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如何威胁开放的科学合作?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7-3,星期三 | 阅读:503

撰文 | 李晓明(发自德国林道) 责编 | 陈晓雪

7月1日,德国林道诺奖会议举办了一场关于民族主义是否危及科学的专题讨论。参加讨论的嘉宾从左到右依次为:德国之声科学记者Lea Albrecht,法国狄德罗大学雅克莫诺研究所博士研究生Lakshmi Balasubramaniam,德国粒子物理学家Rolf-Dieter Heuer,德国莱比锡大学研究与教学助理Henry Enninful,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Konstantin Novoselov。本文图片除特别说明外,均来自林道诺奖会议。

 ● ● ●

科学的国际合作如今十分普遍,CERN,IceCube,ITER,ESO,SKA 等大型跨国研究项目极大地促进了基础研究进步,是开放科学社会的典范。没有障碍的科学合作就像空气和水一样,已经成为国际科学界的共识。

问题是: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吗?

本周,位于林道小岛北部的会议中心本周迎来了来自全球89个国家和地区的与会者,其中包括39位诺奖得主,580位青年科学家。这个成色十足的国际科学盛会,洋溢着国际主义的氛围,而其间关于民族主义的专题讨论,凸显科学合作当前面临的威胁与挑战。

01

民族主义是人类的麻疹

图源:http://rhetoricalmuseum.weebly.com

林道诺奖会议主办方敏锐地注意到,最近各国民族主义运动的兴起以及政治民粹主义对国际科学社会和科学构成了危险。其中最受关注的是英国脱欧事件,目前仍然不清楚这将对各种大小合作,交流和科学资助计划产生何种影响。

科学家们不得不面对实验室之外的问题:民族主义将如何影响科学社会?如果这些分离运动继续下去,有没有办法让国际项目继续进行?科学家是否有办法抵消这些转变?

7月1日,在一场关于民族主义是否危及科学的专题讨论上,德国之声的科学记者李·阿尔布莱特(Lea Albrecht)作为主持人,引用爱因斯坦的话作为开场白:“民族主义是一种婴儿疾病。它是人类的麻疹”。是否已经卷土重来?

专题讨论主持人、德国之声科学记者Lea Albrecht

受邀讨论的有四位科学家。两位年轻人,两位资深教授,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有在多国交流、学习和研究的经历。

“民族主义正在影响科学,它反映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 来自法国狄德罗大学雅克莫诺研究所的拉克希米·巴拉苏蓓曼尼(Lakshmi Balasubramaniam)说。巴拉苏蓓曼尼出生于新加坡,如今在法国读博士研究生。她担忧留学生签证政策变得不稳定,非欧盟国家学生取得签证所需的时间越来越长。

出生于新加坡,现在法国狄德罗大学雅克莫诺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的Lakshmi Balasubramaniam

“无论你是多么有才华或受过教育,你都可能无法进入另一个国家获取知识或者从喜欢的科研机构那里获得经验,仅仅因为民族主义者有权力限制你的签证。”巴拉苏蓓曼尼说,她对此感到焦虑,不确定未来是否能留在法国继续研究生涯。

这种担心并非毫无道理。在刚刚过去的4月,和非洲大陆有关的科学交流就发生了两起拒签事件。来自塞拉利昂的六名埃博拉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因无法拿到签证缺席英国的重要培训,这是由英国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资助,作为150万英镑的旗舰项目大流行防范计划的一部分。同样在4月举行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非洲峰会上,25名非洲研究人员中只有一人获得签证,其余24人缺席。

02

科学解决的问题是跨越国别的

“欧洲新民族主义对非洲科学的影响是什么?”出生在加纳的亨利·恩尼夫(Henry Enninful)在现场问道。他先后在意大利、荷兰、德国、加拿大工作、求学,如今担任德国莱比锡大学 Felix Bloch 固态物理研究所的研究与教学助理。

他指出,科学家要解决的是人类面临的问题,“全球变暖,能源,食物,水,疾病等问题”。“这些问题是跨越各大洲的,‘民族主义保护区’内的人,根本不可能免除致命的疾病的影响。科学合作的范围应该努力扩展到发展中国家的人们,然后在任何需要的地方伸出援助之手。”亨利强调说。

左一为德国粒子物理学家Rolf-Dieter Heur,左二为德国莱比锡大学的Henry Enninful指出。

“前一段时间,人们开始为技术而战。因此技术转移受到控制。我现在看到的是人才成为全球争夺最激烈的商品,一切刚刚开始。”罗尔夫-迪特尔·霍耶尔(Rolf-Dieter Heuer)谈道。他是德国粒子物理学家,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前主任,如今担任中东同步加速器光源理事会主席,其组织的科研成员来自巴基斯坦、土耳其、塞浦路斯、埃及、约旦、伊朗,还有巴勒斯坦。

“自然法则是没有国别之分的,不知国别为何物。因此,科学必须跨越国界。……只有拥有自由,思考自由、言论自由,科学才能蓬勃发展。”霍耶尔说道。他指出,如果对科学设置界限,如果科学家们反对国际主义,“我们就会犯下最大的错误”。

他进一步强调,国际合作对科学至关重要。“我在跨学科领域工作,与许多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和化学家一起工作。当我们进行研究时,我们实际上并不是与特定国家的人合作,我们的合作超越了国别的限制,因为其他国家的研究者可能有促进研究的设施或工作。从这个意义上,国际合作……提高了科学产出的质量。”

“民族利己主义者所做的事情,最初是对知识的控制,他们不明白科学和技术之间存在的差异,他们并没有真正保护科学,而是在杀死科学赖以生存的自由关系,这就是在自毁长城,它会制造自我限制,并使得这个国家变得更弱。”霍耶尔说。

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Konstantin Novoselov。

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Konstantin Novoselov)则指出,“英国脱欧对英国科学界来说是一场灾难。”诺沃肖洛夫是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在俄罗斯获得博士学位,如今是曼彻斯特大学教授,拥有俄罗斯、英国双重国籍。他正在主持一项100万欧元的国际合作项目。

“虽然它(脱欧)不太可能让德国、法国、荷兰的同事突然终止国际合作,但更大的影响是,英国将不再是高水平人才的高地,流失已经不可避免。”诺沃肖洛夫说。

03

面对挑战,科学家们应放弃克制

林道诺奖得主会议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1年,本身就是一个关于民族主义和科学的故事。

当时德国处于战后的废墟之中,学术交流几乎中断,两位当地医生希望发起国际会议,借此消除德国科学家在纳粹时代发生的孤立。

瑞典皇家伯爵莱纳特·贝纳多特(Lennart Bernadotte)最终玉成此事,他的曾祖父是1901年颁发世界第一枚诺贝尔奖章的瑞典国王奥斯卡二世,借着家族与诺贝尔基金会的特殊关系,使得诺奖得主大会落户林道。

如今历时69届持续办会,林道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诺奖得主与青年科学家交流的盛会。在今年的开幕式上,林道诺奖得主会议董事会主席贝纳多特伯爵夫人在接受访谈时强调,林道会议的灵魂,就是推动不同世代和国家之间科学家的交流。

不仅如此,她还呼应诺奖得主伊丽莎白·布莱克本(ElizabethHelen Blackburn)在2018年林道诺奖得主大会上的发言,宣布正式启动“林道宣言”项目。

在去年的大会演讲中,布莱克本呼吁在全球范围内就全球问题开展科学合作。

她在为“林道宣言”项目的前言中写道:

“尽管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以国家为重点的科学模式取得了无可争议的成功,但现在人类面临的真正棘手的问题——例如环境退化; 全球气候危机及其对健康的影响; 新出现的传染病和流行病; 以及对替代能源的需求——为应对这些挑战,呼吁建立新的支持基础科学研究的全球框架。”

“目前少数富裕国家科学活动排除了数百万随时准备为科学做出贡献的人们的观点和才能。通过全球框架积极共享技术和数据,并利用当前的势头向所有人开放科学出版过程,我们可以大大加快发现的步伐,增加我们所追求的研究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我希望刚刚成年的年轻科学家和未来科学家能够想象并最终实现一项全球科学协定——一种基于共同目标和资源,透明度和战略性思维的科学。我们都会受益。”

据贝纳多特伯爵夫人介绍,“林道宣言”项目自2019年6月底启动,计划于2020年4月公布最终文本,并开放签署。在此期间,每个人都可以提供想法和建议。

林道宣言这一开放实验,能否能够将更多的科学家卷进来?国际科学界最终能否共同应对来自民族主义崛起的威胁?科学家的合作努力最终将产生哪些结果?这都有赖于国际科研界的积极应对。

“科学家应该放弃克制并干预社会。”6月30日,在德国林道举行的第69届诺贝尔奖得主会议开幕式上,澳大利亚天文学家、2011年物理学诺奖得主莱恩·施密特(Brian Paul Schmidt)大声呼吁。

“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我们科学家是必须面对它的人。我们来讨论吧!”施密特说。

李林、王心玥、邓志有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知识分子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民族主义,如何威胁开放的科学合作?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828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科技驿站.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