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雁:俄波“口水战”背后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8-9,星期日 | 阅读:60

作者:金雁

今年6月19日PJ在总统网站上发表长文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文章中重点点名批评波兰,指责波兰颠倒黑白、篡改历史,否认苏联贡献处处以俄为敌,无底线讨好美国,PJ警告波兰说,迷信西方国家早晚要倒霉的,北极熊可不是乖乖熊。俄防长绍伊古称,如果开战,美国在波兰部署的核武器将会首先被摧毁。

绍伊古

波兰方面则表示,俄罗斯依然认为是自己处在苏联霸权时期,渴望像冬眠之后的熊苏醒过来,沉迷于旧时“辉煌”不能自拔,时不时想向东欧国家“秀肌肉”,提醒它们自己的大国地位以及这一地区是它的“特权利益区”。这一招“过时”不管用了。

* * *

波兰在东欧具有特殊的地理位置,一方面它是俄罗斯的西邻,历来被后者视为它面向欧洲的屏障,俄波关系历来具有敏感性,历史上的宿怨由来已久,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在这片地缘政治“断层带”,这些“东倒”(靠向苏联)西歪(融入欧洲)的小民族,在历史上他们不是在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就是在奥匈帝国辖制内,或者在沙俄帝国铁蹄下。在这块群雄逐鹿的对峙前沿地带,小国的地理位置和夹缝中成长的独特历史使这片土地上的民族具有身不由己的强烈悲剧情怀,他们地处东西方冷战的割裂地带,雅尔塔协议被强行纳入苏联的势力范围,剧变后乘着俄罗斯衰弱赶紧向西靠。

冷战结束1999年3月12日波兰成为北约成员国,这意味着二战后的雅尔塔体系彻底结束。波兰在北约每次行动中都派出作战部队,波兰向阿富汗派兵2千人,向伊拉克派兵2600人,是向这两处派出兵力最多的东欧国家。

2018年波兰总统公开说,愿意自掏腰包拿出20亿请美国到波兰建立永久基地。五角大楼同意向波兰出售32架F-35战机。2019年波兰举行的二战爆发80周年纪念活动也没有邀请俄罗斯。2020年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表示,希望从德国撤出的美军中有一部分能进驻波兰,以确保北约东部安全,并在国内清洗有俄背景的军事将领。

2019年波兰举行二战爆发80周年纪念活动

对于二战末期苏军追击德军出兵东欧,东欧各国与苏联有不同的理解。苏联把出兵称之为“解放”。PJ说“我国人民不仅解放了自己的祖国,而且解放了欧洲11个国家。原来跟着苏联混的那些东欧国家立马反驳,拉脱维亚总统说,“我国不是被解放,而是被别国占领了”。在东欧人看来,1945年二战的胜利并不真正意义上的解放,仅仅是更换了占领者。匈牙利《人民自由报》也说,“1945年是一个悲剧时代的结束,又是另一个悲剧时代的开始,是苏联占领的开始,他们把一种与我们格格不入的新的社会制度强加给我们”。

1989年剧变前夕,波兰统一工人党(即执政的波共)党报上说,苏共的政策具有帝国性质。统一工人党总书记拉科夫斯基谈到东欧的剧变时说,“因为苏式模式这一制度里,既没有自由,也没有公正”。2010年飞机失事的波兰总统卡钦斯基认为STL必须要为曾经奴役东欧的事实承担罪责,因为1945年的胜利并不真正意味着解放,仅仅是更换了占领者,而1989年才是二战真正的结束,东欧不过是回到了原来的道路上。卡钦斯基是当年团结工会最右的一派,比瓦文萨更激进。而波共末代领袖拉科夫斯基是当时波兰最左的一翼了,但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说法却几乎一样,可以说是全民共识了。

2010年 波总统卡钦斯基飞机失事
波兰总统府前前来吊唁的人们

1990年12月在华沙贝尔维德宫的波兰总统的就职仪式上,伦敦流亡政府总统卡乔洛夫斯基将波兰第二共和国国旗、宪法原件和总统印信交给了新任总统瓦文萨,表示了波兰历史的法统合法继承性。瓦文萨通过这个象征性的方式,有意让波兰历史绕开了“被占领的”51年(1939-1989,按波兰人的说法,前6年被苏德“瓜分”,后45年被苏联独占)。其实在剧变以前,团结工会已经与流亡政府建立起了联系,还发行了一份沿用战前政府官报旧名的新报纸——《信息公告》。

俄罗斯的舆论认为,东欧国家现在是“右翼民族主义”复辟,他们对苏联当年的解放“忘恩负义”了。就卡钦斯基而言,说他是右翼确实是有理由的。但针对苏联的波兰民族主义显然不仅仅右翼有。波兰人认为历史上吃东边邻居的亏太多了:早期的三次瓜分就不说了,被镇压的三大起义也可以不提。甚至对1939年苏德两强“第四次瓜分波兰”、红军与德军在布格河上“胜利会师”、德军悍将古德里安与苏军统帅克里沃索因在布列斯特并肩检阅德苏两军的那一幕也不说了。

就是对波兰左派,乃至极左派——波兰历史上的“国际主义者”或(波兰人贬称的)“STL主义者”,苏联人欠下他们同志的血债也令人刻骨难忘。当年STL清洗了波兰gcd的整个领导层,说这些人都是间谍、右派或托洛茨基分子。共产国际并在1938年宣布解散了波兰gcd。波共在两次大战间的波兰国内时而合法、时而被禁,先后被本国“反动派”拘禁过的党员达6982人,但几乎没有被杀的。

而侨居苏联的3817名党员,却在“大肃反”前后绝大部分被杀,幸存者不到100人。波共战前历届中央委员中的46人及候补委员中24人在苏联死于非命,其中第六届即最后一届中央委员会的37名成员中被苏联杀了30名。政治局里只有关在波兰“反动派”监狱里的阿尔弗雷德.兰普一人活下来,而流亡在苏联的全被处决了。可以说死在苏联人手里的波兰gcd人,要远远超过死于纳粹的和死于战前“反动”政府之手的总和。

过去在剧变前,波党党史就抱怨过战前gcd人为了逃避本国统治者的镇压和迫害而大批流亡苏联,结果在国内坐“反动派”牢的没死,逃到“无产阶级祖国”苏联去避难的同志却惨遭毒手。剧变后的史书则说得更为惊人:原来有些波共骨干并不是在国内被追捕而到苏联避难,而是苏联人以共产国际要开会为由,把他们骗到莫斯科后杀掉的。简直匪夷所思。

经过这样的大屠杀,二战爆发时波兰残存的共产党人只剩些没有领导和组织的国内散兵游勇。而到苏联的波共人员能活下来的,几乎只有脱离波共组织直接归苏联情报部门领导的一些特工人员、西班牙内战中的国际战士未回归原组织者、参加苏军的军人和“大肃反”停止后才到苏联的人。后来苏联让这些人重建了新共产党——波兰工人党(战后强行合并社会民主党人后,改称统一工人党)。但他们虽然在苏联支持下成为战后波兰的掌权者,却仍然心有余悸,真正内心里对苏联有好感的没几个。

二战期间领救济的波兰儿童

战前苏德秘密条约瓜分波兰,苏联解体前后的领导人曾经道歉,但PJ上台后的俄罗斯又故态复萌拒不认错。梅德韦杰夫辩解说,《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是苏联当时“唯一的选择”,为苏联换取准备战争的时间,却回避这一条约所附的密约之苏德同盟共灭波兰的性质。

1940年春苏联最高层的批准下,对波兰战俘进行有组织的屠杀,共杀死了约2.22万人;1943年7月5日,流亡政府总理西科尔斯基一行人等乘机从开罗飞抵直布罗陀,飞机失事坠入海中,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兰方面一直怀疑,这次又是苏联人干的,“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1945年3月地下组织16位领导人被苏联哄骗要商讨战后重建事宜,入境后遭到逮捕投入卢比杨卡监狱,罪名是“与纳粹合作”,这场清洗导致1.6万人遇害。

尽管二战波兰作为盟军的一方是胜利者,事实上他们是损失最惨重的国家:波兰失去了38%的国家资产,将近600万人死于战争,相当于全国人口的1/5,神职人员和医生损失1/3,律师损失超过50%,100万儿童成为孤儿,50万精英流亡,战后波兰与1939年相比人口减少30%。

作为胜利的代价,二战后波兰要害部门基本上是苏联势力把持。1945年3月1日,苏联内务部的伊万.谢罗夫将军被任命为波兰公安部部长,波兰国防部长罗科索夫斯基出生在华沙,苏联国籍,苏联大将。苏联军事顾问和将军把持了各军事要害部门,在STL去世前师以上的编制一直到国防部长几乎都由苏联人把持,当时有25万苏联人波兰。1954年安全部门还有超过7万人的领取薪酬的“啄木鸟”——线人,被建档的“可疑分子”多达600万人,达到成年人的1/3,一直到剧变前夕强力部门仍要求数十万的波兰人互相监督和举报。

1947年冷战爆发,STL结束了在东欧实行的“人民民-煮”政策,命令gcd快速掌权,重拳出击所谓的“资产阶级党派”,限制除gcd外的一切政党活动,即便仍有一些“民主党派”苟活下来,也都成为装饰点缀性的“花瓶党”,并以小吃大,吞噬掉了战前传统的左派与工人运动主流社会民-煮党,使所有的竞争者迅速化为乌有,同时还以在精锐部队驻守东欧充当后盾。

那时候在东欧有一句就喻户晓的说法,“苏联就是坦克太多,土豆太少”,这里所谓的坦克具体是指苏联在东欧各国的驻兵。到底有多少驻军呢?

1955年苏、东德、波、阿、捷、匈、罗、保八国在华沙签订了上述八国《友好合作条约互助条约》,简称“华约”。总部设在莫斯科,各国国防部长委员会为最高军事机构,苏联国防部长担任主席,而联合武装总司令一直由苏联元帅担任,各国动用军队必须得到华约总司令的批准。

华约军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一般情况下在90年代以前整个东欧约有苏联驻军40多万人,最多的时候达到56万。驻德(西部)集群,是东欧最大集群,最多的时候曾达到38万人。驻波(北部)集群,二战结束时有30万人,后来大幅减少,一直在8-10万人上下波动,90年代初苏联撤军时有5万6千的人。驻捷(中部)集群、驻匈(南部)集群,在1990-91年撤军的时候维持在6-7万人左右以及4万家属。

在罗马尼亚有3万驻军,1958年与匈牙利南部集群合并。在亚洲蒙古有8万人,是精锐第39集团军,有300多架飞机,1993年撤军。驻军国家有苏联背景或者攀附苏联驻军的人是一个官场升迁的捷径。比如在蒙古的“苏联化”时期,人民革命党的干部有2/3的省委书记毕业于莫斯科的中央d校,谁有苏联背景和苏联老婆,就等于进入了升职的快速通道。泽登巴尔(70年代的蒙古总理)成为蒙古的第二代领导,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岳父是莫斯科卫戍司令费拉托夫将军。在蒙古的中层干部中有20%的人娶苏联人为妻。

1956年的波匈事件中,苏联以华约的名义都出动军队。6月18日,波兹南1.6万人(其中4千党员)因不满工资状况上街游行,政府出动坦克与部队镇压,导致死亡70人。7月18日,波统一工人党七中全会上决定恢复提出波兰要走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哥穆尔卡的党籍并恢复他的领导地位,政治局名单中排除了位居波兰国防部长的苏联元帅罗科索夫斯基。波兰还要解除数百名在波兰军队中任职的苏联军官,赫鲁晓夫要求波政治局委员到莫斯科谈判,被波方拒绝。

赫鲁晓夫又提出由苏联代表团到华沙去谈判,波方回答说,我们在开中央全会无暇接待,10月17日赫鲁晓夫率代表团强行飞往华沙,并令军队靠近波兰边境,第7空降师108伞兵团完成准备,54架-2和45架伊尔-12、800辆坦克待命。哥穆尔卡说服赫鲁晓夫,让他相信自己能控制局面,才使部队返回基地。

1956年匈牙利事件中苏联两次出兵,当时联合国大会匈牙利问题特别委员会估计动用了7.5—20万苏军,后来苏联解体档案披露是31550名军人,1130辆坦克、615门火炮、185门高射炮、380辆装甲车、约4千辆汽车、4个空降师、159架强击机、22架轰炸机。但也有人认为这是指第一次入侵的数字,第二次更大规模的入侵则动用了7.5-10万兵力,也有人考证累计有24万兵力入侵匈牙利。1968年在华沙的名义下调动五国军队25万(后来增加到50万)入侵捷克。

匈牙利民众抵抗苏军

1980年12月为了弹压团结工会,苏联宣布苏军要在波兰领土上进行代号“联盟-81”的军事演习,以苏军为主的华约军队从东、南、北三个方向进入波兰,第一批部队共18个师,其中包括2个捷克师和1个东德师,波兰统一工人党总书记卡尼亚因没执行莫斯科的指令被雅鲁泽尔斯基取代,据雅鲁泽尔斯基称,为免遭苏联人的武力干涉,他才宣布波兰进入战时状态的,选择“戒严令”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虽然这只是雅鲁泽尔斯基一家所言,多数波兰人还是选择认可他的说法。在他逝世后还举行了国葬,这是对前共产党领导人少有的待遇。

雅鲁泽尔斯基

波兰的军队属于华约组织,一切在苏联的控制之下和统一调配中,波兰政府自己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波兰的生存要看苏联人的眼色行事,苏联时常利用军队来警告“卫星国”,保持服从性是他们必须遵守的条件。米奇尼克说过,“没有比东欧国家听到‘我们的盟友’更令人不祥的词汇了”。

这些做法都严重的刺伤了波兰民族的尊严,华约的阴影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所以波兰军队最大的梦想是独立,军队中私下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国家的敌人不是人民而在东边(指莫斯科)”,武装力量的“波兰化”在80年代末呼声就很大,他们梦寐以求的是做“祖国的防御力量”。

在东欧的驻军既是苏联的一块压仓石,也是对东欧各国的震慑力,东欧本国军事力量独立自主的空间很小。1991年7月在布拉格宣布解散华约,1993年秋天驻波俄军完全撤出,1994年整个东欧撤军完毕。从此就像玛祖卡圆舞曲波兰踏上了自己的节拍。

文章发表时删去注释若干


来源:秦川雁塔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雁:俄波“口水战”背后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6920.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