。今年,谷歌为中国用户发布了一个文件管理应用程序,并在流行的社交媒体工具微信上发布了一款游戏。它最近开设了一个致力于人工智能的研究中心,并投资了包括零售商京东在内的本土企业

2010年谷歌以审查要求和黑客攻击为由关闭在华搜索引擎后,它从未真正放弃中国。但近年来,北京的网络控制措施已经收紧,有时甚至令本土经营的社交媒体受限。上个月,Facebook获准在东部省份浙江省开设子公司——然而批准很快就被撤回了。

如果谷歌想为中国搜索用户提供服务,它将面临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市值超过700亿美元的百度就像谷歌对于其他地方的人一样,也是搜索的代名词。

研究公司86Research的上海分析师林娟表示,较小的中国搜索引擎在自己的应用程序和网站上获得的流量相对较少。它们的许多请求来自外部来源,例如微信——这表明它们在中国网民中的影响力很小,以及百度享有极大的支配地位。

谷歌还有另一个问题。

“与2010年相比,如今的搜索本身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林娟说。她说,中国广告客户的大部分资金现在都投入在新闻报道应用程序,例如今日头条,它根据用户过去阅读和观看的内容,为他们提供新鲜的文章和视频。此类应用程序也必须受到广泛监管

谷歌在中国获得更多销售额的另一个潜在途径,是获得运营其应用和数字媒体商店Google Play的许可。该国数以亿计的智能手机使用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但人们从各种第三方来源下载应用程序。

为此,谷歌可能需要来自本土的帮助,才能赢得北京监管部门的认可。一个潜在的盟友是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巨头腾讯。这两家公司最近达成了一项专利共享协议。腾讯还提供云计算服务。谷歌高管表示,他们希望将自己的云业务打造成全球业务,如果不进入中国这就很难实现。

结交朋友可以在其他方面使谷歌受益。它可以同软件公司达成交易,将其搜索引擎嵌入到它们的移动浏览器中,或者与手机制造商合作,在其设备上预装其应用程序。

86Research的林娟表示,在所有这些领域,谷歌都需要克服潜在中国合作伙伴的戒心。谷歌在2010年离开中国时非常愤怒。

“谁愿意与一家因为‘不做恶’的口号而退出中国的公司合作?”她说。


Raymond Zh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zhonggg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谷歌的中国雄心不止于搜索引擎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0720.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