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对海参的无穷胃口导致物种危机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1-10,星期五 | 阅读:137

STEVEN LEE MYERS

在辽宁半岛外海的广鹿岛附近,一名潜水员带着满网海参浮出水面。中国对海参的需求耗尽了天然资源,但也催生了海参养殖产业。
在辽宁半岛外海的广鹿岛附近,一名潜水员带着满网海参浮出水面。中国对海参的需求耗尽了天然资源,但也催生了海参养殖产业。

中国广鹿岛——海参像鸡,丛选枝解释说。他不是在说味道。

他说的是海参,这个海星和海胆的丑亲戚,是怎么上了现在中国人的餐桌的。

“有些是圈养的,”丛选枝说。他穿着蓝色的连体工作服和白色的橡胶靴,站在一个长长的砖房外面,里面是54个充满海参的水池,散发着海水的气味。“有些是散养的。”

严格来说,这只是一种比喻,因为这些生物在生活中几乎不移动。不过,丛玄志的话突显了中国巨大的经济转型后的又一个结果,使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并勾起人们对海参等美味佳肴的旺盛胃口。

在中国,海参数百年来不仅因为口味,还因为其营养价值和口感而备受推崇。人们相信它还有药用特性,可以治疗从关节炎到阳痿的各种疾病。

然而,即使在因它们而闻名的辽东半岛附近的广鹿岛,野生状态的海参已经成为稀有物种。几十年来,野生的该物种已被人们的需求耗尽。

潜水员乘船前往广鹿岛附近的捕捞点,从海底收获野生海参。
潜水员乘船前往广鹿岛附近的捕捞点,从海底收获野生海参。
船上的工作人员用塑料桶装满海参,在上面放一张纸条,写上每个潜水员的名字。潜水员的工资是根据他们的捕获量来定的,每天可以赚几百美元。
船上的工作人员用塑料桶装满海参,在上面放一张纸条,写上每个潜水员的名字。潜水员的工资是根据他们的捕获量来定的,每天可以赚几百美元。

于是当局转向了水产养殖——其中一些静止地养殖在海岸线附近的围栏或者池塘中,而另一些则养在近似自然栖息地的海中。那些被视为自由放养。

所有这些努力正在推动当地经济的繁荣,重塑了辽东沿海地区。该半岛港口城市大连东北部的大片潮滩被分割成一片片的池子,面积如此巨大,以至于在卫星地图上都可以看到。

灌入海水的池子里养着幼年海参,一年后,海参长到足够大就可以收获了。再往内陆一些,像丛玄志这样的巨大养殖场所繁殖的海参,会运往附近的潮塘,或者就他而言,最远运至东南省份福建。

一些公司繁殖幼体,并在政府准许进行养殖的开放式海域投放。刘爱清说:“这里的人都靠这个发家。”她正在记录潜水员从附近一个比足球场还要大的池塘里打捞出来的海参重量。她过去在一家工厂工作。

海洋生物学家包鹏云说,海参已成为中国最有价值的养殖海产品,每年产值超过80亿美元。他在大连海洋大学的研究,为海参产业在中国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它们还有益于环境,以它们所附着的岩石和沙子为食,净化了周围的海水。它们的灭绝将从上至下破坏整个食物链。

在大连,海参被视为美味佳肴和健康之源而备受推崇。在主要的海鲜批发市场外立着一个金色的海参雕塑。
在大连,海参被视为美味佳肴和健康之源而备受推崇。在主要的海鲜批发市场外立着一个金色的海参雕塑。
大连一家海鲜批发市场的干海参。
大连一家海鲜批发市场的干海参。

大连及其周边地区可见大量对海参的致敬。餐馆和市场都有海参雕像。还有一个主打海参的度假地点,设有酒店、博物馆和卡通吉祥物。

万宝海鲜舫是大连最著名的海鲜餐厅之一,循环播放海参的视频,其中包括带字幕的福克斯新闻片段,探讨它们甚至有可能成为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

米其林中国美食的在线指南提供了有用的指导:“明朝的一本书指出,它与男性生殖器在外形上相似,中国人认为身体某个部分可以通过食用相似形状的食物而强健,这可能有助于它当时作为食材的流行。”

本地品种仿刺参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的七种海参之一,另有九种海参被列为易危。

据估计,从南太平洋到地中海墨西哥湾,全世界70%的食用海参都遭过度开发。

与丛选枝和其他业内人士一样,海洋生物学家包鹏云认为,圈养或放养的海参与野生海参几乎没有区别。“基本上也没什么太大差别,”他说。

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看。

“差别挺明显的,”牟杰说。她和朋友们从大连开了两个小时的车,上了一艘渡轮,将近一个小时后来到广鹿岛。

在大连一个养殖场,室内人工圈养的幼年海参被运往福建省更温暖的水域饲养。
在大连一个养殖场,室内人工圈养的幼年海参被运往福建省更温暖的水域饲养。
在大连北部的一个养殖场里,一名工人正在清理海参的内脏。
在大连北部的一个养殖场里,一名工人正在清理海参的内脏。

她本可以在大连买到野生海参,但却选择冒着11月的寒风,等待一艘平底船靠岸卸货。

野生海参的刺更宽、更白。来自较冷水域的海参生长得更慢,通常需要三年才能成熟,而不是一年,因此营养价值更高。

还有一个不同之处:无论是新鲜的、半加工的还是干的野生海参,价格都是养殖海参的二到三倍。最昂贵的是干海参,每公斤将近1000美元。

“如果你不差钱的话,肯定买这个,”大连一家主要鱼类批发市场的商贩杨玉峰指着最贵的野生海参说。

行动迟缓的海参看似很容易捕捉,实际上并非如此。

收获季节的高峰期是在秋冬转换的时候,潜水员进入大约48华氏度(约为8.89摄氏度)的水中工作,只能短暂出水片刻,卸下渔网捕捞到的东西。他们的报酬取决于捕捞量,每天可以挣几百美元。

根据中国法律,潜水员在这里收获的海参不能作为野生海参出售,因为它们来自养殖区,也就是说,部分人工养殖的海参和野生海参混杂在一起。

潜水员在大连北部海岸的一个大型人工潮汐圈养池中收获海参。数百个潮汐池的建造重塑了辽宁半岛。
潜水员在大连北部海岸的一个大型人工潮汐圈养池中收获海参。数百个潮汐池的建造重塑了辽宁半岛。
广鹿岛,人们正在清洗刚刚收获的海参。
广鹿岛,人们正在清洗刚刚收获的海参。

“我们就说它是长海县深海海参,”大连财神岛集团的首席执行官郝峻泽说,该公司拥有广鹿岛附近海底的特许权。 

郝峻泽说,自2013年以来,他的公司就没有在这片海域播种过参苗,实际上是让它恢复到了以前的野生状态。他说,我们的货“是自然繁育”。

牟杰和朋友们买了大约800根新鲜的海参,足够吃一冬的。她们在寒冷的天气里看着三个工人用美工刀给海参取出内脏,然后把它们堆成一堆,好像一团泥。

很多人讨厌海参的味道,说它没有滋味,嚼起来和软骨差不多,甚至有人说和橡胶差不多。

把从海中现捞的海参稍微焯一下,蘸上蒜末、香菜和辣椒油——附近的小海鲜店里就是这么做的——味道尝起来就像一块有弹性的软骨,再蘸点蒜末、香菜和辣椒油。

总之,还不错。

大连最有名的餐馆之一万宝海鲜舫的食客等着品尝炖海参。
大连最有名的餐馆之一万宝海鲜舫的食客等着品尝炖海参。

摄影:Gilles Sabrié

Steven Lee Myers是一位资深的外交和国家安全记者,曾在莫斯科、巴格达和华盛顿多地进行报道,现驻北京。他著有《新沙皇: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崛起和统治》(“The New Tsar: The Rise and Reign of Vladimir Putin”)一书。

Claire Fu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邓妍、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人对海参的无穷胃口导致物种危机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121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