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昂山素季支持缅甸政府近期改革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0-25,星期二 | 阅读:1,809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异见人士昂山素季(Dissident Aung San Suu Kyi)说,目前缅甸进行的一系列改革是这个东南亚国家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最大程度开放,但她也说,还希望看到更多变化,才能决定是否支持应对西方施加给军政府的经济制裁予以放松。

昂山素季曾经是政治犯,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她对缅甸政府近几个月采取的措施表达了迄今最强烈的支持。这些措施包括放松媒体管制,改革以国家为主导的经济,以及同反对派展开对话。昂山素季在其政党位于仰光的破败总部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发表这些言论之时,全世界政策制定者都在指望从她那里获得有关怎样解读缅甸最新改革措施的参考。缅甸资源丰富,是一个具有战略性重要地位的国家。

昂山素季此前也曾暗示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政府的措施,但她近期的很多公开发言都不长,追随者们不知道她支持本届政府、或支持缓和制裁的意愿有多大。

Associated Press 昂山素季在缅甸仰光向她的支持者致意。

昂山素季把她最近与政府的对话(包括8月份与总统吴登盛(Thein Sein)的会谈)比作1990年的南非通过谈判结束种族隔离,并热情赞扬吴登盛,说他是一个“诚实、开明的人”,“真诚”希望革新整个国家。

昂山素季说,我知道我们还没有实现这样的目标,但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清楚地看到前面的道路。她说,最近与政府官员的对话在她看来是“实在”的,有别于以往几十年的对话。她暗示政府已经接近于满足她提出的正式登记其政治组织的条件。这将是一个重要举动,不仅意味着她信任正在形成的体制,还会让缅甸的领导人们获得他们渴望得到的合法性。她没有排除在预计于2015年举行的全国选举中谋求职位的可能性。

但昂山素季说,目前还不到放弃制裁的时候,原因至少有两个。她说,当局仍然关押着数量未知的政治犯,并且还没有跟缅甸的少数民族群体完全恢复关系,其中部分群体仍然受困于他们与政府之间的暴力武装冲突。

她说,目前明显还不到解除制裁的时候。不过她预计政府很快就会释放更多政治犯。缅甸政府本月释放了200人左右,人权组织批评释放人数太少。

在与缅甸领导人和解方面,昂山素季走上了不确定的道路。缅甸的战略意义近年有所增加,原因是中国、印度和其它国家为获得缅甸的矿产资源以及与其进行经贸往来而相互竞争。

有些异见人士和西方投资者希望昂山素季结束长期以来支持制裁缅甸的立场,这些制裁措施使得大多数美国公司没法在缅甸做生意。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这些制裁措施(基本上是在她的要求下)被分阶段实施,目的是惩罚被指存在普遍违反人权现象的缅甸政权。

美国官员对缅甸近来的改革表示谨慎支持,这些改革包括允许和平抗议和建立工会,以及“解禁”英国广播公司(BBC)和视频网站YouTube等网站的举措。但是,与昂山素季一样,美国官员在看到缅甸取得更多进展之前,没有主张取消对缅甸的制裁。

美国与缅甸关系缓和的迹象周一继续。据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报道,美国的缅甸特使米切尔(Derek Mitchell)周一抵达缅甸,与缅甸政府领导人举行了两个月来的第二次会晤。

此外,昂山素季还面临来自异见人士的阻力。后者质疑缅甸政府的改革诚意,担心现在放宽制裁可能会让反对派丧失影响力。一些异见人士批评昂山素季与缅甸政府私下会面,而她辩解称这是为了确保整个过程有序进行。

缅甸官员近几个月屡次表示,他们对改革的态度是严肃的。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图片回放:昂山素季获释

一位缅甸政府官员周一拒绝就昂山素季的最新言论置评,理由是他没有看到昂山素季讲话全文。

很明显,昂山素季在决定制裁是否以及何时能被解除一事上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2010年11月,昂山素季在结束最近一次长达七年多的软禁被释放之后,许多专家预计昂山素季将对新政府采取强硬立场。本届政府是在2010年底大选之后上台的。许多西方领导人称这次大选充满了欺诈,大选被自1962年以来控制缅甸的军政府的盟友所把持。但相反的是,昂山素季却越来越倾向与政府达成和解。缅甸政府迫切希望得到她的支持,以解除国际上对缅甸的制裁。

悉尼麦格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缅甸问题专家特尼尔(Sean Turnell)说,昂山素季这张牌出的很好,她将自己置于仲裁者的位置。她已经很久未处于这一位置了。特尼尔说,他怀疑没有昂山素季发出的明确信号,美国不会解除制裁。由于美国并不确定缅甸政府是否严肃对待变革一事,美国指望昂山素季能给出一个明确答案:是,或者不是。

昂山素季说,她尤其对政府放宽媒体限制感到欣慰。她说这产生了自1988年以来最“开放”的环境。1988年的学生抗议活动几乎推翻了缅甸军政府。

昂山素季说,现在人们参政时倍感轻松,不像过去那样担惊受怕。由于其办公室外传来狗叫和卡车隆隆通过的声音,为了让记者听清,昂山素季说话时铿锵有力。她的办公室在一幢老旧建筑内,位于一排家具店和杂草丛生的空地附近。昂山素季说,现在活动人士可以在不过分危及自身的前提下参与政治进程。

昂山素季暗示她可能即将对其领导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进行登记。去年,“全国民主联盟”因抵制缅甸20年来的首次大选而遭官方解散。熟悉缅甸政府想法的人说,缅甸官员渴望看到“全国民主联盟”进行登记:此举将把昂山素季更正式地纳入政治进程,并如官员所希望的那样,能成为对当前政治体制的一种默认。

“全国民主联盟”去年拒绝登记。该政党反对的一系列规定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政府不允许政治犯成为党员。昂山素季在谈到正在审议中的政党登记法草案时说,他们(政府)看来正在改变我们说过的在2010年没有被真正接受的东西。

昂山素季的许多支持者反对进行政党登记,这相当于要他们放弃争取的权力。昂山素季的政党赢得了1990年的大选,但缅甸军政府没有承认选举结果。1990年的大选是去年大选前举行的最后一次选举。

不过,昂山素季说,该党领袖早就放弃了索回1990年选举后本应获得的政权。她说,我们实际上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要求移交权力。她还说,这不现实,因为很多在1990年选举中当选的全国民主联盟候选人如今都已经去世或在流亡。

昂山素季看来对支持缅甸竞争2014年东盟(Asean)轮值主席国的想法较冷淡,东南亚外交人士对缅甸此举存在分歧。缅甸官员希望成为东盟轮值主席国,以便标志该国重新进入国际社会。不过,一些东南亚领导人担心,这可能会损害东盟的声誉,威胁到东盟与西方的关系。东盟是一个影响越来越大的地区组织。

她说,成为东盟轮值主席国对改善人民生活毫无用处。

昂山素季抨击了缅甸的法律制度,她说众所周知,缅甸的司法机构不是独立的,存在太多任人唯亲的资本主义现象。她感到痛惜的是,尽管对媒体放宽了限制,政府内部却依然缺乏透明。

她说,举例来说,尽管丹瑞大将(Than Shwe)表面上是退休了,但不清楚他是否在幕后积极操纵着缅甸。从上世纪90年代初直到今年,丹瑞大将一直是缅甸最高领导人。她说,因为没有新闻自由,人们只好听信传言。

不过,她说,她认为登盛拥有相当大的权力,可能预示会有进一步的改革。登盛今年早些时候被任命为总统,在那之前曾是一名军事指挥官。

她说,人们质疑他在政府甚至军中获得了多少支持,这很重要,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我无疑有这样的感觉,是他掌握着大权,即使他并不是掌握着全部的大权。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专访:昂山素季支持缅甸政府近期改革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53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