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甩的锅,缺少资金、权力的WHO背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4-20,星期一 | 阅读:38

寇建超

美国当地时间 4 月 14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宣布,由于世界卫生组织(WHO)“没有及时分享疫情信息”“ 没有及时提供防疫政策建议”和 “没有及时宣布全球大流行” 等原因,美国将暂停对 WHO 的资助。“在这么长时间后,是时候让他们为此负责了。”

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的形势下,特朗普政府的这一决定,无异于 “雪上加霜”,此举为试图推卸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责任。与其它任何国家相比,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的打击更大,但 WHO 早在 1 月 10 日就曾警告各国,注意新冠病毒人传人的风险。

近年来,美国一直是 WHO 的第一大资助国。2019 年,在 WHO 的 60 亿美元经费预算中,美国出资了 5.53 亿美元。尽管在今年 2 月的 WHO 预算申请中,特朗普政府将美国对 WHO 的资助金额从 1.226 亿美元减少到 5790 万美元,但美国仍是 WHO 的第一大资助国。特朗普政府的这一决定,立即遭到世界各地政治和科学领导人的谴责。

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尽管 WHO 并非完美,但如今它需要更多的资金和权利,而不是更少,也不是美国政府这种苛刻无理的指责。

除了特朗普,人们都在支持 WHO

在 4 月 15 日的例行发布会上,WHO 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对美国总统决定停止向 WHO 提供资金的决定感到遗憾。“美国一直是 WHO 长期而慷慨的朋友,我们希望未来它会继续如此。”

谭德塞指出,WHO 正在评估美国撤出资金对其工作的影响,并将与合作伙伴一起填补该组织面临的任何财务缺口,并确保工作持续不间断。“我们对公共卫生、科学以及无惧或无偏爱地为世界所有人民服务的承诺仍然坚定不移。”

在适当的时候,WHO 成员和为确保透明度和可信度而设立的独立机构将审查 WHO 以评估其在应对这次大流行方面的表现。“这是我们会员制定的标准程序的一部分。” 谭德塞称,“毫无疑问,我们将找出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们所有人都有能学到的教训。但是就目前而言,我们的重点,以及我的重点,是阻止这种病毒并挽救生命。”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实际上是否具有法律授权。但抛开这个问题不谈,正如比尔 · 盖茨(Bill Gates)和许多世界领导人所指出的那样,这是一个荒谬的决定。“如果不是 WHO 近几个月来采取的行动,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严重得多。”

比尔 · 盖茨在 15 日发推文称,“在世界卫生危机期间停止向 WHO 提供资金,这很危险。WHO 的工作正在减缓疫情的传播速度,如果这项工作停止,任何其他组织都无法取代他们。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 WHO。”

(来源:Twitter)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 · 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也向外界传达出了与特朗普不太一样的信号,“我要说的是,WHO 一直是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长期合作伙伴。我们共同努力,应对全球卫生(危机)。我们会继续这样做。” 

(来源:Twitter)

医学界对于特朗普的批评十分尖锐。

美国医学会主席帕特里斯 · 哈里斯(Patrice Harris)就在一份声明中说,抗击新冠疫情需要国际合作,美方在此关键时刻暂停对 WHO 缴纳会费,是 “在错误方向上的危险一步”,声明强烈要求特朗普重新考虑这一决定。

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 · 霍顿(Richard Horton)甚至称,这是 “危害人类的罪行”。

(来源:Twitter)

霍顿还向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 · 福西(Anthony Fauci)隔空喊话,要其纠正特朗普的错误。

(来源:Twitter)

世界卫生组织公共卫生与人权中心(Center on Public Health and Human Rights)主任劳伦斯 · 戈斯丁(Lawrence Gostin)在推特上表示,特朗普此举将适得其反,因为中国、欧洲等将用资金填补这一真空。“在全球卫生和大流行的情况下,美国将失去发言权。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 · 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发表声明称,WHO 必须得到支持,因为这对世界赢得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至关重要。古特雷斯称,WHO 有数千名工作人员在第一线,在抗击病毒的斗争中提供指导、培训、设备以及实实在在的救死扶伤。“我认为,WHO 必须得到支持,这对世界赢得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至关重要。

古特雷斯称,“现在是需要团结的时候,需要国际社会团结合作以阻止病毒传播及其破坏性后果。” 

连美国的一贯盟友也站到特朗普的对立面。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约瑟夫 · 博雷尔(Josep Borrell)对美国暂停对 WHO 提供资金的举动 “深感遗憾”。博雷尔表示,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 WHO 在遏制和减少冠状病毒大流行做出努力时,此刻没有理由为这项举措辩护,只有通力合作,才能克服这场无国界的危机。

为什么这锅 “不能背”?

实际上,特朗普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最近被美国媒体频频质疑:特朗普是对疫情危机做了轻描淡写,还是忽视了疫情严重性的相关警告。面对美国媒体对其抗疫不力的指责,特朗普也一直在愤怒地回应。

反观 WHO ,在这次疫情中表现可能并不完美,一些批评人士认为其在此次疫情中的反应不够快:WHO 直到 1 月 30 日才宣布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构成 “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当时疫情已蔓延至 19 个国家,已知感染人数超过 8000 人。此外,WHO 直到 3 月 11 日才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发展为全球性 “大流行(Pandemic)”。

但我们不能忽视 WHO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自 1 月 21 日以来,WHO 每天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 “形势报告”,当时全世界只有 282 例确诊病例,且当时已经为实验室诊断、临床管理、感染预防和控制以及风险沟通制定了临时指南;到 2 月中旬,该组织开始向最需要的发展中国家运送个人防护装备。2 月 14 日,它开始向 56 个国家发送新冠病毒实验室检测包,如今这一数字上升到了 93 个国家;它编制了数百个临床试验的注册表,并致力于为这些试验创建一个临床试验主协议(Master Protocol),通过汇集世界各地的患者群体来扩大它们的规模。

3 月 20 日,WHO 宣布启动一项全球性大型临床试验,检测 4 种被认为最有前途候选药物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疗效。这项名为 “团结(SOLIDARITY)” 的大型国际性临床试验,其目的是产生研究人员需要的大量数据,以比较哪些候选疗法最为有效,重要的是能够在不同热点暴发时将收集到的数据结合起来。

这种全球性的方法在大流行中尤其重要,试验必须在疾病流行的地方进行。如果在收集到足够的数据之前,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就能在一个地区控制住疫情,那么就很难判断药物是否有效。

图|世界卫生组织(WHO)

那么,美国是否应该停止资助 WHO 而靠国家本身独自应对此次严重的危机?事实上,他们别无选择。

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人们需要强大的全球性机构。同时,WHO 也需要更多的权威,而不是更少。

它需要具备独立调查疫情的能力,并在疫情发生的地方提供快速和重要的支持来控制这些疫情。WHO 应能够资助和协调试验、设备、治疗和疫苗的开发和全球推广,并应能够依靠联合国其他部门支持旨在限制疫情经济成本的财政应对措施。WHO 在纸面上有很多这样的权力,但它需要更多的钱来执行它们。

更广泛地说,WHO 的许多成员国需要更多资金用于疾病监测,以便在疫情演变成危机之前发现疫情。世界需要更多的协调支持,以便迅速开发和推出针对大流行和潜在大流行感染的检测、治疗和疫苗。所涉及的金额并不多:2016 年,未来全球健康风险框架委员会(GHRF)估计,每年增加 45 亿美元的全球支出,就足以解决全球卫生安全中最紧迫的薄弱环节。

但从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成员国对 WHO 的核心预算一直保持不变。WHO 的更多预算应该来自广泛的国家的强制性捐款,而不是来自少数国家的捐款。目前,其 80% 的资金来自 “自愿捐款”,超过了成员国必须支付的费用。

2014 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造成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 1.1 万多人死亡。当时 WHO 对疫情的应对不力,导致了一系列类似的抱怨。WHO 在埃博拉危机后成立的一个国际小组呼吁进行改革,使 WHO 能够独立和果断地采取行动。这个计划将会给 WHO 更多的权力和资金。

然而,在 2019 年 5 月的一次内部审计发现,大多数建议的改革都没有实施。

根据 WHO 当时的说法,其旨在应对埃博拉疫情暴发的紧急卫生规划长期资金不足,而且没有拥有的权利。WHO 还说,许多国家没有履行《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规定的责任。这是一项本应由 WHO 执行的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条约。

鉴于这些不足,一些人可能会主张放弃国际机构,转而依赖单边替代方案。但是,除了永久关闭边界之外,单个国家采取不协调的行动无法解决许多问题。

旅行禁令不能保护彼此接壤的国家。忽视国际上的建议已经导致了延误和死亡。在 WHO 的协调下,疫苗和治疗方法的开发、测试和推广已经涉及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公司网络。只有一个国际机构具有确保信息发布的全球信誉和信任。

在当前国际关系紧张的情况下,WHO 作为诚实的中间人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尽管应对埃博拉的行动迟缓,在应对当前危机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失误,但也有一些重要的成功值得铭记。此前,在美国和前苏联的支持下,即使在冷战期间,WHO 在消除天花方面也发挥了核心作用。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抗击全球感染的斗争。

所有国际组织都面临治理方面的挑战。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应该被抛弃,就像有些人不交税不是关闭美国国家税务局(IRS)的理由一样。

提供更多资源来帮助这些组织鼓励国家政策对共同利益的响应是有原因的。

我们不仅需要在此次新冠肺炎大流行问题上加强全球协调,并给予国际组织一定的尊重。我们也应该严格遵守《京都议定书》和就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约束性条约达成的协议等。全球化在今天是一种现实,而不是意识形态上的偏好,我们的福祉日益取决于跨国界的问题。我们需要有预算、权威和影响力的跨境机构做出回应。

今天,全球化是现实,而不是意识形态上的优先选择,我们的福祉越来越由跨境问题决定。我们需要具有预算、权威和影响力的跨境机构做出回应。

-End-

参考: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0/04/15/999085/who-trump-funding-cut-bad/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0/04/15/999837/trumps-decision-to-freeze-who-funding-has-been-condemned/


来源:DeepTech深科技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特朗普甩的锅,缺少资金、权力的WHO背吗?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454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