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工已成作假者的“脊梁”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7-22,星期五 | 阅读:1,752
作者:曹林

作家李承鹏对“共和国脊梁”倪萍的炮轰,暴露出了“共和国脊梁奖”的姐妹奖“中华脊梁奖”的卖奖丑闻。日前,有网友曝光“中华脊梁”颁奖盛典活动主办方要求参会者交纳9800元。主办方中国经济报刊协会和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均表示,活动文件系伪造。活动承办方、北京国发中科信息技术研究院也称,文件是一个临时工伪造的,此人工作不到1个月,已于5月份辞职。(《新京报》7月19日)

当有网友曝出卖奖丑闻时,就有很多人跟帖嘲讽:这样的活动文件不会又是临时工干的吧?没想到,相关机构真的条件反射般地抬出这个已被用滥了的、公众最不信任的理由,把脏水都泼到了临时工身上,而且把问题撇得更加干净,撇得让媒体无法查证:这个临时工5月份就辞职了!网友惊叹:这个卖奖丑闻,最终果然仍要让临时工救场。

对这个无法使人相信的理由,网友不无嘲讽地说:共和国的脊梁哪里是什么倪萍、张继刚,临时工才是真正的脊梁。他们总在最关键的时候,被那些想金蝉脱壳的人推出来当他们的脊梁。这些临时工,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享受着最少的权利,承担着最重的责任,拿最低的工资,没有三险一金之类保障,但一出问题就被推出来当替罪羊——他们难道不是更有资格获得“中华脊梁”的荣誉?

看看临时工身上,已被泼了多少污水:野蛮执法是临时工干的,粗暴回应媒体是临时工回的,故宫锦旗错别字是临时工写的,公文造假是临时工造的,强拆民宅是临时工干的……不是临时工这个群体神通广大、什么坏事都敢做,这恰恰反证着他们权利的贫弱,掌握话语强权的人,有能力将所有责任都推到这些无权者身上。正如水总往低处流一样,在缺乏公平和法治的社会中,责任并非由真正犯了错误的、权力最大的人承担,而总由最无权者被迫承担。

“临时工”,往往就是一个机构中权力最小的群体,他们无权表达自己、无力捍卫自己的权利,所以,出了问题,责任总会条件反射般地被推到他们身上。

就拿“中华脊梁”这个破事儿来说,这个“卖奖”活动是由多个部门和协会组织的,其实已有协会承认这事儿确如活动文件所言的那样收钱了。几天前的《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就证实,相关协会负责人虽然否认了“卖奖”,但承认这个活动确实收费,解释说这些费用包括会务、食宿等。不仅“中华脊梁”要收费,甚至连给倪萍发奖的那个声称绝没收费的“共和国脊梁”,也被曝要收钱。几个主办单位中,已经有人承认收钱,证明那份活动文件上说的是真的,这时再辩解说这文件是临时工伪造的,也太不会说谎,太低估公众智商了。

而且,只在单位干了一个月的临时工,就造了个这么大的假,且到处散发活动文件骗钱——收到文件的人一般都会向单位核实,相关单位不可能不知情吧?为什么单位在骗钱时一直不追究,直到如今被媒体曝光成为丑闻后,才推说是临时工干的?还有,这个临时工也太傻,造了假却不骗钱,一个月就离职了,他为什么要造假?即使真是临时工干的,可一个单位让临时工以单位名义造了这么大一个假,难道不是天大的笑话,不是暴露出单位天大的管理漏洞吗?

其实,从法律上说,临时工早就是一个不合法的词,相关法律早就规定只要存在劳动关系就要签订正式合同,在法律上大家都是正式工。可许多单位仍在雇佣临时工,一方面是为节省成本,侵犯劳动者权益;另一方面也许是为了方便推卸责任,方便出了问题后用临时工当挡箭牌。这些单位在精神上对临时工有一种强烈的依赖,似乎“临时工只是临时责任”、“临时工做坏事单位就没责任”,实际上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作者系《中国青年报》评论员)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临时工已成作假者的“脊梁”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077.html

分类: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一条评论 发表在“临时工已成作假者的“脊梁””上

  1. Micaela Bees说道:

    thank you dearly author , I found oneself this web site very helpful and its full of excellent healthy selective information ! , I as well thank you for the fantastic food plan pos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