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画报看日俄战争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1-20,星期一 | 阅读:177

编著:赵省伟  

翻译:聂书江 赵开放 

近日中国画报出版社推出了 “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 系列丛书的最新一本:《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欧洲画报看日俄战争》,通过500余幅图片、20万+的西方记者的现场报道,为我们还原115年前西方媒体对日俄战争的真实观察。

1904—1905年,日本和俄国两个帝国主义为争夺朝鲜半岛和中国辽东半岛的控制权,在中国东北进行了一场耗时一年多的侵略战争。日俄战争是东北亚乃至世界近代史上非常关键的历史事件,也是其后日、俄、韩、中各自历史发展或明或暗的转折点。战争以俄国失败告终,最终引发俄国国内的资产阶级革命,而获胜的日本也一步步走向军国主义。

过去一百年中,以交战双方日俄及发生地中国为视角的著作已经十分丰富,但遗憾的是,它们往往只注重文献资料,缺乏照片、图片等直观呈现战争的历史影像资料。而以第三方旁观者视角,尤其是以英国、法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的相关著作在国内却鲜有出版。《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欧洲画报看日俄战争》收录的就是以英国、法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这一第三方视角的珍贵史料。

以下内容经授权选自该书。

日俄战争爆发后,基于保护自身利益的考虑,西方各国政府虽然宣布中立,但是对战事发展高度关注。当时除了官方途径的档案、记述外,各国报纸上有关日俄战争的新闻、报道同样重要。这些讯息当时多是通过各国的外交人员,中国政府中的欧洲雇员,一些身份特殊的特约通讯员,甚至驻扎在烟台等港口的欧洲舰队人员而获得,大多是有关日俄战争中国战地情况的一手讯息。这些新闻当时源源不断传回西方世界,构建起了西方社会对于发生在远东的战争的基本印象。

《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欧洲画报看日俄战争》正是取材于当时这些对战事持续关注和报道的西方媒体,如英国的《图片报》、法国的《小日报》《小巴黎人报》、意大利的《周日邮报》《周日论坛画报》等。

这些报道大多附有印刷精美、内容信息量极大的插图。这些插图,或是根据真实的照片制版印刷,或是根据一些亲历者的速写、口述等材料而二度创作,真实度极高。通过这些照片、图片,我们可以直观地认识、考据当时的战况。从这个意义上讲,它们不仅为中国的日俄战争史研究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新材料,也使得研究者们能够便捷地系统把握西方媒体新闻和图像史料。

其中英国的《图片报》1869年在伦敦创刊时就将《伦敦新闻画报》作为超越对象。其凭借众多极富视觉冲击力的大幅单页、对开版画及活泼的版式,给《伦敦新闻画报》造成不小的冲击。法国的《小日报》《小巴黎人报》是20世纪初法国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两份大众报纸,当时的发行量超过100万份。然而,刊登有精美彩色版画的副刊每期不超过2000份,流传至今的则更少,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周日邮报》《周日论坛画报》等意大利彩色画报则创刊于19世纪90年代,是目前罕有的可以与法国彩色画报媲美的画报。

书中共收录500余张珍贵版画以及20万+的原刊文字报道,分为上下两册。这批甚至在中国权威收藏机构都未曾一见的版画,不仅填补了日俄战争影像在出版领域的空白,而且给了我们一个新的视角来审视这段对中国影响深远的历史。

出现在欧洲媒体上的日俄战争新闻,往往细致入微,可以获得很多关于战场细节的信息。不仅如此,从欧洲媒体上的相关新闻中,还能感受到西方主流世界对日俄两国交争的认识和判断。同时也有助于我们从更广阔的世界视角和近代化角度来思考日俄战争和当时世界的关系。

俄国驻远东总督、海军上将阿列克谢耶夫
轰炸旅顺港的日本舰队总指挥东乡平八郎
东乡大将的夫人及子女
在陆军部办公室里的库罗帕特金将军
日本步兵经过一整天的漫长行军后,在东京芝公园修整。
日军重炮穿过东京街头前往前线
东京志波公园中日军驮畜队的临时马厩 
鸭绿江战役之后,日方医院外等待救治的俄国伤员。
在松山市看护受伤俄国士兵的日军红十字会护士长西野桑
索赔代表团。图中是鸭绿江沿岸的土地所有者,日俄战争中,他们的土地被毁,于是来凤凰城索赔。
清朝囚犯被带去处决。在一队清朝官员中有一名日本军官,他的职责是确定这两名戴着镣铐、被刽子手用绳牵着的犯人被砍头。犯人的罪名是破坏电报电线。
俄国海军司令阿列克谢耶夫探访伤员后离开奉天皇后医院
黑木为桢将军部队向辽阳行军途中的娱乐活动。一名二等兵正在舞台上滑稽地模仿艺伎,引发了观众的阵阵笑声。
日军士兵备受珍视:分发新制服。图片展示了日军良好的军事管理水平。在艰苦的战场上,他们不允许士兵穿着破衣烂衫。新军装不断被送往前线。士兵们将损坏的旧军装交给军需官,换成新军装。
大战前夜的俄军军官
一个声名狼藉的“红胡子”首领和逮捕他的人
日军黑木将军部队日常快照:日军士兵正在掩埋一名死去的俄军士兵。
日军黑木将军部队日常快照:战后的战地医院
日军黑木将军部队日常快照:铺设战地电话
日军黑木将军部队日常快照:日军对受伤的俄军士兵进行急救
奥保巩将军部队见闻:一座清朝堡垒成为了运输线上的日军驻地
日本的弗罗伦斯·南丁格尔们:红十字护士们奔赴战场
水边嬉戏:辽阳城墙外,几名清朝人朝河中的俄军尸体扔石子。
盖平县内的日本民政局。日军进军满洲后,在几处重镇设立了民政局以维持秩序。
在牛庄待命的日军预备队。日军占领牛庄后,将其变成日军预备队的登陆点。
辽阳会战中,日军用在南山缴获的重炮对付俄军。
战争的灾难:首山战场
辽阳战役战场快照:首山堡战役之后,埋葬死者
辽阳战役战场快照:被辽阳的俄军抛弃的红十字会马车
辽阳战役战场快照:日军炮兵用在南山截获的俄国重炮轰炸辽阳火车站
辽阳战役战场快照:日军火葬战死的关谷大佐和步兵第三十四联队的其他士兵
辽阳战役战场快照:一个在雷声中哭泣的清朝小男孩,他把雷声当成了大炮的轰鸣声。
库罗帕特金将军在辽阳城外授予一名战士圣乔治十字勋章
黑木为桢大将在东京家里拍的全家福
日军进入辽阳城之前城内的一条街道。城内的清朝士兵集合起来迎接胜利的一方。所有的房屋都挂上了日本国旗。
黑木为桢将军部队的伤员被运回白石镇
准备火化的日军士兵的尸体
为新牺牲的战友做准备:黑木为桢将军的一些士兵正在为他们死去的战友搭建火葬用的柴堆
为火炮提供弹药:日军用树枝将弹药箱仔细伪装起来,以防被俄军发现。
正在观战的日军:图上的几名军官属于日本最好的军队——近卫师团,通过袖章可以看出,画面左侧是一名报纸记者。
正在巡查的哥萨克骑兵:尽管严令禁止骑行,但哥萨克骑兵却不在被禁之列。该照片摄于新民屯。
一个患者在日军战地医院:一个清朝人被炮弹的弹片所伤,被朋友送到了日军的战地医院。
沙河之战:外国军事专员观察俄军撤退
沙河之战:战场上的一个日军师部在接收报告
战争中的轻松一刻:在旅顺港前与乃木希典大将共进午餐
一名日军参谋观察沙河战场
为攻占旅顺,日军重炮抵达大连。

来源:东方历史评论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欧洲画报看日俄战争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1515.html

分类: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