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企还是国企?华为所有权是个复杂的问题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4-26,星期五 | 阅读:786

RAYMOND ZHONG

中国科技巨头华为一直在力争消除对其代表中国政府行事的指责。 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国深圳——作为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这对它而言本应是个简单的问题:

华为归谁所有?随着这家中国的智能手机和电信设备巨头与美国政府抗争,以确定其是否应被允许在世界范围内建设移动网络,该公司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展现自己公开、透明、值得信赖的形象。

但这并不总是奏效。一个原因在于,关于华为的某些简单问题,答案却不简单。周四,华为董事会首席秘书江西生面对一小群记者作了90多分钟的发言。之前有两名美国研究者撰文指责华为在该问题上存在误导行为,此举旨在帮助解释该公司的所有权问题。

江西生的解释可归结为:理论上,他说,华为是由工会所有,当员工遭遇健康或类似问题之时,工会号召同事之间予以捐助。工会还负责管理公司的篮球俱乐部,江西生说。

实际情况自然要比这个复杂一点。

华为的所有权是个含糊不清的问题,因为成立30多年来,这家公司从未向公众出售过股份。华为称其完全为员工所有,没有任何外部组织拥有它的股份——包括任何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组织。

但这些保证并没有打消美国官员的疑虑,他们怀疑北京当局和中国共产党某种程度上是幕后的操纵者。美国高层官员还对中国要求企业协助国家情报工作的新法律感到忧虑。

周四,华为向记者展示了其所谓表明公司独立性的证据:一本蓝色的大书,存放于公司位于中国南方城市深圳的总部一间灰白色的房间里,藏于加锁的玻璃后面。

其10卷内容据说包括了所有持有华为所谓“限制性影子股”的员工名单——华为称,这是华为不归中国政府所有的证据。

同样,这也没看上去那么简单。

过去一年里,经过长期酝酿,华盛顿对世界领先的手机网络设备制造商华为的不信任,演变成了对该公司的全面攻击。华为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正面临美国的刑事指控,涉及盗窃商业机密、违反伊朗制裁禁令。美国官员敦促他国政府禁止移动运营商在下一代无线网络中使用华为的设备,称大量敏感数据可能会暴露给中国的情报收集活动。为了反击隐秘、不透明的说法,华为近期首次公布了季度财务业绩。它还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采访公司领导人,包括拥有很大权势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正非。

但对华为的批评者而言,这些表态难以平息该公司是否易受中国政府影响的疑问。

中国政府通过各种方式对民营企业施加控制,其中一些是非官方的,从未披露过。华为的高管们反复表示,他们不代表北京方面行事。但在没有上市公司会面临的那种持续、独立的审查情况下,外界只能自己决定是否相信华为的一面之词。

“如果你不是一家至少部分上市的公司,那么很难证明,”政策咨询公司Access Partnership的陆晓萌(音)说。

陆晓萌表示,通过接受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所需的审查,其他中国科技公司已经让更广泛的世界对它们的运营方式更加放心。

“这是一种认可,”她说。

然而,华为认为,它之所以蓬勃发展,是因为它不像上市公司那样面临短期财务压力。因此,该公司设计了一种所有权结构,允许它利用股票来激励员工,同时公司的控制权仍紧握在自己手上。

这就是它复杂的地方。

根据中国的企业记录,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由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拥有。

公司记录显示,这家控股公司有两名股东。华为的首席执行官任正非拥有超过1%的股份。其余股份由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持有。

江西生于周四说,这是华为的工会,它拥有华为大部分股份纯粹是出于法律上的便利。根据中国法律,只有特定类型的实体才能成为闭锁型公司的注册所有者,工会就是其中之一。

江西生说,工会对公司的业务运营没有影响。然而,它确实管理员工下班后的活动。

比如那个篮球俱乐部。他说,还有羽毛球和乒乓球俱乐部。

华为工会在深圳市政府工会注册,并缴纳会费。但市工会对华为工会的运营或公司没有影响力,江西生说。

那么,当华为说自己是归员工所有的时候,实际上是什么意思呢?江西生介绍了该公司允许员工持有一种虚拟华为股票的方案。

这种虚拟股票让员工分享公司的财务成功(以及亏损)。他们还赋予持股人选举华为持股员工代表会成员的权利,该委员会负责选举董事会成员。

严格来说,所有这些都独立于公司注册的合法所有者工会。华为的虚拟股票在很多重要方面也不同于传统股票。

例如,它们不能转让给他人或由非雇员拥有。如果一名员工离开华为,该公司将回购其股票,除非该员工已达到一定的资历。

撰写报告的研究者——富布莱特大学越南分校(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教授丁途(Christopher Balding)、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中国法律专家郭丹青(Donald C. Clarke)——质疑华为的所有权,认为华为的虚拟股票计划“与融资或控制无关”,是“纯粹的利益分配激励机制”。

江西生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说,持有华为虚拟股票的人要承担其股票贬值的风险,如果公司破产,他们有权获得部分资产。

不过,他周四承认,尚不清楚华为解释这一切的努力是否能够缓解华盛顿的任何顾虑。

“有些人,”他说,“你再怎么去说,他们可能就会说他自己的东西,他们不会去听你。”


Raymond Zhong是《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

Carolyn Zh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私企还是国企?华为所有权是个复杂的问题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6958.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