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珠宝到汽车,中国消费者恢复“买买买”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9-30,星期三 | 阅读:28

KEITH BRADSHER

周六在北京车展参观的人。
周六在北京车展参观的人。 Noel Cel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北京——3月初的时候,就在高管和汽车爱好者们在日内瓦聚集,参加在那里举行的大型车展之前,组织者取消了该活动。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底特律、洛杉矶、纽约、巴黎和圣保罗的车展也纷纷取消了。

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沉寂之后,自疫情暴发以来的首个大型车展于周末在北京开幕,为汽车制造商们提供了一个展示新车型和未来宏伟构想的机会。在闪烁的灯光下,高管和车迷们欣赏着福特(Ford)、大众(Volkswagen)等西方大公司和中国竞争对手推出的新车型。这些闪闪发光的运动型多用途车、轿车和其他汽车是冲着中国消费者而来的,已从新冠疫情导致的活动限制中解脱出来的中国消费者渴望花钱。

汽车制造商们正在争取像本·曹(Ben Cao)这样的客户。33岁的曹先生是上海的一名咨询师,他和妻子在今年5月买了一辆深蓝色的保时捷Panamera轿车,换下了他们的路虎运动版,后又在7月买了一辆白粉灰色的保时捷Cayenne,换下了他们的奥迪TT跑车。今年夏天,当电影院按照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重新开放后,他们去看了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的《信条》(Tenet)和中国战争片《八佰》。

几天前,曹先生去一家高级珠宝店为妻子买新戒指,他发现自己来晚了。

中国经济在今年第一季度出现了收缩,这是近几十年来的头一遭,但经济现在已恢复了快速增长的势头。中国的工厂再一次为世界大量生产商品。大量的政府贷款正在推动大型建设项目。尽管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仍在艰难地挣扎,据信,中国官员将在下个月公布,中国经济的增长在7月至9月这个季度有所加快。

今年春天的新冠病毒禁足令解除后,先是有钱人恢复了花钱,后来中产阶级家庭也开始花钱,但许多低收入工人仍在苦苦挣扎。上个月的零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0.5%,是今年以来的首次增长。西贝是一家中等价位的国内连锁餐馆,它在9月18日至24日的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4.5%,而在今年春天的时候,西贝几乎所有餐厅都空空如也

中国的富人愿意购物。餐馆、酒店和机场再次拥挤起来。由于取消了大流行病期间的折扣,北京商务酒店的房间价格几乎翻了一番,却仍然满员。尽管几乎所有的国际旅行仍处于暂停状态,广州和重庆等城市大型机场的国内旅客人数差不多已达到了去年的水平。

像曹先生这样花钱的消费者已经提高了保时捷等豪华汽车制造商以及特斯拉的竞争对手、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蔚来的销量,保时捷甚至从德国将电动款汽车保时捷Taycan空运到中国来卖。蔚来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斌说,“生活未受到疫情的重大影响,仍在继续。”

中国的中产阶级何时会加入到花钱者行列这个大问题,似乎也已有了答案。虽然大型和豪华型车的销量已在4月份出现迅速回升,尽管汽车制造商推出大幅打折,小型汽车的销量在今年春季和夏季的大部分时间里仍然疲软。而现在,小型汽车的销量几乎已达到了去年的水平。公众对乘坐公共交通可能感染病毒的担忧提振了春季的汽车销售,尽管这种担忧有所减弱,近几周来的汽车销售依然强劲。

“廉价汽车正在回来,”上海咨询公司Automotive Foresight的董事总经理张豫(Yale Zhang)说。

26岁的北京咨询师爱德华·蔡(Edward Cai)今年春天很少花钱。现在他又去看电影了——他喜欢刚刚上映的《死无对证》(翻拍自《看不见的客人》[The Invisible Guest]),但不喜欢迪士尼的中国史诗片《花木兰》(Mulan)。一个月前,他甚至挥霍了一笔,到中国最南端的地方度了一次假。

“之前的消费疫情期间就暂停了,”他说,“但是慢慢又恢复了。”

并非所有的中国消费者都能这么说。许多低收入工人和刚毕业的大学生在新冠病毒对活动的限制取消后,还没有找到新工作,或者还没有恢复到以前的工作时间,仍在挣很低的工资。许多内陆城市的企业和消费者也在苦苦挣扎。

“最富裕地区的整体表现优于其他地区”,尤其是以出口为主的沿海地区,而其他地区的经济仍无起色,《中国褐皮书》(China Beige Book)经济分析的首席经济学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

中国也是世界上收入不平等程度最大的国家之一,与巴西等国不相上下。其结果是,富裕家庭在中国经济中起着不成比例的作用。

跨国公司对中国消费者的研究表明,富裕家庭在经历了疫情的恐惧和死亡后,正在进行他们所谓的“报复性花钱”。

“你发现生命这么容易就结束了,所以你想给自己一些东西,”保时捷中国业务首席执行官严博禹(Jens Puttfarcken)说。

中国已经在国内控制住了新冠病毒,这对经济也有帮助。相比之下,欧洲国家为应对新冠病毒的秋季感染浪潮,正在关闭酒吧和餐馆。在美国,裁员仍然很普遍,许多企业已经关闭。

隔年交替举办的北京车展和上海车展,多年来被证明是聚焦中国经济强弱的一个相当好的镜头。车展正越来越多地被豪华车型、为中国消费者量身定制的车型,以及有打造全球品牌野心、日益成熟的中国制造商所主导。

中国经济在经历了新冠病毒引发的几十年来首次收缩后,已恢复了快速增长的势头。
中国经济在经历了新冠病毒引发的几十年来首次收缩后,已恢复了快速增长的势头。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车展也展示了中国从技术落后国家转变为全球最大电动汽车市场的过程。中国消费者近几个月来一直在大量购买电动汽车。福特上周六推出了新款纯电动野马(Mustang)的中国版。蔚来宣布对其电动汽车的自动驾驶软件进行升级,让汽车能在高速公路上自动并道和驶出匝道。

沃尔沃汽车与其中国母公司浙江吉利的合资企业北极星宣布,计划明年在成都大规模生产电动汽车。北极星首席执行官托马斯·英吉拉特(Thomas Ingenlath)说,公司正在建设一座打算只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全新工厂。

英吉拉特是飞往中国参加车展的少数几位汽车行业高管之一。他刚刚解除了抵达后在酒店进行的为期两周的完全隔离。他对中国在遏制新冠病毒方面取得的不同寻常成功给中国和欧洲日常生活带来的差异表示惊讶。

“在欧洲,人们会尽量避免握手,尽管握手是欧洲人发明的。我很惊讶,中国人对握手无所谓,”他说。“人们不那么担心。”

更多的感染仍可能出现,尤其是因为病毒被如此之快地遏制住了,以至于几乎没有人有机会对病毒形成免疫。中国保留了一些预防措施以应对这种风险,尽管戴口罩等其他措施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那么常见,尤其是在户外。大学生被禁止以几乎任何理由离开校园。中国也在为今年秋天进行大规模流感疫苗接种做准备,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有类似新冠病毒感染症状的患者今年冬天前往诊所和医院就诊的数量。

经济的另一个担忧是金融系统。今年春天,中国国有银行以低利率向经济注入了巨额贷款,加剧了长期以来的坏账担忧。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恒大集团的股票和债券上周大幅下跌,原因是对它如何管理逾1200亿美元债务的担忧。

经济的第三个担忧是中小企业的健康状况。它们缺乏从国家主导的银行体系获得贷款所需的政治人脉。如果今年冬天发生又一场大暴发的话,许多中小企业家可能都会破产。

北京车展反映着中国经济的强弱。
北京车展反映着中国经济的强弱。 Wu Hong/EPA, via Shutterstock

仍要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意味着,服务行业的表现不如制造业。今年8月,中国影院的票房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57%,尽管这主要是电影院观众数量限制规定的结果。

曾是汽车工程师、现为公司董事会成员的刘晓志(音)说,中国抗击新冠病毒的成功,让消费者可以再一次自由地花钱。

Claire Fu、Coral Y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曾任香港分社社长、底特律分社社长。他之前曾驻华盛顿报道国际贸易新闻,后驻纽约报道美国经济和通信行业,还曾担任航空业记者。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从珠宝到汽车,中国消费者恢复“买买买”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795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