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世界大战老照片着色 俄罗斯艺术家希望再现历史“真实瞬间”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10-5,星期一 | 阅读:56
图像来源,KLIMBIM 图像加注文字,“罗曼诺夫王室烈士项目”:女伯爵艾玛•佛里德里克

“有人希望改写二战历史,”俄罗斯退休德语教授奥尔加·谢日尼娜(Olga Shirnina)直言不讳地说。

她所指的是今年早些时候俄罗斯纪念二战胜利75周年时,她自己照片上传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被禁止的事情。

俄罗斯每年都在5月9日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胜纳粹德国。今年纪念日虽然因新冠疫情推迟,但在5月9日当天,仍有很多人在社媒脸书上传贴当年苏联红军攻克柏林后在德国议会大厦楼顶插上苏联红旗的图片。

不过,上传图片很快被脸书禁止。最后在大量用户投诉之后,脸书才撤回了禁止决定,并将最初问题归咎于“技术失误”。

谢日尼娜就是受脸书“技术失误”影响的其中一人。她当时在脸书上贴了自己着色处理的,苏联摄影师叶夫根尼•哈尔代伊(Yevgeny Khaldei)1945年5月2日在攻占柏林战斗中拍摄的著名照片,同样遭到禁止。

图像来源,OLGA SHIRNINA图像加注文字,俄罗斯退休德语教授谢日尼娜作翻译工作期间开始了为黑白老照片上色的业余爱好,最初只是为朋友合成些照片自娱其乐

谢日尼娜告诉BBC中文记者说,许多贴了苏军战士攻占柏林国会大厦照片的人都得到了同样的答复,而且她其它一些类似帖子也被禁止过。

据介绍,脸书的当时解释是:“你的帖子违背了关于危险个人和组织的社区标准。”

事后谢日尼娜说,无论人们喜欢与否,她坚持认为自己所做的很有意义,因为被她上色处理的过史料图片能“更好地展现历史的真实瞬间”。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苏联摄影师叶夫根尼•哈尔代伊(Yevgeny Khaldei)1945年5月2日在攻占柏林战斗中拍摄的著名照片经过了彩色处理

在脸书禁照片一事期间,俄罗斯政府后来也曾指责美国“淡化苏联在二次大战中的贡献”,让谢日尼娜上传照片更加备受关注。

据悉,当时美国政府在脸书上发表纪念二战胜利75周年的声明中只提到美国和英国,没有提及苏联的贡献与牺牲,因此招致克里姆林宫的抗议。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1939年2月纳粹德国党卫军和警察头目希姆莱访问波兰首都华沙,陪同者包括波兰国家警察头目察莫尔斯基和纳粹德国驻波兰大使汉斯•冯•毛奇

罗曼诺夫王室

谢日尼娜着色的照片主要横跨两次世界大战,从1910年代至1940年代。对俄罗斯历兴趣浓厚的她望能努力再现“那些戏剧性,巨变的瞬间,改变俄罗斯国家甚至世界的瞬间”。

她告诉BBC说,“有时照片的表达能力超过了很多语言描述,通过我的上色照片能增进了人们对俄罗斯的知识和理解,给了我莫大乐趣。”

谢日尼娜之前还参加过的“罗曼诺夫王室烈士项目”也受到国际媒体广泛关注。除了为项目中所有的旧照片添加色彩,她还做了大量档案和手稿搜集和研究工作。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一次大战期间(1916)的俄罗斯沙皇尼古拉二世,旁边是协约国高级军事将领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罗曼诺夫王室烈士项目”:奥尔加•奥尔洛娃公主

最后的罗曼诺夫王朝,沙皇尼古拉二世统治期间以奢华舞会和专制严酷著称。末世王朝的安娜塔西娅公主的神奇传说,远东的神秘僧人拉斯普京一直是吸引公众的话题。罗曼诺夫王室在1918年被布尔什维克党人处决。

谢日尼娜还为著名作家保罗•柯艾略关于一战期间欧洲著名的交际花,舞蹈家玛塔•哈里(Mata Hari)的小说作了彩色照片封面。1917年玛塔•哈里被法国指为德国间谍在巴黎被枪决。

玛塔•哈里在西方文艺作品中倾城倾国、美女间谍的形象类似中国流行文学中的赛金花和川岛芳子。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一战期间欧洲的交际花,舞蹈家,”美女间谍”玛塔•哈里

“借鉴现代彩色照片”

讲起最初如何开始为黑白照片着色时,谢日尼娜说她当年主要的工作是德语俄语翻译,有时面对冗长乏味的工作,总想尝试做点别的事情,于是就开始喜欢上为黑白照片上色这门艺术。

据说,她最初只是为朋友合成些照片自娱其乐,后来她开始在网上搜索学习为黑白照片上色的技巧,一点一滴逐渐专业起来。

现在,她的网络相册中的照片都以“Klimbim”署名,德语的意思想中文的“小摆设”、“小玩意”,显示了某种始于业余爱好的随意。

她说,那时儿子入伍在空降兵部队服役,经常要跳伞训练,而且部队生活比较艰苦,让她很担心,而处理照片的爱好正好成了消除焦虑的好办法。

随着爱好加深,谢日尼娜接受英国着色艺术家班克斯(Doug Banks)邀请来英国和同志同道合的照片上色者交流学习。她也很感谢许多人制作的网络课程,她从中学到了许多技巧,她特别感谢美国的艾利森(Patty Allison)和罗马尼亚的克里斯蒂斯(Paul Kerestes)。

图像来源,DOUG BANKS图像加注文字,英国制图作者班克斯(Doug Banks)上色的历史图片:22岁的皇家空军的飞行员阿尔伯特·刘易斯,1940年7月在剑桥郡的机场。当时德国和英国开始了大规模空战,历时3个月德国的空中攻势被英国挫败。
图像来源,DOUG BANKS图像加注文字,英国著名的着色作者班克斯对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的黑白照片作了彩色处理。二战初期英国和德国展开大规模空战,英国皇家空军挫败了德国的攻势,获得英伦保卫战的胜利。

许多评论说,经她处理的历史照片中的服装和背景的细节,光线都加深了观众身临其境的感觉,消除了历史距离。

谢日尼娜解释说,“我的办法很简单,就是从现代彩色照片提取颜色,用好几个层次,达到色彩效果。”

这似乎同人们通过理解当代生活能够增加对过去了解的历史方法相吻合。

除了俄罗斯的黑白史料照片,谢日尼娜的作品中也包括一些中国题材的瞬间。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在延安,1935年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毛泽东,美国合众社驻天津记者厄尔利夫,朱德,女翻译吴光伟于延安,1937年3月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毛泽东在延安,1937年

谢日尼娜说,黑白照片上色并非都要花很长时间。有时候20分钟做好的图片比好几个小时做到图片更受人欢迎,很出乎她的意料。她说在上色过程中停顿下来很重要,这样用“不同眼光”重新审视图片,这样能看清需要做那些改动。

“一次我加工圣彼得堡一个教堂的内部的老照片,上面表现了所有的内部装饰,偶像等等,一个图片花了我好几天时间,很不容易。”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谢日尼娜用了好几天时间为圣彼得堡一个教堂的内部的老照片上色,教堂内部展示了很多装饰和偶像等细节

历经战乱的家庭身世

谈到个人背景的时,谢日尼娜说,她在前东德出生,父亲是个军官。过去他们一直在搬家,德国,乌克兰,莫斯科,德国,哈萨克斯坦,布里雅特…… 她小时候在东德学会了德语,后来因为这个原因她成了莫斯科国立语言大学的学生。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导人乔巴山同苏军飞行员在哈拉欣河对日边界战争期间,1939年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二战期间的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导人乔巴山
图像来源,KLIMBIM图像加注文字,二战中苏军的狙击手诺蒙科诺夫击毙德军367人,被德军称作”森林萨满”。诺蒙科诺夫是来自西伯利亚外贝加尔地区的鄂温克人

谢日尼娜在莫斯科国立语言大学取得德国语言文学博士学位后留在那里做教授,后来还在阿拉木图的语言大学做过教授。

她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是参加过苏联的卫国战争的老战士,他们都负过重伤,但都幸运地活下来。

她说,“有意思的是,我的一个祖父在战争结束的时候正好在德国的什未林,后来我也在那里出生。”

她认为,黑白照片被赋予鲜活逼真的色彩拉近了历史距离,加强了人们对具体人物及其内心世界的感受,淡化了在教科书中被教条化和理性化的历史。


来源:BBC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为世界大战老照片着色 俄罗斯艺术家希望再现历史“真实瞬间”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8040.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艺术走廊.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