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该如何面对马克•吐温?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12-25,星期二 | 阅读:581

 吴谦

1870年10月,美国著名的讽刺作家马克•吐温在《银河》(Galaxy)文学杂志上发表短篇小说《竞选州长》,小说发表后,在欧美产生极大轰动。作者以辛辣的笔法讽刺了美国“肮脏龌龊”的选举政治。《竞选州长》很快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传遍欧美的大街小巷。百年后,这篇文章也引进到内地的教科书之中,用作“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深刻揭露资本主义民主的虚假和腐朽。

恍恍然快半个世纪过去,人们对此深信不疑。在这50年中,美国依然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不断地成为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友邦。50年来,教师们面对一双双稚嫩的眼睛,脸不慌心不跳地讲述着美国的黑暗和虚假,大有磨刀霍霍去解放这人间地狱的冲动。

2018年12月22日,美国的感恩节。《纽约时报》撰文纪念这个无情向美国“虚伪政治”开刀的勇士——马克•吐温,并重新登载美国评论家威廉•豪威尔斯的“马克•吐温是独一无二的,无法相比的,他是美国文学中的林肯”,以及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的“马克•吐温是第一位真正的美国作家,我们都是继承他而来”等评语,赞扬这位“美国前进的鞭子”。那么,问题来了,一向牢记“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的中国人,现在该如何重新面对马克•吐温?

内地人不长于思辨和质疑,几十年来如背诵唐诗宋词一般品味着《竞选州长》,优渥华夏文明,窃喜专制的真实,陶醉于吃饱喝足。泱泱华夏,五千年屹立不倒,伟哉壮哉,优哉游哉。

无论你到过没到过美国,英美推动过三次工业革命是不争的事实,如今美国又把人类社会推向信息化时代,更是不容质疑。那么,关于《竞选州长》所揭示的美国世界,您质疑过没?如果没有,今天带你试试看:

一、《竞选州长》问世之后,作者马克•吐温受到过打压、限制和迫害没有?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言论自由不是假的。

二、《竞选州长》问世之后,美国是否放弃或废除竞选制度?没有。既然如作者揭露的那么“肮脏和虚假”,美国人怎么那么爱丑恶的东西?说明真相有另外一个。

三、《竞选州长》问世之后,美国选出过暴戾乖张、对人民不负责的总统、州长没有?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选票是对权力最大的制约。

四、《竞选州长》问世之后,有选票选上而不能罢免的州长或总统没有?没有。四年一届,只要是平庸者都不可能连任。

五、难道美国州长真是权贵和利益集团胜选?不是。州长难以统计,仅美国出任总统的就有退伍军人(华盛顿、哈里森)、外交官(亚当斯、布坎南)、平民(杰克逊、杜鲁门)、教师(加菲尔德)、律师(波尔克、克利夫兰、柯立芝)、法官(塔夫脱)、学者(威尔逊)、医生(哈丁)、矿工(胡佛)、弃儿(林肯)、裁缝(约翰逊)、作家(刘易斯)、农场主(布什)、演员(卡特)、孤儿(约翰逊)、商人(特朗普)、黑人移民(奥巴马)等等。这之中,平民和普通职业者出身占据80%。

六、《竞选州长》问世150年,不仅不废除这种罪恶的制度,反而让多数国家都参照学习,联合国不管吗?联合国不管。不管的原因是其它国家学习是自愿的,而且最大化的保障了国民的权益。

七、《竞选州长》问世之后,美国衰落了吗?没有。越来越民主,越来越强大。

八,美国的选票可以操纵吗?不能。如果操纵一届两届还有可能,操纵两百四十年,早就没人玩儿了。再说,美国人人有枪,耍手段、比财力我比不过你,如果敢暗箱操作,没有脑袋是枪子儿打不进的。曾经有人操纵过,为此掉了脑袋。

九、美国围绕政权交接发生过战争?没有。无论选举结果如何,服从法院判决,即使是有所不公,抗议归抗议,一个月之后静悄无声。败选者以国家利益为重,无条件支持胜选者,实在不行四年后再来。这说明什么?是真正的法治,是文明政治。

十、《竞选州长》所揭示的是虚假的吗?不是。那是150年前的讽刺小说,虚构的情节,有真实的影子和夸大的成分。不过,因为揭示的问题为各选举国家指出了弊端,资本主义国家包容异见并很快纠正了自己的错误而已。

要说脑残和蒙昧的国民,美国应该最多,一直以来,他们做了很多事招惹了全世界最多人口的谩骂。国民脑残和蒙昧不要紧,只要有好的制度,持续的教化可以改变结果。从野蛮走向文明正是美国242的完整历程,任何他国的攻击和批判,都不及美国自己人对自身的批判来得猛烈和无情。时时更新,时刻纠错,包容妥协,自由、平等、公正、繁荣的社会就是这样炼出来的。大言不惭攻击美国虚假竞选的人应该思考一个根本问题:您比美国人享受有更多的自由、平等、安稳和富足吗?您出国旅游能比美国人享受更多的尊严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曾教书育人20年,现为商人。)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今天我们该如何面对马克•吐温?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420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文学走廊.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