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报的“千人讣告”头版是如何诞生的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5-25,星期一 | 阅读:51

时报内情

周日的《纽约时报》头版没有通常的文章、照片或图表,只有一份名单:一份长长的、肃穆的名单,列出了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逝者。

随着美国因新冠病毒逝世人数接近10万(预计未来几天内将达到这个数字),《纽约时报》的编辑们一直在计划如何纪念这个严酷的里程碑。

制图部门的助理编辑西蒙·兰登(Simone Landon)希望在呈现这个数字的时候,既能表现死亡人数之多,又能表现逝去的生命有多么丰富。

几个月来,时报各部门一直在积极报道此次疫情。但兰登和她的同事们意识到,“无论是我们自己,或许还有普通读者,都对这些数据感到有些厌倦。”

“我们知道正在接近这个里程碑,”她还说。“我们知道应该有办法来面对这个数字。”

在一个版面上画10万个点或人物线条画“并不能真正告诉你这些人是谁,他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对我们的国家意味着什么”,兰登说。因此,她想到了从全国的大小报纸上收集新冠病毒患者的讣告和去世通告,并从中挑选出生动的段落。

研究员阿兰·德拉克里埃尔(Alain Delaquérière)从网上各种来源搜寻将新冠病毒列为死因的讣告和去世通告。他从数百份报纸上收集了近千个名字。编辑部的一个编辑团队,加上三名研究生记者阅读了这些文章,收集了描述每个逝去生命独特性的话语:

“艾伦·隆德(Alan Lund),享年81岁,华盛顿,有着‘最神奇耳朵’的指挥家……”

“特蕾莎·埃尔洛伊(Theresa Elloie),终年65岁,新奥尔良,以制作精致的别针和胸花闻名……”

“弗洛伦西奥·阿尔马佐·莫兰(Florencio Almazo Morán),终年65岁,纽约,一个人的军队……”

“科比·阿道夫(Coby Adolph),终年44岁,芝加哥,企业家和冒险家……”

兰登把这个结果比作一幅无法靠她自己一人编织出来的“华丽挂毯”。她说国内新闻版的助理编辑克林顿·卡吉尔(Clinton Cargill)是她的“编辑搭档”。项目的其他关键人物还有数字新闻设计部门的副主编马特·鲁比(Matt Ruby)、软件工程师安妮·丹尼尔(Annie Daniel),以及图像编辑乔纳森·黄(Jonathan Huang)、理查德·哈里斯(Richard Harris)和拉扎罗·贾米奥(Lazaro Gamio)。美术总监安德鲁·桑德恩(Andrew Sondern)负责印刷设计。

国内新闻主编马克·莱西(Marc Lacey)曾经提醒时报首席创意官汤姆·博德金(Tom Bodkin),这个里程碑即将到来。“我想要这样一种效果,人们在100年后回顾它的时候,可以理解我们现在所经受的沉重代价,”莱西在电子邮件中写道。

博德金说,在设计这个头版时,有两个点子浮现出来:要么是数百张关于那些死于新冠病毒者的图片,要么是一个“全文字”的概念。他说,无论选择哪种方式,“我们都想占用整个页面”。

全文字概念胜出了。他说,这样的处理方式“会很有戏剧性”。

该设计参考了百年前的老报纸版式,博德金对它们一直非常感兴趣。《纽约时报》自1851年开始出版后的很多年里,都没有现代意义上的那种新闻头条设计。

博德金说,19世纪中期的报纸是“大段的文字,带有很小的小标题”。

在网络版上,读者可以向下滚动,阅读那些姓名、描述语和时报记者兼专栏作家丹·巴里(Dan Barry)写的一篇文章。“十万”这个数字一次又一次地出现。

博德金说,他在《纽约时报》工作的40年里,不记得有哪个头版没有图片,“尽管有些页面只有图表。”他还说:“这肯定是现代历史上的第一次。”

在报纸内页,丹·巴里的文章之后,名单还在继续。但大多数都是名字。更多的名字,和更多逝去的生命。

翻译:晋其角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时报的“千人讣告”头版是如何诞生的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551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