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不正确的个人记忆”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6-29,星期一 | 阅读:133

作者:离开是久别重逢前的狂欢

华春莹女士说,抗疫叙事不能为谎言玷污,而应留下正确集体记忆。

说实在话,面对这个近乎于反乌托邦小说的措辞,一时间我对正确的集体记忆这几个字很恍惚,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记忆。

记忆就是记忆,只有真实或虚幻的区别,只有翔实和粗略的区别,哪有什么正确和错误可言呢?

苏联篡改集体记忆.

集体记忆并不是什么生搬硬凑的概念,按照哈布瓦茨的说法。集体记忆,不仅仅是某个群体共享的历史知识,更是非历史反历史的。

在破除了一切事物的多面性和复杂性之后,以确定视角锁定问题的答案。集体记忆太过于简单刻板,以至于无法容忍任何的多种解释和歧义性。

个体记忆如果凋零,集体记忆就迈向神话

比较典型的错误记忆

正确的集体记忆这词,预设了一个立场,那就是个体的记忆是不真实的,群体的记忆才是准确的,可信赖的,因而是正确的。

然而,记忆正确与否只关乎是否全面,是否客观,是否真实,而和集体完全没有关系。

正是千千万万个个体记忆构成了集体记忆,而一旦集体记忆锁定为某个正确的示范,构成它的本身也就是所有个体的记忆,就行将崩塌。

记忆不正确

正确的集体记忆是一次解构,把集体的和正确联系在一起,两者相互捆绑,不可分离。一切感动的、昂扬的归于宏大,是正确,一切琐碎的、痛苦的归于渺小,是错误。

但这并不意味着个人记忆是没有价值的,作为13亿分之一,作为疫情的亲历者,我偏偏要叙述一些比较错误的个人记忆。

哪怕不正确,我也要记忆

记忆不正确

这词儿本来就是一个生搬硬凑的缝合怪,什么是正确?集体是哪个群体?我们都不知道,但唯一知道的是这个散发着后赛博朋克主义的精巧词汇,仿佛来自乔治奥威尔的《1984》。

宏大叙事和个体记忆本来不冲突,如果我们一提起灾难,就不由自主的嘴角向上,深以为伟大,深以为正确并自我感动,不必怀疑,这就是一种可悲的智力残缺。

双黄连:记忆不正确

更何况连我们全部人的记忆都是一个需要打问号的问题,集体狂欢下的今天,关于过去,我们还能记住多少,我们还能反思多少,我们还能改正多少都是一个大大的未知数。

缺乏记忆谈正确,为时太早。

记忆不正确

时时刻刻都要记住,你有作为“我”,而非“我们”保存记忆的权利。

历史应该得到传承,记忆也应该得到保存,在这个过程当中,不论是个人的还是所谓集体的,没有任何一方有理由对另一方完成覆盖。

如果真的存在,所谓的集体记忆也应该是动态的,是真实的,是由一个个升斗小民所组成的,而不是所谓正确的。

经历本身不可抹去

回忆存在即宣告自身无法修正

记忆不正确

记忆正确时代

谁来检查记忆的正确?

谁又来宣告记忆的错误?


来源:章北海的自然选择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一些不正确的个人记忆”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6204.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