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在下一盘很大的棋——ETC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1-17,星期五 | 阅读:129

作者:王卿全

“做人不能太ETC”!

19年末到20年初,社交媒体上对ETC的吐槽从未停止,新春将至,回家路还没开始堵,车主内心却堵得慌。

人们发现,在官方说法中旨在“提升高速路网通行效率”的工具,率先提升的却是“收钱的效率”。

1 糊涂账

ETC目前是“分段计费”,上高速前在收费站显示几毛钱扣费,那是通过匝道交的费用,上高速后沿途“无感扣费”,但最后下收费站时所显示的,却只是最后一段路的费用。

人们惊呼——涨价了,有的还是“天文数字”!

这不是自媒体造谣,央视采访发现——反映涨价的车主确实很多。

除了高价,还有看不懂的bug,“这系统能信吗?”

被影响的当然不止普通车主,《中国经营报》发现,在由“计重收费”转向“按轴收费”后,货运师傅的营生会受到影响。

有官方背景的专家,曾任职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的王利彬说,通行效率提升了!

“取消省界收费站之后,省界之间不再有称重设备,所以收费方式由计重收费改为按轴收费,这样改革之后,高速公路省界之间不再需要重复称重,将大幅加速通行效率。

而物流专家则高喊,不公平!

“对于体积相对较大但是重量较轻的货物而言,过路费无疑会大幅提升,这不公平。

别以为不开车就没事儿。快递业中许多货物就属于相对较轻,却又较占空间的范畴,装满也很难满载,再加上时效性要求,有时装不满就得跑。

电商物流专家黄刚就说,高速涨价,物流货运成本也会上涨,再结合猪肉价格上涨,会影响春节消费。

在所有关于ETC的槽点中,“价格不透明”是最大的那个。

过站时看不到总支出,得自己去网上查,但有人去了网上也没法查。

为了反ETC,车主们再次发扬中国人“万事皆可解构”的段子手精神。

这次,连网友口中的“砖家”也没站到政府这一边。

这是“诈骗+抢劫”!清华大学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大成的演讲PPT截图,传遍了社交媒体。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的发言,一反温婉说理的日常风格,有京味儿了!

“本来你丫手脚就不干净,让你管理完钱包,还不让我们看账单,这不就是赤裸裸的耍流氓吗?

社会普遍吐槽的涨价,当然不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影响稳定的政治问题,交通运输部连连出面解释。然而……迅速被打脸。

中央媒体光明网发表评论称,不显示车辆全程花费,“非不能也,是不为矣。”:

“公路局官员在解释收费变高时说,新的联网收费系统是以车辆通行的实际路径进行计费……这就是说,高速公路收费方完全掌握一辆车在收费路网上的行驶状态,走没走最短路径,绕没绕路等等。问题不正在这里吗?”

上海媒体“第一财经”在《ETC,你不好太“傲慢”》中,对急速推进的ETC归纳出四大质问,铿锵有力:

“是否真正遵从了车主的意愿;是否真正把自己和车主摆在了平等的位置上;是否真正体现了降低过路过桥费用的政策初衷;是否充分征求了民意”。

在国内舆论生态中,除了中国证监会、中国足协、中国篮协……中字头的管理机构被“骂”得这么惨,实属罕见。

2 不寻常的加速

其实,ETC的突然加速推行,有些不同寻常。

ETC在一些发达地区早已有之,不过根据猎云网报道,到2018年底,全国ETC用户仅7656万。

《证券日报》梳理后发现,2019年3月,政府提出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但5月后,KPI要求变成了“一年”,进程加速了,按照交通部门计划,年底安装率要达到80%以上,高速公路基本实现不停车收费。

交通运输部要完成过去20多年都没能完成的KPI,层层分派到基层,“一刀切”的考核方式,产生不少奇葩现象——在偏远山区,某地区农商银行的山区网点支行,要求一季度完成100个ETC业务量的办理。

五花八门的手段在年末达到新高潮。12月19日,广西桂林一对孕期夫妇驾车途经收费站,因未办ETC被拒绝上高速,收费员说,不差你一个用户,孕妇很厉害吗。12月24日晚,一张含有“办ETC可避开交通事故”的宣传牌出现在兰州,迅速引发质疑。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迷惑——政府急急忙忙要全力推进的技术,是不是什么必须引领时代的高科技啊?

知名博主灰鸽叔叔认为,ETC其实是早有的普通技术,而现在有新的成熟解决方案。

“我们开车进小区时,在商场停车时,有没有自动抬杠?我们是装了新设备呢,还是办了会员卡呢?都没有,它就是基于移动支付的非接触车牌识别系统。”

令他不解的是:为什么要舍近求远,用一个上世纪的技术去解决今日的“高速公路通行效率’而这个技术需要买设备、办银行卡、连结算都无法做到即时显示……

3 一盘棋

“能让利的东西,绝不会大力推行”。

基于在中国生活的常识,网友们纷纷点赞上述结论。

在众多媒体的猜测中,时事政论大号“政事堂2019”提供了一种新角度,在它看来,ETC加速的背景更为复杂。

《ETC的逻辑与投资的机会》一文开门见山——强推ETC是中央下的一盘棋,要收拾地方高速路豪强!

“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模式,各省的高速收费都是‘股份化’的,归各地方的高速集团和私人所有,账目不对外公开。而安装ETC之后,就相当于推动各地账目公开,各省各市的高速收入全部一清二楚,地方再也不能搞灯下黑,高速的账目都必须合规。”

实际上,中国高速路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中央政府无从管控的体系和独特的地方利益集团,按伟人在60多年前批评北京市委的说法,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大象公会”的热文《高速收费为什么没完没了》描述道:

“2008年2月27日,国家审计署数据显示,辽宁、湖北等16个省市在100条公路上违规设置了收费站158个,至2005年底违规收取通行费149亿元。

摆在中央面前最大的现实问题是,中国收费公路绝大多数是亏损的。《2018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的收入是5552.4亿,支出总额9621.8亿元,缺口是4069.4亿。

一面是恐怖的负债,但另一方面又是地方高速企业的野蛮生长。

知乎答主“熠杰”说,纵观各大地区高速企业,财报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深高速的财报最为可怕,在2018年暴涨148.56%的基础上,2019年继续维持44-62%的增长,增速超越诸多新兴互联网企业,令传统行业老板们侧目。

而在《ETC的逻辑与投资的机会》一文作者顾子明看来,就像贵州政府打击茅台腐败一样,通过ETC的全国透明联网清理高速利益集团,只是第一步,随后就是地方高速资本化,解决债务负担,中央还可以通过ETC这样的新杠杆,对宏观经济中的交通要素进行调节。也只有国家把高速系统整合了,才能推行大规模减费。

而ETC突然加速的背景,也和这盘棋息息相关,其强推周期,与财政供给侧的周期几乎完美契合,地方政府没钱了,需要仰仗中央和金融系统发行的专项债,另一方面也要自己去开拓新财源。

于是,过去是“独立王国”的地方高速就摆上了案板。作者甚至认为,反ETC的舆论中,背后就有这些独立王国的金主爸爸联盟。

改革,是利益的再分配。

在所有关于ETC的探讨中,最宏观的视角,莫过于有人想起了1993年改变中央地方关系的“分税制改革”,那次改革后的第一年,中央财政收入比上年猛增200%,占全国财政总收入比例由上年的22%急升至56%,而支出占比仅仅增加2个百分点。

那场改革,至今还影响着中国今日的政治经济格局。

这一次谁又会获利呢?顾子明说:

“ETC的红利未来一定是金融……真正力推ETC的不是交通系统而是金融系统”。

否则无法解释这些令人不解的现象——移动支付明明成本更低,为何强制用更麻烦的传统金融结算?直接绑定交强险可以更快推进,为何逼着全国百万银行职员拼命地推?

当然,对于围观“一盘大棋”的普通人而言,更要紧的是现实利益——过路费真的能降吗?


来源:媒体炸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上面在下一盘很大的棋——ETC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1461.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