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档案馆史料:史迪威、魏德迈、柯克与中国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10-23,星期三 | 阅读:336

撰文:林孝庭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研究员、胡佛档案馆东亚馆藏部主任,本篇主要介绍史迪威(Joseph Stilwell)、魏德迈(Albert Wedemeyer)等人档案。

1 史迪威档案

长久以来,史迪威档案文献被西方学界视为治军事史与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的珍贵宝典,美国著名女作家涂克曼 (Barbara Tuchman) 利用胡佛馆藏史迪威文件所写出的《史迪威与美国在华经验 (1911-1945)》(Stilwell and the American Experience in China, 1911-45) 一书,数十年来更是西方学界与媒体看待二战时期中美关系、特别是震惊中外的“ 史迪威事件 ” 之重要依据。

史氏早年被派驻来华担任武官,珍珠港事变后,于1942年3月受罗斯福 (Franklin D. Roosevelt) 总统任命来华,担任蒋介石中国战区的参谋长,直到1944年10月被召回美国。由于二次大战时期蒋介石与史迪威之间关系起伏,以及后来所发生的「史迪威事件」,影响近代中美关系甚巨,史氏私人日记里如何看待他与蒋介石的互动,因而成为令人关注的焦点,现举出几个例子以飨读者。1942年3月上旬史迪威抵华之初,虽然受到蒋介石夫妇与国民政府要员的热烈欢迎,但是他对于自己在中国战区职权定位的不明确,而在日记里时常提到他处于“ 无事可干 ” 的尴尬境地 (“Two days gone & nothing done–To-day?”)。 不久后他便与蒋介石因部队领导权限、缅甸战役的战略问题等,多次发生争执。 此外其日记里多次有类似“ 确信他们不愿意与我谈任何关于指挥权问题 ”、“ 我们不断争吵 ”、“ 争执一直在继续 ”的记载。 从他的日记显示,当史迪威于1942年春进入缅甸战场后,始终担心蒋介石会随时阻止甚至取消他的作战计划,而蒋介石对他充满命令、劝诫性的言词也令他极为不满,以至于最后在日记里以“ 花生米 ”(peanut) 轻蔑地称呼蒋介石。 他在1943年5月的华府盟军高层会议里,一度乐观地以为蒋介石必将承认他对中国战区部队的领导权,并且同意他的反攻缅甸方案,然而很快地,史迪威发觉他无法完全获得罗斯福总统以及所有军方高层人士的全力支持。

史迪威

众所周知,蒋介石与史迪威之间的矛盾,一度牵动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对美外交中,两个最关键的中国领导人物,即蒋介石与宋子文之间的关系。1942年6月缅甸战役失利后,蒋介石即与当时在华府的宋子文,往来商议是否将史迪威撤换,其后两人考虑到史氏在美国军方内部的影响力,因而决定暂时将此议搁置。但是蒋、史分歧愈演愈烈,1943年间,史氏要求蒋介石让中国共产党也参加抗战,他并强烈反对蒋介石,欲将投入反攻缅甸的美国空军也用于中国战场的构想,这些皆严重惹怒蒋介石,蒋因而授意宋子文,再次在美游说把史氏召回。到了1943年秋天,宋子文与美方高层,基本上已达成召回史迪威的共识,但随后不久,蒋介石又考虑到史与美国军部极为深厚的关系,以及他对中缅印度战场上情势的掌握,因此在10月间,蒋再度转变心意,决定暂时留下史迪威。蒋在10月17日的日记里写道:“彼 (史迪威) 以完全承认其错误之彻底改过,余乃宥其过,再予以共事最后之机会。”但当时已在华府打点好一切的宋子文,却无法接受蒋介石态度如此剧烈转变,10月18日蒋、宋在重庆会面,双方大吵一架,蒋在日记里对此有极为生动的描述:“商对史迪威去留问题之政策应加变更,并告以昨晚史对余悔过之事,问其意见如何。彼乃以自悔其对余太忠,以后不能为余赴美再充代表之言。余乃置之,及其最后言至不可与余共事之句,余乃愤怒难禁,严厉斥责,令其即速滚蛋,大声斥逐。”蒋介石对宋子文早有“飞扬跋扈”之评价,而史迪威事件则引发了蒋、宋之间多年来最为激烈的争吵。从1943年下半年到1944年间,宋子文遭受严重的冷落,甚至连开罗会议皆未能随同出席,当时外交圈亦传闻他遭到蒋介石软禁。

从史迪威私人日记里亦可一窥,在此一重要关头,史氏内心的真实想法为何,以及宋氏姐妹在蒋介石与宋子文之间争执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早在1943年9月13日、宋子文尚未回到重庆之前,史氏日记里即曾记载他当天与宋美龄 (日记里称 “May”)、宋霭龄 (日记里称 “Ella”) 密会,约定彼此结成“攻守同盟”,且史氏指出两姐妹正积极采取行动。(“Hour & a half with May & Sis. Off. & def. alliance. Now they’re hot for action.”) 五天后,史氏在日记里写道她与宋美龄会面午餐,宋对何应钦有许多抱怨,并保证按照原计划来行动。(“She groused about Ho, & promised to work on plans.”) 9月20日晚上十点钟,史迪威前往宋霭龄住所会见宋氏两姐妹,霭龄告诉史,她整晚和蒋介石谈话,告诉蒋有关“去宋”的秘密方案,且认为蒋的立场已经改变。(“10 P.M. to Mme. Kung’s & saw the girls……Kung talked to Peanut all P.M. Told him of whispering campaign. Says his attitude is changed.”) 9月25日下午,宋美龄再约史迪威见面,谈及有关史在中国战区领导权的问题,美龄指出蒋介石目前并不讨厌史,史同时也提及宋美龄正认真地在学习军事方面的议题。(“P.M. May called me out to Hsin Kai Z—at 4:30. An hour talking over the letter about command. They have been pouring it on the Peanut, who doesn’t hate me, —for the moment. May is learning her military stuff.”) 三天后,史又与宋氏姐妹密会,史氏写下她们俩正启动一件“家务事”对蒋介石下极深的功夫,并同意史氏呈给蒋介石有关重组军事机制的备忘录。 (“4:00 P.M. to Hsin Kai Tze. May was not peeved. She & Ella opened up on family affairs. They are working on Peanut. They approved my memo to Peanut on reorganization.”) 这些记载,处处显示宋家俩姐妹当时对于史迪威议题,确实介入颇深。

1943年蒋介石访问印度视察中国远征军,史迪威到机场迎接。

然而情况在十月上旬有了变化,宋子文于10月9日返抵重庆,10月16日,史写到他与蒋介石会面,蒋“坚持要我离开”(“CKS insists on my relief”),蒋告诉史,他已经“失去国军部队对他的信任”(“lost the confidence of the troops”),史氏称蒋介石“这个小混蛋竟然要我滚蛋”(“This little bastard wants me out”),史氏质疑,若他真的离开了,国民政府能够在印度与缅甸地区应付得了英国人吗?此外,史氏无法分辨究竟是陈纳德的原因,还是国民政府对他厌恶或疑惧,而导致蒋介石非要他走不可。

隔日,史迪威在日记里记下整个事件峰回路转的经过:当天他先婉拒参加宋子文的午餐邀约 (“Cut T.V.’s lunch. Why should I go?”),到了下午三点多,宋美龄打电话给他,他立即前往会见美龄与霭龄两姐妹,然后三人一同前往面见蒋介石,最后在蒋的官邸里,上演一出大和解戏码,宋霭龄并告诉他,他的地位已无虞。(“Then May phoned & I went over & saw her & Ella. Then to see Peanut & the grand reconciliation scene. Ella says now I’m all set.”) 10月18日下午一点,宋霭龄来电,要史迪威立即前往会见蒋介石,她提醒史氏,对蒋要展现他“温柔亲切的一面”(“Ella said ‘ Go over & be your own amiable self ’ ”) 史氏从下午到夜晚,一直待在蒋的官邸,其间不但与蒋共进晚餐,也一起商讨与英国蒙巴顿将军 (Lord Mountbatten) 及美国陆军驻华代表索姆维尔 (Brehon B. Somervell) 等人的会谈议程。 他注意到宋子文并未受邀出席,而一同出现在蒋介石官邸的何应钦与林蔚,则对他表现异常友善。 接下来两天,史迪威皆前往蒋介石官邸,与蒋亲密会谈、便餐,而与以往不同的,是孔祥熙也应召前来参与会议,宋霭龄亦不时出现在蒋的官邸,宋子文则未曾再出现。 10月21日,史迪威已耳闻宋子文与蒋介石之间曾发生激烈的争执,他并认为宋子文自此已“出局”了。 (“T.V. is an ‘outsider’ now! They must have had a grand fight”) 藉由史氏日记里的记载,吾人可以知悉,蒋、宋之间在1943年十月间因史氏去留而引发的严重争执,以及宋子文随后一度在政坛上的消逝,似乎与宋霭龄、宋美龄姐妹在其中的作用力,以及宋氏兄妹彼此之间微妙的权力竞逐,不无关连。

2 魏德迈 (Albert C. Wedemeyer) 档案

尽管史迪威于1943年秋保住他在中国战区的位置,然而一年之后,他与蒋介石之间的诸多矛盾争执,终究使他不得不离开中国,奉命返回美国。史的继任者魏德迈将军的私人档案文件,目前亦收藏于胡佛档案馆,魏德迈档案里有关他与蒋介石的诸多往来信函中,对于二次大战时期与国共内战期间中美关系,以及国民政府迁台初期的中美关系,提供吾人研究上许多有趣的新线索。现以蒋、魏私人信函为例,提出一些初步的观察与评析。

基于魏德迈在抗战时期与抗战胜利后,在中国负有极为重要的军政使命,以及他回到美国后,在华府制定对华政策过程中所具有的重要影响力,因此在国共内战晚期乃至政府迁台后的1950年代初期,他依然成为当时国民党内各方势力所欲积极拉拢的对象。1949年5月10日,魏氏在一封给当时已下野的蒋介石私人信函里,对于共军渡过长江后的国军战略防守态势,提出了他的看法,魏氏力主当时固首沪杭地区的汤恩伯部队,在完成重要物资安全撤离的任务之后,立即撤出易攻难守的上海,他并建议蒋介石以“人道考虑”为由,向全世界宣布国军主动撤退上海。

魏德迈

此外,魏德迈在该信函里,也向蒋介石力主把台湾建设成为国民党的一个反共基地,同时应给予台湾人民更多政治权力与自主性,并扫除岛内的贪污腐败。当时已被杜鲁门政府形同“遗弃”的蒋介石,在收到魏氏信函后,自然极为感动,他于同月22日覆函魏德迈,除了感谢他患难见真情之外,并表示赞同魏氏在信中所提各点,包括同意国军应自上海撤退、把台湾建立成为一反共根据地、以及保证推动台湾各项发展等等。蒋在信里指出,虽然台湾人对台湾省的治理,因时间尚短而尚未有具体成效,“但中国已在痛苦之教训中,知所改正与抉择,决不为任何暴力压迫所动摇也。”而与此同时,蒋介石也不忘把握时机,向魏德迈抱怨美国对华立场的失误,导致中国政局江河日下,蒋也极力向魏氏请求援助,他在信里并主动争取魏氏再度前来中国,担任他的军事顾问,他写道:“如阁下能来华助余,因彼此相知有素,无谓之隔膜自可消除,则余相信今后中美何作必能融洽无间。”魏氏此时似乎颇有意愿,只不过华府军政高层随后否决其来华助蒋之提议,准备听任蒋介石与国民党垮台,此是后话。

在收到蒋介石的回函后,魏德迈又于1949年6月1日回信给蒋,并进一步建议由上海市长吴国桢取代陈诚,担任台湾省政府主席,他力主台湾应由能干、有丰富行政经历的文人来主政,而非让军人来担任省主席。此消息似乎不久后即传到陈诚耳里,陈因而于6月29日主动写信给魏德迈,向他解释并介绍当时台湾省政府在各方面所进行的改革措施,陈也强调当时省政府已致力提拔台湾省籍菁英出任公职,而军事上二次大战表现杰出、备受美方敬重的孙立人将军,仍积极负责在高雄凤山地区训练新军,保卫台湾,并做为日后反攻之用。但与此同时,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与桂系要员,亦与魏德迈信函往来频繁,争取魏氏的同情与支持。基于蒋介石随后所采取的诸多决策,譬如弃守上海、任用吴国桢主政台湾、以台湾为最后根据地等等,皆与魏氏所倡者不谋而合,魏德迈在1949年之际对国共内战局势所扮演的角色与拥有的影响力,值得吾人进一步探究。

蒋介石与魏氏之间于1949年末至1950年代初期的数封往来信函中,披露蒋介石心腹、时任国府国防部次长郑介民于1949年11月前往华府与魏德迈等美国军方高层人士密会的相关情形,魏德迈在11月21日一封给蒋介石的信函里,提到美国决策阶层似乎已认定“对远东局势必需有所具体行动”(something constructive must be done in the Far East),以避免共产党势力在亚洲继续扩大,魏氏也提及除了郑介民以外,李宗仁的代表也积极与他接触,争取援助与好感。

当时正在西南四川地区做最后反共军事部署的蒋介石,并未能够立即回信,直到1950年1月蒋飞往台北以后,他才回函魏德迈,并在信中强调他本人与美方的接触,除了郑介民以外,“并无再托其他人为代表,若有人招摇,请勿置信。”当时美方公开重申不介入中国内战,并宣称台湾不在其亚洲的安全防线之内,然而台面下,美国军方非正式的军经援助合作事宜,却似乎正在酝酿之中,蒋在此封信函里,即提到“惟余盼望台端为中国服务之热切,谅蒙洞察,如能见示更善之办法,以达成此目的,实深感慰。”(I shall be grateful if you will, in view of your devoted service in and your thorough knowledge of China, suggest to me any better plans to accomplish the present objectives.) 1950年代初期台美之间「非官方」军事与情报交流的历史面貌,在胡佛档案馆所藏的查理‧柯克(Charles M. Cooke) 档案里,得到更多的厘清。

3 查理‧柯克档案 (Charles M. Cooke Papers)

查理‧柯克为美国极为有名之海军将领,珍珠港事变发生后,他于1942-44年间担任美国海军副参谋长,1944-45年间,出任美国海军军令部次长,二次大战结束后,柯克于1946年出任美国西太平洋第七舰队司令,自此与国民政府及战后远东地区局势,结下不解之缘。

1948年,柯克卸下第七舰队司令之职后,成为一名“ 退休 ” 的美国海军上将,与此同时,他开始以私人、非官方身份,积极协助蒋介石与国民政府的反共军事行动,担任蒋介石与东京盟总麦克阿瑟将军之间的重要沟通媒介,并成为蒋介石极为倚重的“私人”军事顾问,与蒋氏夫妇保持极为密切的关系,直到1950年代晚期为止。

由于柯克于1949年至1950年代初期,在蒋介石以及其风雨飘摇的国民政府阵营里扮演极为微妙、关键、具争议且带有神秘色彩,甚至有传闻指他来台涉及美国暗助孙立人推翻蒋介石的角色,使得其文件充满极大的可读性,特别是国共内战晚期至朝鲜战争爆发前后蒋介石与美方之间关系,柯克文件填补了过去美国官方档案的缺口,让此一时期的台、美关系研究,得以更加深化。

柯克档案里所保存他与蒋介石之间有关国民政府军事议题的文件,相当程度上挑战并补充吾人过去对于朝鲜战争爆发前后蒋美关系的认知与观点,因此颇值得在此提出来,做进一步分析与讨论。1950年2月他来台之后,蒋介石即邀请他开始参加“总统府”内的军事高层会谈,并希望柯克能够对国民党军队各项重要议题,提出建言。在当时蒋介石对其本身军事与安全幕僚抱持不完全信任态度的情况下,他对柯克的倚重是相当大的,而从这些柯克私人文件史料与当时蒋介石所下的诸多决策相比较,可知柯克当时对于国民政府军事政策的参与,是极为全面与广泛的。他于1950年3月间向蒋介石建议推动“特种技术合作案”(Special Technician Program),获得蒋的鼎力支持,该案于4月初正式启动。行政院物资供应局成了国府方面与柯克接触及处理此一高度机密合作项目的主要对口单位。4月4日,蒋介石和柯克达成协议:三十一名美国“ 特种技术顾问 ” ,其中包括一名主要“协调员”(即柯克本人),将被派遣至台湾,协助国民党政府; 该顾问团成员的年度薪资预算额,约为39.6万美元。 与此同时,柯克被授权可使用国民政府存在洛杉矶的联名账户周转基金,用以支付未来“特种技术合作案”的所有开销。 “特种技术合作案”的启动,标志着国民党部队在台湾的改革与整顿,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根据蒋介石的指示,新的「特种技术顾问办公室”陆续在陆、海、空三军总部里被设置。 在3月中旬已陆续前来到台湾的特种顾问美籍成员,开始对国军部队进行监督与考察等相关活动,并把情况直接汇报给蒋介石。

1950年春天国军先后自海南岛与舟山群岛撤退的行动以及其此决策过程当中,柯克亦扮演一极为关键的角色。1950年4月27日,蒋介石派柯克去舟山群岛进行一次危险的考察任务。当时蒋与他绝大多数的高级军事顾问,都认为舟山群岛在台湾防卫的战略安全上,至关重要;国民政府对舟山群岛的掌控,不仅能够威慑共产党控制下的大上海地区,而且能够监控解放军海军自东南沿海南下解放台湾。但是在考察了舟山群岛后,柯克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撤出所有国民党部队,放弃全部岛屿。他的理由是,根据最新的情报,共军在上海与杭州一带的机场,都已配备了先进雷达与防空炮,由苏联飞行员所驾驶的新式喷气式战机,也已进驻该区域。而将与这样一支先进的共产党空军正面交锋的,则是舟山群岛上仅有的两个雷达设备,和防空炮配备不足的机场。在柯克看来,共军在舟山区域的海、空两军,优势已极为明显,易言之,舟山群岛已不再能够起到国军对中国东南沿海空军前哨站的作用,更没有必要再派兵留守。柯克进一步指出,尽管放弃舟山的决定将会重挫国民党军的士气,但台北仍应立即下令撤离,绝不能拖到6月1日以后,因为到了此时,稳定的天气状况将极有利于共军对该群岛的空中行动。尽管当时国民党军将领们对柯克的提议激烈反对,蒋介石最终仍决定采取柯克的建议,并在5月10日清晨,下达撤军令。在柯克的建议下,蒋还命令心不甘情不愿的国府海军总司令桂永清,冒着风险亲自前往舟山,协助撤退,以免发生突发状况。

几乎同时,蒋介石亦派遣柯克前往海南岛视察,评估该岛的实际情况,柯克于4月20日抵达海口,亲眼目睹了海南省府被解放军占领的经过。柯克于4月23日回到台北后,立即呈给蒋介石一份备忘录,称基于他在海南的个人考察,共军在渡海解放海南岛之前,已在雷州半岛的南端,建筑强大的炮台工事。这些炮台应该是由雷达所控制,由专业的炮手操作,并装有感应导线,柯克指出,此种先进的导线是美国海军所研发的,在二次大战结束前,尚无其他国家能够取得此种技术。柯克认为苏联当局正在制造这样的导线,并可能由其提供给解放军使用于防炮系统。他得出的结论是,由于共军已占领海南岛的北部海岸,岛上的国民党海军将再难以控制雷州半岛海峡,同时也难以再阻止解放军渡海南下。柯克的备忘录让蒋介石毫不迟疑立即向海南岛下达最后的撤军令。5月2日,约5万名国民党军,携带军火炮弹与物资,撤到台湾。

查理‧柯克

此外,柯克档案里较为引人注目的部分,尚有他在朝鲜战争爆发前夕,三次担任蒋介石与东京盟总麦克阿瑟将军之间信使任务的相关备忘录与私人信函文件。1950年4月,在柯克第一次前往东京的前夕,柯克替蒋介石拟了一封致麦帅的私人信函,其中代蒋向麦帅提出三个有关台湾战略安全的问题:第一,台湾岛上的国民党空军和海军,是否仍应继续保持足够优势,并且在仍留在中国大陆的国民党游击部队支持下,装备大规模、可针对中共解放军的军用雷达。此一态势,将能够充分显示出台湾国军部队的攻击与作战能力;第二,如果在台的国军无法在海、空两军配备大型雷达,则盟总方面对于仍留在中国大陆的国民党游击部队,继续进行游击活动能力的评估为何?最后,如果台湾能够自盟总取得新的军事资源,则盟总评估国军部队的反共军事行动,尚能维持多久?柯克的这三项提问,在于建议蒋介石,努力寻求盟总对台湾提供军事上的支持,而不管华府方面的远东的政策改变与否。 

1950年5月,柯克第二次自台北飞往东京会见麦克阿瑟,并向麦帅提交一份有关国民政府军事情况的第一手报告。柯克严厉指责驻台北的美国外交人员,向华府当局提供对台湾局势错误且带有政治偏见的报告,并极力向盟总方面澄清各项当时不利于蒋介石与国府的报导。柯克还抓住这次机会,向麦克阿瑟解释,国军部队自舟山群岛和海南岛撤退,实际上是出于台湾自身安全利益的考虑,柯克并敦促麦帅和他的同僚,与台北密切合作。而在大量采取柯克有关台湾与舟山、海南两岛的第一手讯息后,麦克阿瑟于5月29日,向美军参谋首长联席会议递交了一份著名的「台湾为西太平洋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备忘录,强调中、苏共在上海地区的军事合作,已引起了他极大的关注,由于苏联战机已经使用于解放军的空军,因此台湾的安全问题已成为当务之急。麦帅强调,如果苏联或共产党势力最终抵达台湾,则东南亚-菲律宾-日本之间的海运航线就会被切断,日本势将成为孤岛。

柯克于1950年6月中旬第三次前往东京,此刻正值蒋介石的政治地位,处于一个相当微妙、甚至危险的处境。当时有谣言指出,只要美方不抛弃台湾,蒋介石愿意放弃他的权力。事实上,早在5月3日,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局局长尼兹 (Paul Nitze) 即曾提出了一个“假设性”方案,准备推翻蒋介石。根据尼兹的说法,当时颇受美方欢迎并支持的孙立人将军,已经暗中向美方保证,他已准备好掌管台湾军事权力,只要他能发动政变,就能消除台湾岛上“国民党要人”的权力。一旦成功,美方将会把筹码加在孙立人身上,并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力量,同时在大陆煽动反共的力量。这份草拟的计划,后来逐渐修正成一份正式的备忘录,并于6月9日由助理国务卿鲁斯克(Dean Rusk) 提交给国务卿艾奇逊 (Dean Acheson)。这份文件的要点是美方应该有人去一趟远东,传达美国的讯息给蒋介石,该位人士最好是当时担任国务院外交顾问的杜勒斯 (John Foster Dulles)。杜勒斯已订6月中旬前往日本,途中有可能转往台湾,向蒋介石转达如下讯息:在当前形势下,台湾很可能陷落,美方将不会采取任何措施帮助蒋守卫台湾,蒋唯一能够避免流血的方法,是由联合国托管台湾。

1950年6月中旬,柯克的东京之旅,毫无疑问地同美国当时准备以较激烈的态度对待蒋介石有关。蒋介石透过柯克,采取和透过其友人尼克斯传达讯息给杜鲁门总统类似的克制态度,要柯克转交一份给麦克阿瑟将军的私人信函,邀请他来台湾考察,并且在形势所迫之下,准备把台湾的军权交给他。同时,蒋还通过柯克,请求杜勒斯以及一同前来日本访问的国防部长约翰逊(Louis Johnson) 和美参谋总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 (Omar Bradley) 将军,派遣美国顾问来台,并请求给予经济和政治援助,同时希望美方对于他本人以及他在台湾的领导权,发布一份“积极的政策声明”。

尽管蒋介石表面上谦恭地表示愿意移交政权,麦克阿瑟将军仍坚持蒋应该继续在台湾掌权,保卫该岛以便反攻大陆。有鉴于此,当时驱逐蒋的政变实际上是不太可行了。此外,在和柯克会面之后,麦克阿瑟向华府方面提交一份对保卫台湾立场强硬的备忘录:战略上,台湾是“美国在东亚海上岛链防御体系的一部分”,精神上台湾人民理应“有机会发展他们自己的政治前途”,政治心理上,共产主义在远东地区的扩张,必须被遏制。为了回应蒋介石邀请前往台湾考察,麦克阿瑟进一步向美军参谋首长联席会议,建议对台湾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情势进行全面的调查,以防止该岛被不友善的敌对势力所占领。6月22日,在与杜勒斯和约翰逊的谈话中,麦克阿瑟明确地指出,除非他有机会亲自前往台湾进行考察,否则要在台湾达到美方预期的军事与战略目标,将是不切实际的。此一态度与立场也为他在朝鲜战争爆发后不久极具争议的台湾之行,埋下伏笔。

柯克档案里与1950年代初期国民党政府在台湾的军事、外交与政治议题相关的丰富史料,让吾人对于朝鲜战争前后的美、蒋关系史,有机会从传统的杜鲁门政府或是华府官方视野下的分析框架中跳出,转而从“非正式”的角度、“非官方”美国人士在台湾与远东地区所从事一系列秘密活动此一观点,来重新审视与评价,并深化对这段历史的理解。


来源:东方历史评论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胡佛档案馆史料:史迪威、魏德迈、柯克与中国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9732.html

分类: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