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到底有钱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5-3,星期日 | 阅读:98

作者:豆腐乳儿

头图来自:IC photo

高资产

最近有份调查让网民大呼拖了国家后腿。

这份调查就是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于2019年10月中下旬在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对3万余户城镇居民家庭开展的资产负债情况调查。

网民会有这样的反应,还是因为这份调查的结论过于反直觉。该调查显示,城镇居民家庭总资产均值为317.9万元。

看到这个数字的读者朋友们可能就会犯嘀咕,300多万资产的家庭在自己或自己身边也没有很常见啊?有统计学知识的读者朋友看到“平均数”就还会意识到,是不是自己“被平均”了?

倒也有可能,但是这份报告里,城镇居民家庭总资产中位数也有163.0万元,似乎还是偏高。

有统计学知识的读者朋友这个时候可能就意识到了,这份调查统计可能是有偏估计。比如说,这份调查的城镇居民住房拥有率达到96.0%,这个数字偏高了。

中国的住房自有率一直是个玄学。2012年中国首份《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提到全国的自有住房拥有率高达89.68%。

这个结论当年也引发了不少争议,很多人怀疑中国住房自有率并没有这么高,为此当时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是这样解释的:

“城市是全国平均,农村现在90%多的家庭是有房子的,所以这样平均下来,城市就只有85%~86%拥有住房。我们根据了国际上调查机构拥有的家庭定义,有几种情况是觉得自己没有住房,但我们把他算进住房。一是人屋分离的情况;二是啃老族。”

也就是说,几乎家家有房的农村居民还把住房自有率拉高了,2012年的城市居民住房自有率只有85%左右。在7年内城镇居民住房自有率提高了十个百分点到 96%。

而且当时得出高达89.68%的自有住房拥有率的算法是,有些人没有住房,把他们算到有住房的里面。他说的也很清楚了,比如我快三十岁了还没成家,那么无论我去外地工作还是宅在家里啃老,我还是要算到父母那里,我是“有房的”——我有的房是父母的房子。

那如今这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是不是也和上面说的2012年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一样,把在外地工作的和在家啃老的都通通算成有房了,才得出的城镇居民住房拥有率达到96.0%的数字?

我想是很有可能的。毕竟中国2018年的流动人口为2.41亿,其中农民工不到1.8亿,也就是说除去农民工,有城镇户口的流动人口数在2018年就超过六千万,总不可能这六千多万人都算到4%的不拥有住房的城镇居民里面了吧?

所以如今这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是对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状况的有偏估计,偏向的还是城镇居民中较为富裕的那个群体,在同一个城市,在当地有房的家庭和来工作却没有房的家庭,其财富积累和幸福感都有很大差别。

低收入

最近还有一份报告引起了热议,那就是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受到关注的一个数字是超过七成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

结合上面提到的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整件事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一边是城镇居民家庭总资产均值为317.9万元,一边是超过七成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

当然,对网民群体的调查只能反映网民的情况,扩大到全国也是有偏估计。而且《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也提到了,网民职业结构里,学生占的比例最高,高达26.9%。而且这其中未成年学生是绝大多数,因为就网民年龄结构看,19岁以下的占了总体网民的23.2%。

他们绝大多数人是不赚钱的。

比起工作的人,学生群体的闲暇时间更多,更年轻,也就更有可能接受网络,成为网络原住民,在网上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中国网络很大程度上是这些人的发声渠道。

但学生占的比例尽管最高,也只刚刚超过四分之一,还有数量众多的月入5000元以下的网民不能被学生这一原因解释。而且中国网民有9亿多人,尽管用中国网民的情况估计中国总体情况的有偏估计,但偏差也不会特别大。

那么超过七成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是合理的,国家统计局去年的收入数据就能揭示这一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去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733元,折算到每个月就是2500多元;去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359元,折算到每个月是3500多元;去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021元,折算到每个月是1300多元。

所以超过七成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还是相当真实的。

而且《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里的中国图景也可以无缝融入上面那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的中国图景里。

想象一下这样的情况:小王、小李和小张都是上海的青年网民。像《上海人的圈子》里提到的那样,他们的父母甚至祖父母辈分到了老公房,一家一户的建筑面积不过50平。但按照现在的时价,这间鸽子笼的总价轻轻松松就能达到350~400万元,他们的家庭总资产肯定超过了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里的家庭总资产均值317.9万元。

小王高中毕业后考入上海本地名校,做的工作是月收入一两千的家教,回寝室了在知乎上回答“上985是一种什么体验”、“维特根斯坦哲学思想研究”;

小李中专毕业后宅在家啃老,没有收入,天天上网玩游戏,在《大败局!哀鸿遍野!这个总统的政治生命已经终结》的微信文章下复读“特朗普,特没谱!”

小张大专毕业后在某国企找了份清闲的工作,每月收入不到5000元,天天在网上咒骂国企领导,下班时却把单位厕所新换的厕纸顺回了家。

他们都是那超过七成月收入不足5000元的网民,他们家庭总资产都超过了317.9万元,他们还都是中国互联网上的舆情发动机。

难说的内需

中国家庭的资产,其实大部分算到了房子上面。

哪怕是有偏估计的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也提到居民住房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比重为59.1%。

这种场景也相当诡异,城镇居民的收入并不高(上文提到的去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每月还不到3600元),但早年分到或买到的房子价格已经很高了。

所以中国家庭的资产是建立在高房价基础上的,而房地产的流动性是很低的,市面上卖的房子的估值直接换算成所有房子的估值是很简单,但并不合理。假如如今的存量房都投入市场,那房价肯定会下降,更何况就像北京二环内的很多老房子,均价每平都十几万元,但根本卖不出去,原因是太老了实在不适合人居住。

收入水平(代表着家庭现金流)和房价水平(房产是家庭资产的主要组成部分)之间的对比是很悬殊。房价目前保持高位,国内还是有一群有钱人,在各种限制条件下找到限制不那么多的地方,把房价继续提高。比如深圳的高房价显然反映的不是在深圳工作的人的平均资金调动水平,而是全国富裕人群的资金调动水平。

反倒是受到疫情影响,一些人的收入受到了损失。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蚂蚁金服集团研究院日前联合发布的《疫情下中国家庭财富变动趋势—中国家庭财富指数调研报告(2020Q1)》报告显示,除了管理者、政务机关或事业单位职员外,从事其他职业性质的工资性收入均有不同幅度的减少。

但低收入、低资产群体和自由职业群体的工资性收入下滑严重。数据显示,年收入5万及以下的工资性收入降幅最大,其中有34.3%称收入减少很多。

这说明,低收入群体受到的现金流损失影响更大一些。

这份报告还提到,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有超过一半的家庭会减少消费增加储蓄,仅9.4%的家庭减少储蓄增加消费,报复性消费确实是不会来了。

之前提到的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是在疫情爆发前的2019年做的,反映的当时贫富差距就很惊人了:最高10%的家庭所拥有的净资产占全部样本家庭净资产的49.0%,最高1%的家庭占17.1%。

中国人的财富积累主要在不动产上、低收入群体最近现金流受损、居民为防风险大力储蓄、贫富差距较大,这四点共同指向一个结果——内需不足。

如今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爆发,美国和欧洲部分国家的疫情还没有看到尽头,今年的外需大概是指望不上了。而国内的部分产业,如电影业等都还不敢完全开放,消费在部分产业上受了限制,经济好转就需要其他产业上的消费加把劲。

可是刚才分析出的内需状况,着实让人心里没底。

经济上的困难

今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6.8%。尽管疫情在国内被压制,但在全世界的爆发让人对经济增长仍不乐观。

领导们对此也是有认识的,所以今年提出了“六个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

另外关于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国家统计局称,按照惯例,每年主要经济社会发展目标都是在两会期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向社会公布的。今年,为了有效防控疫情,两会进行了推迟,目前还不掌握具体情况。

由此可见,今年的经济增长任务不会如往年那样执行严格了,更何况如今防疫任务依然较为艰巨。

仔细看看这六个保,还是能看出一些门道。

居民就业肯定是要保住的,员工的工资可能缩水,但失业显然更可怕。保住就业,就不能让中小企业倒下,这就需要保市场主体,给中小企业一些优惠政策,多给中小企业放水。

特殊时期,维持社会稳定,避免次生危机发生就很重要,所以要保基层运转。

大家收入缩水了,保基本民生就很重要了。物资供应充足,才能让大家有信心共渡难关。想要保基本民生,就需要保粮食能源安全,这是最基本的。

想明白这些,就知道如今的政策发力点在哪里了。

中国人的财富主体是房地产,那么房地产价格就不能暴跌,要维持高位,否者大多数人的财富会缩水。

那么房价还能涨吗?暴涨也是不可能的,假如房地产价格暴涨,就会出现我们在《深圳房价越涨,经济越困难》里提到的,给中小企业放的水流入房地产业,等于挤占了中小企业的资源,让定向放水失效。

那么房住不炒还会继续坚持,维持房价不暴涨不暴跌,限制不动产的流动,除非经济形势差到不行必须要把房地产这个夜壶搬出来饮鸩止渴。

可是给中小企业定向放水还是很艰难?那就像在《全新“赌场”,开市啦!》里提到的那样,搞创业板改革,开放注册制,让中小企业得到更方便的直接融资渠道。

美国有屠宰场停产了,这只是疫情影响下全球食品产业链受到冲击的一个缩影。假如今年全球食品生产因为疫情的影响受到冲击,那么食品价格会高涨。这就需要国内想办法挖掘农业存量,春耕会被大力强调。

内需尽量挖掘,但是你要是实在没啥消费能力也不强求,这个时候普通人能就业就是为国分忧,能多消费一点那就是为国做贡献了。

外需虽然大概指望不上了,但能开放一点是一点,可以先和压制住疫情的国家报团取暖。之前在《最安全的国际交流》里提到过中韩两国已经同意为各类商务人员入境和防疫管理提供便利。最近几天又传来好消息,中韩重要商务、物流、生产和技术服务急需人员往来“快捷通道”建立了。相信随着更多国家疫情压制住,中国也会与它们商讨建立疫情时期的物流、人流往来模式的。

今年的困难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没必要讳疾忌医。现在我们最期待的是,接下来我国能采取相关措施,给虚弱的国民经济带来信心,同时又能给焦虑的全球环境树立坚强的榜样。

参考文献:

1. 西南财大:有近两成中国家庭受疫情影响财富缩水严重|界面新闻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4292887.html

2. 央行报告:中国城镇家庭住房拥有率96%,净资产均值289万元|界面新闻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4299134.html

3. 我国城市家庭均资产247万 自有住房率89%_房产广州站_腾讯网 https://gz.house.qq.com/a/20120905/000025.htm

4. 一手抓防疫一手促发展|六个“保”,稳住经济基本盘-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4/20/c_1125879479.htm

5. 外交部:中韩宣布建立人员往来“快捷通道” http://js.people.com.cn/n2/2020/0501/c359574-33990488.html

6. 中国今年会否考虑不设定GDP增长目标?国家统计局回应 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http://www.ce.cn/xwzx/gnsz/gdxw/202004/17/t20200417_34712384.shtml

7.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http://www.cnnic.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2004/t20200428_70974.htm


来源:非凡油条(ID:ffyoutiao)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人到底有钱吗?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4827.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