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捍卫美式民主?美国外交官陷入尴尬困境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6-9,星期二 | 阅读:34

Lara Jakes,黄安伟

周三,白宫附近的抗议者和国民警卫队员。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了强硬手段平息华盛顿的抗议活动。
周三,白宫附近的抗议者和国民警卫队员。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了强硬手段平息华盛顿的抗议活动。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由于特朗普政府对全美各地抗议活动的强势应对引发了海外的关注和国内的批评,作为美国的国际面孔的美国外交官正为如何在国外呼吁人权、民主和法治而伤脑筋。

外交官面对的问题包括因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名黑人在被警察控制的过程中死亡而引发的暴动,安全部队对全国范围内的抗议者和记者的袭击,以及特朗普政府官员本周下令对白宫外的和平抗议者进行催泪瓦斯清场

在私下的谈话和社交媒体帖子中,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的职业外交官对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以及特朗普总统推动派遣军队平息示威表示愤慨。

外交官们说,这些暴力削弱了他们对外国独裁者的批评,并引发美国在促进民主、要求全世界公民自由和自由时试图树立的道德权威的质疑。它还给了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在内的对立政府一项强大的宣传工具,用以描绘美国的阴暗面。

“作为美国外交官,向世界诠释美国是我们的工作,”职业外交官、前驻保加利亚大使、现任美国外交系统工会主席的埃里克·鲁宾(Eric Rubin)在写给工会的一封信中表示。“我们一直在说我们的故事值得效仿。”

鲁宾说:“本周,我们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国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世界各地,美国使馆的外交官正在见证新的人权抗议活动——但这些抗议活动针对的是美国,而不是外国的专制领导人。

数百人在美国驻伦敦大使馆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办公室外抗议,要求美国实现种族平等。在美国驻巴黎、柏林和哥本哈根的使馆外也发生了类似的示威游行。超过160名英国议员呼吁终止向美国出口防暴装备、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与特朗普和国会去年对香港出口产品的禁令类似。

国务院在一份声明中承认这是一些“难以解决”的挑战,但坚持认为美国致力于言论和集会自由以及法治。

“美国为其在捍卫和促进世界各地的人权和基本自由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感到自豪,”国务院称。“重视人权的政府是透明的,并且乐于在解决问题和作出改善上进行对话。”

在周三的示威活动中,警察阻止示威者进入美国驻伦敦大使馆。
在周三的示威活动中,警察阻止示威者进入美国驻伦敦大使馆。 Matt Dunham/Associated Press

今年美国总统和政府因新冠疫情应对失败而受到的广泛批评已经令外交官焦头烂额。疫情导致美国超过10万人丧生——这一数字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国家——还导致了严重的经济衰退。

由于担心报复或危害到其职业生涯,外交使团中表达了不满和担忧的现任官员要求在匿名条件下发言。国务院负责人、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仅在去年就推动特朗普解雇了本部门的监察长,并拒绝支持在乌克兰问题上受到特朗普攻击的外交事务官员。

前大使和机构官员还谈到,鉴于国内正在发生的事情,目前要在国外捍卫美国的政府治理和法律体制会很困难。

“现在全世界都可以看到,许多美国人受到了制度性的不公待遇,”前职业外交官兼驻卡塔尔大使丹娜·谢尔·史密斯(Dana Shell Smith)说。“为此,我们的公开外交需要比过去更谦逊。”

她还说,尽管如此,外交官可以坚持说“美国人民正在发出要求变革的声音,而这在我的许多驻地国是不可能发生的”。

曾担任奥巴马政府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助理国务卿的新泽西州民主党议员汤姆·马林诺夫斯基(Tom Malinowski)说:“使用军事手段暴力驱散白宫前的和平抗议者,是我们能向普京、习近平以及世界上其他每个独裁者给出的最好礼物了。他们乐于证明美国政府与他们这些独裁者没什么两样。”

“大多数老练的独裁者都不会辩解自己是天使,”他还说。“他们认为美国是虚假伪善的,和他们是一丘之貉。”

几位外交官提到了黑人外交事务官员蒂阿娜·斯皮尔斯(Tianna Spears)的例子。她在从墨西哥完成委派工作后回国时,遭到海关及边境保卫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官员的骚扰。在多次投诉未被理睬后,她于去年辞职。

在一篇广泛传阅于外交官圈子的博客文章中,斯皮尔斯描述了自己被指控看起来像毒贩,并携带伪造的身份证明(包括她的外交护照)的经历。她回忆说,有一次,一位美国边境官员告诉她,与男人交谈时要“低头”。

“过去五年来有多少黑人女性逃离了国务院?”她写道。“我感到很生气,因为我竟然不得不逃离我19岁以来就梦寐以求的职业机会。”

在明尼苏达州议会大厦前的军用车辆。那里已部署了国民警卫队和其他联邦执法人员。
在明尼苏达州议会大厦前的军用车辆。那里已部署了国民警卫队和其他联邦执法人员。 Victor J. Blu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下属的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在周三晚间的简短采访中,斯皮尔斯表示,她认为边境安全机构从未对她的投诉采取过行动。

目前,国务院高级官员和在任大使还没有像一些军事指挥官本周所做的那样,公开提及他们团队中的制度性歧视问题。这篇文章于周六在网上发布后,国务院南亚和中亚部门在Twitter上宣布,他们将致力于“促进包容性”——但声明中没有附上任何官员的姓名。

去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了帮助某些国家预防暴力和冲突的《全球脆弱性法案》(Global Fragility Act),规定美国将在未来五年内为此提供11.5亿美元的援助。国务院有一个专门负责促进人权问题的部门。它每年都会发布一份报告,评估各国对公民权利、自由和法治的承诺

国务院的这份年度报告不对美国的人权问题进行评估,但是其他国际组织会做这件事。

和平基金(Fund for Peace)在自己的年度评级系统中指出,在安全武装、人权、政府稳定、社会不满和其他方面,有29个国家比美国更稳定。报告的结论是,自2017年以来,美国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美国人再也不能躲在美国例外主义的愿景背后了,”目前就职于建设和平联盟(Alliance for Peacebuilding)的七名前美国国际开发署职业官员6月1日在Medium网站上发表的公开信中表示。

这些官员曾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执政期间参与在该署内建立一个管理和缓解冲突的办公室。他们指出,“每个国家都有冲突和不满。”

但他们称,国际分析和其他指标表明,在美国存在“和平与安全、民主和对制度的信任”正在倒退的迹象。

上周日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时,庞皮欧向弗洛伊德的家人表示哀悼,并称被控杀害他的明尼阿波利斯警察的行为“令人憎恶”。

他还赞扬了特朗普政府的反应——不仅因为它对弗洛伊德之死进行调查,还因为它提出向一些州派遣军事人员,部分是为了阻止“暴力抗议者”。

庞皮欧发表这番言论一天后,联邦警察在白宫附近强行驱散了和平抗议者,方便特朗普来到一座教堂外面举着圣经摆拍照片。一名主教和其他神职人员表示,他们对该事件感到愤怒

周二,庞皮欧会见了1989年中国军队屠杀天安门广场和平抗议者事件的幸存者。但是,在大屠杀31周年纪念日的周四之前,全世界的网络和电视屏幕上大量出现的是国民警卫队员和装甲车开进美国首都街头的画面。

上月的香港抗议者。美国对警察力量的使用可能会助长中国弹压香港公民的行动。
上月的香港抗议者。美国对警察力量的使用可能会助长中国弹压香港公民的行动。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官员正在利用美国的危机作为同美国外交官口水战的弹药。周六,庞皮欧将其谴责为“可笑的宣传”。

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尔塔格斯(Morgan Ortagus)对香港表示关注,在Twitter上写道,“热爱自由的人”必须“与法治站在一起,向中国共产党问责”,随后,一位北京的外交部发言人用弗洛伊德的临终遗言嘲讽她:“我喘不过气来”。

“如果说阿布格莱布和关塔那摩监狱造成了严重损害,那么当前这种局面,对美国外交来说是彻头彻尾的毁灭性打击,”前职业外交官、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全球事务主管布雷特·布鲁恩(Brett Bruen)说。

“海外的职业使节和官员们不得不应对许多棘手的问题,”他还说。“‘我该怎么解释一些安全部队对和平抗议者的过激反应呢?更糟糕的是,我难道还能够忍受为我的总司令的卑劣言论做辩护吗?’”

美国无意中以一种新的方式树立了榜样:它以本土反政府抗议的形象激励着海外的异见公民。美国的动荡似乎激发了伊拉克新西兰俄罗斯等国反政府或支持平等的抗议活动。

“我们不会试图掩盖我们的痛苦斗争,相反,我们相信,诚实的公开辩论可以帮助我们变得更好、更强大,”美国驻土耳其安卡拉大使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每个国家的执法官员都必须负起责任,”美国驻肯尼亚内罗毕大使馆宣布

倡导中国法治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Los Angeles)法学教授王立德(Alex L. Wang)说,美国的危机意味着美国官员在指出其他地方的粗暴行为时,可信度会有所下降。“他们批评针对香港抗议者的暴力行为,与此同时,他们却呼吁对国内的和平抗议者使用暴力,这看起来很虚伪,”他说。

“正确的答案,”他还说,“不是让美国对国外侵犯人权的行为做出退让,而是要维护国内的权利。”

Lara Jakes是时报驻华盛顿外交记者。在过去20年里,她自40余个国家报道和编辑新闻,曾报道伊拉克、阿富汗、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和北爱尔兰的战争和宗派斗争。

黄安伟(Edward Wong)是一名外交与国际新闻记者,在时报任职超过20年,其中13年驻伊拉克和中国进行报道。他因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报道获得了利文斯顿奖(Livingston Award),也曾入选普利策奖候选名单。他是哈佛大学尼曼学者,并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费里斯新闻学教授。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如何捍卫美式民主?美国外交官陷入尴尬困境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582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