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外交争鸣】如何抓住卡扎菲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9-9,星期五 | 阅读:1,742
译者: 哈土鳖科维奇 2011年09月09日 | 原作者: 本杰明·朗科尔

原文:How to Catch Qaddafi – By Benjamin Runkle | Foreign Policy

本译文首发于东西网dongxi.net

历史总是在以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方式重复着自己,而且这种重复的速度总超乎人们的想象。1989年,美国侵略军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肃清了巴拿马国防军,并以救该国民众于水火的解放者的身份受到夹道欢迎。然而作为当年“正义事业”行动主要目标,嗜杀成性的巴拿马强人统治者曼努埃尔·诺雷加将军,却未能在第一时间被捉拿归案。行动之后在华盛顿进行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曾有记者这样问道,“现在我们还没抓住诺雷加呢,难道‘正义事业’行动真的已经成功了吗?”

时过境迁,多国部队于2003年春天仅用三个星期就摧毁了伊拉克军队,并占领了巴格达。然而此次入侵行动的主要目标,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却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初的自由喜悦褪去之后,普通伊拉克民众开始被一种日渐增长的紧张和不信任感包围。在伊拉克所谓的逊尼派三角地带,对萨达姆的赞扬重新抬头,诸如“萨达姆依然是我们的领袖”和“英雄萨达姆还会回来的”之类的论调甚嚣尘上。当年诺雷加仅仅躲藏了两个星期便被逮捕,人们担心的游击战并未打响。而萨达姆却跟多国部队玩了八个月的捉迷藏,其间逊尼派武装分子杀害了成千上万的伊拉克人民,整个国家几乎被毁于一旦。

如今,利比亚很可能因为前领导人的“失踪”重蹈这一覆辙。虽然有着西方背景的全国过渡委员会下属的武装力量已经如闪电般攻入的黎波里,并正试图建立稳固统治;但该国的未来却因前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失踪而笼罩在深深的阴影之中。全国过渡委员会临时政府首脑穆斯塔法·贾利勒8月24日称,“除非他被抓住,否则事情会没完没了。”他还说,“我们惧怕来自于他的蓄意破坏和毁灭行为,因为那就是他的价值观,他的本性,他的所作所为。”的黎波里一位家庭主妇告诉华尔街日报记者,“我心里总有一丝恐惧,怕他会卷土重来。除非我看到他被捕入狱或者被绞死,否则这种恐惧将不会消失。”

换言之,抓住卡扎菲的意义在于避免利比亚内战,并在其国内达到战略上可以接受的结果。意识到这一点,全国过渡委员会宣布悬赏200万第纳尔(约合135万美元)捉拿卡扎菲,并承诺若卡扎菲身边人士抓捕或杀死这位前领导人,将得到特赦,而不必因之前的“罪行”遭到起诉。

将海豹第六大队派去似乎是抓捕卡扎菲的好主意。但这已不可能,因为奥巴马政府和美国国会现已达成一致,不会在利比亚部署美军。在《要尸体还是要活口:从围剿杰罗尼莫到猎杀拉登》(Wanted Dead or Alive: Manhunts from Geronimo to Bin Laden 杰罗尼莫是率众反抗白人殖民者的北美印第安人领袖 –译者注)一书中,我回顾了历史上11次具有战略意义的抓捕行动,揭示了在抓捕特定目标时,导致行动成功或失败的种种因素。我着重分析了六个方面:技术手段水平(无论是绝对水平还是相对水平),部队战斗力,地形,参战人员智慧,当地盟军,以及双方的相互帮助。

我得出了四条惊人的结论。第一,虽然美军以技术上领先于对手为荣,而这一优势却从未起到决定性作用。第二,可靠的盟友比强大的部队战斗力更重要。第三,虽然地形会对单兵行动产生影响,但没有什么特定的地形能决定战斗胜败。第四,战略抓捕行动中,地利不如人和。依靠地形优势不如依靠当地民众的情报支持,或者邻国在行动中的协助。

对于利比亚来说,这些教训为捉拿卡扎菲提供了一些必要的思路。

首先,西方国家对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力量的支持在这一追捕行动中将很可能不会起到决定性作用。虽然英国国防大臣福克斯周三时承认,北约已向反对派提供情报和顾问援助,以“帮助反对派追踪卡扎菲上校及其他前政权高官,”但当年的萨达姆和本拉登既不是被无人机发现的,也不是因“发声”而遭定位的,甚至都不是因使用无线电通讯而被抓获。福克斯拒绝对《每日电讯报》上关于英军特种部队已参与追捕卡扎菲的报道加以评论,他坚称英国“绝无计划”未来向利比亚部署地面部队。可能需要一些国际部队前来协助利比亚维持战后稳定,但此类部队更有可能前来协助训练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使其掌握必要的语言能力和文化专长,以最终找寻到卡扎菲的蛛丝马迹,就像美国特种部队和情报部门当年协助玻利维亚安全部队擒杀切·格瓦拉一样。

其次,虽然在追捕卡扎菲行动可能涉及的地区,地形会千变万化,但这可能将不会是决定性因素。卡扎菲也许会藏身于的黎波里200万居民之中,索马里军阀穆罕默德·法拉·艾迪德曾成功运用这一战术,但巴拿马城的诺雷加将军却栽在了同样的战术上。卡扎菲也可能会撤退到人烟稀少的利比亚南部沙漠地区。但在追杀印第安领袖杰罗尼莫(成功)和墨西哥革命领导人潘图·维拉(失败)的过程中,荒芜崎岖的地形对行动结果都未曾起到决定性作用。

而人心对于卡扎菲的亡命生涯将起到重大作用。与诺雷加和萨达姆一样,卡扎菲在其42年的统治时期内,多数时在压迫人民,这使得利比亚大片地区难以成为他安全的庇护所。假如他真能从传说中的地下通道从阿齐齐亚兵营逃到苏尔特等忠于他的部落地区,或逃到的黎波里南部的阿布萨利姆地区,也许能得到收留和庇护。历史证明,这种罗宾汉式的英雄人物(比如墨西哥的潘图·维拉、尼加拉瓜的奥古斯托·桑蒂诺、索马里的艾迪德以及阿富汗的本·拉登等人),在当地民众的保护之下,几乎可以挫败任何间谍卫星和特种部队的搜索企图。

所以说,即便全国过渡委员会已经牢牢掌握的黎波里,他们也必须尽力切断卡扎菲前往这些地区的可能路径,就像当年“正义事业”行动中美军在最初的几小时便切断了诺雷加可能的逃遁路线那样。很明智,目前全国过渡委员会正鼓动前政府人员在卡扎菲得到其本家卡达法部落等强大势力保护之前离开他。萨达姆、扎卡维最终都是被自己关系网中的人们出卖的。(诺雷加则是在美军突击队员赶到之前成功逃到梵蒂冈大使馆,但最终仍被抓获。)

如果最终卡扎菲能顺利得到庇护,那么重金悬赏或是军事压力就未必能促使那些忠诚的部落成员出卖他了。除去追捕本·拉登花费了13年以外,一般成功的追捕行动平均持续时间在18个月左右。假使追捕卡扎菲要用这么久,那全国过渡委员会就必须赶快建立起一个能够包容这些部落的全新国家架构,并耐心等待这些部落孤立卡扎菲及其家人,并在战略上抛弃他们。

无论卡扎菲命运如何 – 无论他是像墨索里尼那样被人民绞死,还是像米洛舍维奇那样在国际刑事法庭受审 – 全国过渡委员会及其国际支持者都面对着重建利比亚这一棘手挑战。抓住这位前领导人意味着彻底终结其42年独|裁统治,这对于重建利比亚意义重大。即便卡扎菲无法击败反对派并重掌大权,只要他还保有强大的残余势力,被排除在利比亚政治新秩序之外的这一尴尬局面也会使他成为一个不稳定因素。一旦他得逞,当前已有的困难局面将变得更加难以收拾,对利比亚社会的稳定也是一项潜在威胁。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政策·外交争鸣】如何抓住卡扎菲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854.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