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一个记者,都有资格过“记者节”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11-8,星期四 | 阅读:475

“记者就是用新闻理想,捍卫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他们是牛虻,他们对阴暗面的曝光,换来社会一次次进步。”

“他们是战士,用并不伟岸的身躯,抵抗着邪与恶的攻击。”

……

01

今天是第19个记者节,朋友圈里充满了如上话语,部分媒体人晒出今年的辛苦与汗水,转发自家媒体致敬记者节的稿件。

人民日报官方微信的致敬文章《记者,记着》很快刷屏,内文和往年并没有多大新意,沿用着媒体人擅长的自我调侃格式——你以为我们是这样,其实我们是这样。大多数媒体的文章,也沿用了这一套路。

致敬的背后,总有些淡淡的忧伤意味。

知名评论员王志安就写道:

好多媒体官微在为记者们点赞,有用么?媒体行业在衰落……记者们在逃离。属于记者的荣光正在远去,这是一条眼看要沉没的船!现在在一线的记者普遍只有二十多岁,三十岁以上的基本都转行了。有做公关的,有做律师的,还有开淘宝店的。

仍然在一线做调查新闻的《经济观察报》记者李微敖在个人公号上发表了一篇角度清奇的文章——《马云先生,你到底要收走我多少老同事》,列数媒体人大批离职奔向BAT等互联网公司的现状,更引发无数人的唏嘘,其中一个细节足以让很多还在当记者的人心态崩溃:

之前,同行们传说,“在阿里巴巴,三年下来,工资,加上股票,能够挣到2000万人民币。

我怀着非常好奇的心理,几个月前,当面问过一位跳槽去阿里巴巴的老同事,“听说你们三年能够挣到2000万?”

他低头想了几十秒,然后抬头,“我这个级别,2000万没有,1000万还是差不多的”……

连《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都在感叹:

相全世界的媒体行业都在走下坡路,记者职业在社会上的相对地位在下降……中国媒体行业的从业者在低龄化、女性化,因为这个职业太累,收入低,很多男生觉得用这份收入养不了家……环球时报多名骨干都去了阿里巴巴等大公司,管一摊与海外有关的业务。

02

说到底,记者这份工种的核心职能就是记录与传播事实。当然,更为华丽的辞藻,叫“见证时代”、“挖掘真相”。

虽说职业无高下之分,但“记者”行业的特殊性,注定让它多多少少带着一些道德感。

不过很多外人不知的是,媒体里的记者也有区分,并不是每个人都活得那么劳心劳力。现在,所谓“记者”大概分两种:

第一种就是紧跟社会热点、自己采访并挖掘,甚至连通稿也不完全照单全收的媒体人;第二种则是名义上的“记者”,每天做的就是发通稿、拉关系、跑广告。

纸媒黄金时代后,很多媒体从业者虽冠以“记者”之名,但做的事却与“记者”的定义相去甚远。

那么,这些伪记者们每天在干嘛呢?曾经在国内某知名都市报工作的媒体人,匿名向刷屏描述了他看到的情景:

至少在传统媒体里,有一部分人是没有那么辛苦忙累的。

早上睡到自然醒,冲个澡,时间充裕的话还可以精致地打造下个人形象。传统媒体很多打卡考勤并不严,差不多10点该出门了,慢悠悠骑个共享单车到报社,去食堂吃个午饭,买杯咖啡。悠闲的午后,慵懒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喝着咖啡、看着八卦,终于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首先,在网上搜搜自己客户的官网、微博、微信,看看这些客户、行业口线的微信对接群里,有没什么事发生,如果比较安静,一个电话打过去:张总,贵公司最近的这场发布会……

如果对方觉得可行,就赶紧找对方要一些宣传照片,自己迅速根据官网材料,修修改改成一篇500字左右的通稿,标题一般为《XX公司XX产品火热上线,引数万网友围观》,实际上,现场可能只有几百人而已。如果对方觉得没必要,也不放弃这个拉近关系的机会。双方谈笑风生,办公室响起一阵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当然,有时也会收到一些客户爸爸的负面信息。有经验的记者们,想都不用想,直接帮客户爸爸把新闻压下来,要是事情太大,至少自己不能参与到这个新闻中。毕竟,得罪了客户以后很难开口再去提广告。

除了拿到广告提成外,这些记者老师们最开心的就是受邀参加活动、发布会。今天去北京、明天飞上海、下周去香港。显得特别高大上,而且也顺应了一句话——有思想的人,肉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同时,受邀参加活动、发布会时,还可以顺手接过甲方爸爸的一份小礼物,或者车马费。

出于职业素养,十万八万的大型“受贿”不敢拿,但这种小礼物多收几个也无妨。平时对你态度强硬的甲方,这时候也要毕恭毕敬尊称你一声“老师”。似乎,只有这时候才能让人回到记忆中的纸媒黄金时代。

而且,要是没有点隐形收入,你真以为按明面工资,还有这么多伪记者愿意做吗?

活动结束后,在现场用电脑第一时间发布之前写好的通稿,迅速转给甲方爸爸。你看,收了车马费,我还是做了事的。

偶尔,注意是偶尔,遇到突发新闻,这些人还是要迅速赶往现场采访并写一个动态新闻。也要忍不住在朋友圈煽情一把。

不过,把工作精力长期放在拉关系、发通稿后,或许会养成一种弊病,就是对行业信息不熟练,导致真正写新闻的时候发生一些常识性错误。

但是,这也不重要。毕竟,几百块的扣罚与一个动辄数千上万元的广告提成相比,简直九牛一毛。

夜深人静时,他们又开始思考新一天如何拉进与客户的关系。

毕竟,每一个广告,都是钱。真相,还是留给那些喜欢跑热点的傻子吧。

03

然而,就是这些傻子才是最该过记者节的人。通常,这样的记者存在于传统媒体中的社会新闻、时政要闻、调查新闻、摄影图片、视频直播等部门中。

他们翻山越岭穿烂几双跑鞋,只为让一个真相走出黑暗;他们半夜被电话惊醒,冲出去一头扎进黑夜中,有时就为一个你看起来不起眼的街头纠纷;他们即使参加着统一安排的发布会,也要想方设法问到关键问题,哪怕是通稿也要争取最快传到编辑部;他们收到不计其数黑恶势力的威胁,但仍然不忘一个初心——我要发稿……

有刷屏PRO说过,真正跑新闻的记者一定是这样的:

记者节前四天,6.97吨碳九泄漏的事件刷屏,但截至8号上午鲜有媒体跟进,反而是一些靠煽动情绪取胜的自媒体稿件充斥在朋友圈,真假难辨,这时,我们就知道这些记者的重要了。

或许,真正该过记者节的人根本没时间看朋友圈。

你微信上的好友,不会关心今天是不是你的节日,也不会因为有你这样的微信好友而感到自豪,他们真正关心的,是你能给大家带来多少有料的信息,能为他们在多大程度上缓解信息的焦虑。

真正该过记者节的人,往往只是淡淡地在朋友圈提及自己的工作生涯,而不是用浮夸的辞藻煽情,更很少哭穷。

刷屏PRO、媒体人孙旭阳就在公号写道:

除了媒体人,任何正当职业的国民都有权获得足够的尊严和适当的金钱。所以,别矫情。你哭穷却不辞职,要么是穷得还不狠,要么能力不行不敢换行。

朋友圈的自我感动别太当真,别哭、别丧,对记者节最好的纪念,就是去报道事实。


来源:刷屏精选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不是每一个记者,都有资格过“记者节”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2923.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