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上的中国电影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2-20,星期三 | 阅读:572

李小龙 为FT中文网撰稿

很多人可能已经不记得了,中国电影第一次得到国际大奖是在柏林电影节上。那是1988年,张艺谋的第一部作品《红高粱》得到了金熊奖。

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国际评委会主席朱丽叶•比诺什在闭幕式上专门提到此事。她说,从31年前到现在,“张艺谋在国际电影界一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张的新作《一秒钟》在本届柏林电影节获选评奖,可惜在最后一刻跟另外一部中国电影都因“技术原因”退出了。

虽如此,中国电影在本届柏林电影节仍有不错的表现。除了《地久天长》的主演获得了最佳男、女演员银熊奖之外,表现新疆维族儿童生活的《第一次的别离》在关注青少年的“新生代”单元里获得评委会大奖,《再见,南屏晚钟》得到关注性少数议题的“泰迪熊奖”评委会奖。

文首照片为中国电影《地久天长》的海报——编者注

《再见,南屏晚钟》讲述了一个同性恋者进入异性婚姻后造成的家庭悲剧。中国导演范坡坡是“泰迪熊奖”的评委之一。他说,评委们把奖给这部中国电影,除了考虑到这部电影本身的质量,也考虑到中国电影的创作环境:“我们都觉得需要给予鼓励。”

在一个高压线密集的创作环境中,中国电影人的努力的确值得钦佩。

《第一次的离别》的作者和出品公司勇敢地触碰了“新疆”这个很多中国创作者会主动回避的地区。这是一部充满温情的电影,它平缓地讲述了几个生活在新疆南部的维族儿童的日常生活。这几个或朴实憨厚、或活泼古怪、或憨态可掬的小朋友也要面对让他们悲伤的事:跟有精神疾患的妈妈告别;因为搬家跟熟悉的村子告别;跟心爱的小羊告别。

在柏林,一些中小学的老师会组织学生去看电影节上的青少年电影。我去的那场,大概有四分之一是小观众。他们显然很喜欢这部电影。在放映后的跟创作团队的问答环节里,有小朋友问:“那个男孩和那个女孩后来还会见面吗?”另外一个小朋友问:“那只小羊后来去哪了?”出了放映厅之后,还有一群德国小孩找导演王丽娜合影。

即使是这样一部与政治元素基本无关的电影,此片的制作团队也万分谨慎。在我跟他们沟通采访的过程中,他们一直小心翼翼,既很希望通过媒体让更多人知道这部电影,又很担心媒体过度引申、以此为由头谈到“敏感”话题。

哪些话题“敏感”,可以触碰到什么程度,雾里看花,常谈常新。虽然张艺谋的片子被撤回,最后出现在柏林的中国电影还是涉及了需要仔细斟酌的领域。除了《第一次的别离》是新疆题材外,《地久天长》涉及到八十年代的“严打”、计划生育、九十年代的国企下岗潮;娄烨参加非竞赛单元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里有官商勾结、有拆迁引起的群体冲突、有堕落、有暴力。这些电影还是在一定程度上讲述了中国的故事。

当然,故事讲得好坏、电影艺术水准高低,这见仁见智,更何况,在国际交流中,文化隔阂也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地久天长》很受观众欢迎,中国人觉得它讲了时代,外国人说它讲了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这部电影里的主要人物全都是善良的人,时代给他们造成的创伤都被善良消解,历尽劫波的人们最后都童话故事般地有了完美的结局和内心的平静。

相比之下,《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更接近中国今天的现实,而且娄烨在此片中运用的视听语言一如既往地充满表现力。这样一部色彩比较黑暗的电影能够被允许问世,原因可能是里面警察的形象是正面的,而且最后正义得到了伸张。

除了这几部比较大的制作之外,还有几位年轻中国导演的实验性的作品受到专业人士的赞誉,其中包括雷磊的动画《动物方言》和祝新的《漫游》。模糊了现实和想象的《漫游》虽然有些晦涩,但却是一部非常完整而风格鲜明的作品。导演祝新今年才22岁,这个作品是他两年前用了不到三万元人民币完成的。

今年有十几部中国电影参加柏林电影节。即使有诸多困难,老导演们仍在创作,追求梦想的新导演们开始崭露头角,2019年的柏林电影节,对中国电影来说,还是让人欣慰的。


来源:FT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柏林电影节上的中国电影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555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