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之殇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9-6,星期四 | 阅读:625

作者:宁思慧

我们进入了一个什么时代呢?凡是能够重复的东西,都会被机器所代替。比如,在美国加州出现的一个披萨店中,机器人把披萨大师烤披萨所有的数据拿到一起,一天24小时地工作,烤的披萨才2美金一个。而大家知道在美国买一个披萨大概12美元左右。这个智能机器人所烤的披萨就是那个最优的披萨大师的水平,而且他既不闹事,也不罢工,更不会闹情绪。

我们中国的教育从小到大基本上是以高考作为指挥棒来设定的,孩子们的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欠缺,所以我们缺乏创新和创造力,这也正是钱学森之问应引起的思考。实际上许多人都了解这个事实,但如何改变?似乎却无能为力!

而原因在于,我们的教育更多只是训练学生的记忆与copy能力,但在世界范围来看,这样的学生,所面对的竞争对手却是智能机器人。再优秀的学生,也不可能比机器人记忆得更准、更快、更好。如果我们训练出来的只是能够重复使用知识的劳动者,这种劳动力在未来几十年会逐渐成为废物,这很可怕!

为此,我认为有几个观念需要改变!

第一,办教育不要回避求利这一人性之实,但要正视产权分配的公平。

例如北美的中小学也是一样有公立,也有私立。公立中学也要和所在居住区对口,私立中学也是富人有特权,只要花钱,就可以停在专门的停车位,让孩子安全的上下车,没钱买车位,就在马路边上冒着风险上下车。

国内,从小学生课表上看,上海课表相对于其他几个城市略好。越是名校,开设的课程种类越多,而且普遍一年级都开设了英语。很多公办学校要到3年级才有英语。

于是有人反映给当地教育局,教育局说可以不开的。教育局这么说也有无奈之处,因为公办教育资源不足。但是在分配教育资源时出现了不公:就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机会分配就极不平等,即便是城市中小学师资力量也是良莠不齐。特别是重点中学纷纷把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办学校改为私立学校,为名正言顺揽财开了方便之门,让不堪重负的学生家长非常不满。

这说明人性是求利的,也就是想要求取生命与财产的增值。根本不要回避求利这一人性之实。老子《道德经》里说天地不仁、圣人不仁,读到这里千万不要有代入感,以为自己可以仁或者不仁。因为,自己既不是天地,也不是圣人,而是那个刍狗。但是有很多人不自觉就有这种代入感,好像他自己是天地圣人,或者有天地圣人的品质似的。当他想“占便宜”(更准确的说法是想获利)的时候,就忘了自己天地圣人的角色,说自己也是凡人一个了。

钱代表代价,有时候是生命代价。怎么让自己的生命更值钱?简单说,掌握知识、信息和技能,参与交换,获得增值。人只有在相互需求时信息才能得到流通,市场往往是信息流通和知识获得的来源,因而市场让个体能够快速地获得各种知识和技能。一句话,是市场经济创造了财富。

因为市场是围绕需求来的,人们有受教育的需求,正如人们有对于宗教信仰的需求。承包寺庙这种市场的开拓,就是利用人们对于宗教信仰的需求。而一些人将此资产占据起来,却没有人问:这些人有权利将此资产据为己有以赢利吗?获得的利润有上缴税收吗?税收是与社会分享了吗?

所以,与其不理睬实际上的利益主体存在问题,不如正视利益博奕这件事实,以求各方的利益最大化。单就同样是满足人们的宗教信仰需求这一点来看:教堂要求教徒每月必须拿出自己收入的至少百分之十或者三十来奉献给上帝,所以月月有固定收入,教徒越多教堂收入越高,不奉献就上不了天堂,所以信教必须奉献家财,没有教徒奉献,教堂拿什么维持?

而在中国,佛教寺院从没有规定信仰者必须每月供养钱财,给与不给是随你自己的心意。进寺院买香也是自愿行为,你可以不烧香,逼你买香烧的寺院基本不是真正的寺院。

至于寺院收门票,则多数是地方政府在收取。严格来讲,政府应该只是靠税收活的,本身是不生产财富的。但地方政府把寺庙几百万,几千万承包给和尚,然后收取门票。能承包寺庙的,都是有关系有后台的,没有关系,都被哄走了。这的确存在产权分配公平与否的问题。

第二,教育实践中形成开放的阴阳竞争。

著名经济学家杨小凯曾说,欧洲的文明建立在制度竞争之上。《圣经》箴言 16:4 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意思是说上帝造的人与万物之性质就是持续不断的对立冲突。

而中国也有这种古智慧,凡事分阴阳,比如说男人和女人的比例。《道德经》第四十二章里也是讲了这个源自宇宙深处的阴阳规律:“万物负阴而抱阳,沖气以为和”。“沖”字是三点水的,指巨浪相冲。就是说万物分成相反对立的力量,互相博弈,互相竞争,对立冲突。这种创生的力量,是以阴阳竞争的方式展开,没有开放的阴阳竞争,创生就出不来。

从作为美国大学教育头几名的哈佛大学的文化特征可以看出他们教育培养的重心所在。哈佛大学有很多特征,其中一个,就是喜欢体育。哈佛大学橄榄球比赛场景是非常狂热的,说明他们保持了近代骑士的骁勇与血性,不似“小鲜肉”或者“奶油小生”这种特征。

哈佛学生去参加橄榄球比赛时,历来都要签一个生死状。历史上曾经很多年,由于比赛过于激烈,每个赛季都有死伤。据记载1905年的一个赛季就有18名球员死在球场上,另有159人受伤,不亚于搞了一次武斗。后来实在是社会舆论压力太大,说你们不能这么血腥,这么野蛮,才增加了很多防护措施,现在文明多了。

在欧美的传统中,武德不修即是有罪。例如德意志“剑圣”理查德纳尔的故事。在理查德纳尔那个时代,绝大多数的士兵,雇佣兵乃至骑士往往使用的都是一种极为简单粗暴的打法,即攻击—格挡—反击—格挡。但理查德纳尔体系的核心在于同时攻防技术,通俗来说就是他砍你就砍,他刺你就刺。如果对方是假动作,那么对方就会直接被刺死或者砍死。而如果对方是真的劈砍或者刺击,理查德纳尔流派的剑术的招式就是以招架对方的同时给予反击而存在的。

正如在经济活动实践中,对付要价高的最好办法就是引入竞争,也就是说让更多人拿出自己的资源,价格自然就趋于合理。这就是引入开放的阴阳竞争,使每个人的聪明才智发挥出来,让创生出来。

第三,领会创生、生养、益生的意义。

《道德经》第五十五章有曰:“益生曰祥。”这意思是,我们处在一个创造力量的支配下,这个创造的力量指向有益于生命的方向,所以当我们人的行为有益于生命的时候,就是吉祥。《圣经﹒旧约》也是有着同样的智慧,耶和华谆谆告诫依他的形象所创造的人类:要生养众多;不要杀生,否则会受惩罚。

上天之道,就是创生,就是益生,这就是本质。哲学家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而更深刻的认知应该是:“我”在才会思,因而要感谢上帝赋予我思想的能力。这样我们的教育者就会做鼓励创造、有益于生命的事,这样才得神的悦纳,才吉祥。《圣经﹒旧约》里有多少次对于人们有意残害生命行为的惩罚,处处在强调着创生、生养、益生的意义。《道德经》第四十二章里讲“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生”就是创生的力量,由宇宙的深处而来,支配着我们每个人,支配着这个世界。

就拿现在提倡的养老院养老来说。养老院养老也是下一代养老,和养儿防老只是规模的差别,也就是社会化和家庭养老的区别,都是需要下一代的劳动,一旦人口老化了,怎么样养老都是问题,除非机器人可以养老了。极端假设:大家都不生孩子了,几十年以后存的养老金再多也没有用。

因此,我们的教育者与教育实践中要有对于生命的喜悦意识,给人以创生的机会,欢喜看到生命的创造力。

第四,培养横向合作的文化,释放个体创造的活力。

欧洲还有神裁概念。就是如果战争旷日持久,双方就约定单挑,由上帝决定输赢,并且心悦诚服地接受结果。

我们看到,在欧美的大学里,例如哈佛大学的划赛艇项目对于竞争与冲突却又协同合作的有意营造。查尔斯河穿越哈佛大学,是世界上赛艇锦标赛的比赛场地。划赛艇,队员如果协调不好,会翻船。团队里谁要当老大,是不行的,因为这里面没有老大,必须八个人协同合作,任何一个人出错都不行。

诚如著名国学研究教授杨鹏所说:我们在横向合作、在自由平等的协作方面,历来是比较弱的。千年集权传统,我们习惯于听一个老大来指挥,大家习惯于纵向组织。这种纵向组织有一致性,但没有个体创造的活力。而哈佛的文化不是这样的,他们是横向合作的文化,组织的效率很高。

不需要担心竞争,不需要担心冲突,竞争-冲突最后会进入到平衡的和谐状态。人类有男有女,这个是政府计划的吗?没有男女计划,会不会男女比例巨大失衡?不会。

这就跟市场经济一样,企业竞争需要政府指挥吗?需要圣人来平衡吗?不需要。市场竞争会自动趋向平衡,这也是我国老子《道德经》里“万物负阴而抱阳,沖气以为和”句中“和”的意思。


来源:创慧智库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教育之殇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1116.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