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死了,道德就有救了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0-31,星期一 | 阅读:2,779
来源:中国经营报

江苏卫视停播《老公看你的》

近日,风传多时的“限娱令”终于堂而皇之登上了国家广电总局的官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满纸杀伐之气,必将掀起娱乐江湖的血雨腥风。看来,2012年,不是世界末日,却可能构成中国娱乐节目的冬天。

如你所见,今日中国的许多政令,都包含一个“限”字,除了限娱令,还有限行令、限购令等。“涨”、“被”都曾当选为年度汉字,不知在今年,同样极具中国特色的“限”能否荣耀上榜?反观政府部门,国家广电总局正是最善于生产禁令的一家。难怪有人调侃,建议广电总局与国家质检总局互换工作,前者负责食品安全,后者负责文化审查,保证是一场双赢。

国家广电总局的新闻发言人认为“限娱令”一说过于简单化,然而,观诸《意见》之要点:各大卫视频道在晚上7:30到10:00的黄金时间,每周娱乐节目不能超过两档;全国卫视选秀节目一年加起来总量不能超过10档,类型不得重复;各台必须设一档道德建设类节目;此外,要减少台湾艺人参加内地节目的数量这不是限制娱乐,还是什么?

这其中最要命的乃是前两条。第一条是限娱的重中之重。而今,你在黄金时间打开电视机,入目的影像,不是一本正经的周立波(《中国达人秀》),就是故作高深的乐嘉(《非诚勿扰》),长此以往,不免令人生厌。但是,黄金时间,不仅是受众的黄金,更是广告的黄金。有时看电视,觉得广告比剧情还长,故曾有相声讥嘲:“禁止在广告时间插播电视剧!”不过,广告是电视台的食粮,没有广告收入,电视人怎么过活?重庆卫视禁播商业广告以后,收视率大幅下跌,工作人员或者降薪,或者下岗。“限娱令”拿娱乐开刀,受伤的却是广告,同在黄金时间,一档《非诚勿扰》,与一档《今日说法》,广告商更愿投哪一个?所以不难想见,一旦“限娱令”大行于江湖,重庆卫视的今天,便是大多数电视台的明天。

那第二条,显然是“二桃杀三士”的故伎。数十家电视台,只允许制作10档选秀节目,这相当于在数十个饿鬼之间,投入十个馒头,然后坐观他们为嗟来之食大动干戈,自相残杀,笑看风云,不亦快哉。而且,鹬蚌相争,渔翁得利,10档选秀,不许重复,话语权自然紧紧握在国家广电总局手里,尔等若想分一个馒头,先把主子伺候好了。“二桃杀三士”之外,还留了一手投桃报李,电视台先“报李”,广电总局再“投桃”。

且不问国家广电总局真实用意,这里单说一点:为什么要限制娱乐节目,是否有此必要?若然,我们应该采取哪一种限制方式?首先需要辨明,娱乐节目不是洪水猛兽,它的泛滥并不足惧,在任何时代,只要受众可以自由选择,他们必定喜欢轻逸超过沉重,必定喜欢笑声超过哭声,必定喜欢娱乐超过正剧,说到底,对娱乐节目的偏爱,根植于人性深处;而且这种泛滥,远未达到耸人听闻的“娱乐至死”之境界,也许在西方,“娱乐至死”的阴影已经布满了文化的苍穹,但在中国,娱乐所需直面的迫在眉睫的难题,不是如何死,而是如何活。

“限娱令”所打的旗帜,乃是反低俗。我们不能否认,有些娱乐节目,以低俗为噱头,加速了道德的败坏,譬如《非诚勿扰》的女嘉宾马诺声称她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然而这种拜金的风潮,先于娱乐而流行,道德的亏损,早已是一笔烂账。娱乐节目只是一面开放的平台,用来呈现、分解风靡一时的观念和道德,它可能有倾向性,但它并不能代替电视机前的受众作出选择。娱乐不是道德的敌人,同样,道德更不应该成为娱乐的敌人。

对娱乐节目进行适当的管制,也许不是坏事。问题在于,这种管制,应由政府强制,还是市场调节。可作参照者,是法治国家对言论与思想的态度。霍姆斯大法官有一句名言:如果我们想确定一种思想是否为真理,那就让它在思想市场的竞争之中接受检验。钳制与禁锢,也许可以打击一个坏主意,却不能提出一个好主意。同理,“限娱令”只是在头疼医脚。娱乐的泛滥并非低俗的根源,限制娱乐却可能沦为低俗的象征。我只担心,“限娱令”非但不能净化道德,反而滋长了低俗。

退一步讲,你可以管制娱乐节目,但你不能砸电视台的饭碗。“限娱令”的困境,不仅在于公权力的压迫无法拯救道德,还在于这种压迫,打碎了市场的自由。所以它必将遭遇执行者的阳奉阴违、暗度陈仓。不难想见未来的一幕,《非诚勿扰》涛声依旧,其性质,却在孟非口中,从“婚恋交友类节目”变成了“生活服务类节目”,假如担心名不副实,可撤下乐嘉,换上柏万青或朱军,这一转身,江苏卫视还多了一档“道德建设类节目”呢。

只是,哪怕娱乐死了,道德就有救了吗?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娱乐死了,道德就有救了吗?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587.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时尚·娱乐, 社会万象.
标签: , , ,

一条评论 发表在“娱乐死了,道德就有救了吗?”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