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译:中俄形成“否决联盟” 西方警惕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1-25,星期五 | 阅读:2,609
来源:中评社

文章称,中俄在很多问题上采取了相同的“否决态度”,令西方世界不安。

中评社香港11月25日电(记者 梁栋编译报道)阿拉伯之春让整个大中东地区陷入了长久的混乱与动荡之中。美国以及整个西方世界直接或间接地介入和干涉是这场“地区革命”主要的推动力量之一。虽然阿拉伯世界的新格局还远未形成,但这场革命运动却意外促成了一个“联盟”的出现——中国和俄罗斯的“否决联盟”。

美国《外交政策》日前刊文称,观察世界各国对中东问题的态度会发现,中国和俄罗斯越走越近了。中俄虽然有各自的利益考量,但在对美国和西方外交政策上的反对态度却“出奇的一致”。在联合国安理会上,中俄要么反对西方的议案,要么表达自己的保留意见。在某种程度上,中俄看起来表现地相当“团结一致”。而对其它国家来说,中俄的协调合作稀释了,甚至是消除了以美国和西方为主导的全球政治。

文章称,尽管这些因素是复杂的,但现实却明显很多,西方的政治家和决定者需要好好了解一下中国和俄罗斯了。

首先要摒弃的观念就是,这完全与意识形态无关。虽然中国仍然是社会主义国家,但现在的中国与“毛时代”的中国已经很大的变化,包括它的外交政策。而俄罗斯早在20年前就已经不再是社会主义国家了。现在主导中国和俄罗斯的都是实用主义。

当然,中俄之间也会出现一些区域性的地缘政治摩擦和竞争。中国的全球利益基本上是经济利益。例如,中国在中东地区进口的石油,有四分之一都来自伊朗。中国的企业也参与了该地区的多项工程建设。而俄罗斯作为北非几个国家主要的武器或核能技术供应商,在该地区也有相当可观的利益。

不论北京还是莫斯科对中东统治者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亲切感。毕竟,穆巴拉克可是美国长期的盟友,突尼斯的本.阿里也和巴黎走得很近,卡扎菲早在2003年就同西方和好了。

在解决叙利亚等一系列问题上,中俄同西方世界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态度。

当然,叙利亚的阿萨德有所不同。叙利亚在冷战期间曾是苏联的盟友,现在也同俄罗斯保持着友好的关系。自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叙利亚就开始用俄制的武器装备军队了,而地中海的塔尔图斯港也是一个俄罗斯海军的机构的老家。

俄罗斯当然不想失去叙利亚。所以,自从三月份阿萨德开始显得前途未卜时,俄罗斯就开始同叙利亚反对派展开了接触。接着,俄方在莫斯科接待了叙利亚反对派,并谴责暴力行动。俄方也不断地催促叙利亚当局进行政治改革,尽管俄罗斯不久前才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谴责叙利亚武力镇压民众抗议活动的决议。

中方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是,中国将“支持叙利亚人民”。然后,中国与西方政府对待叙利亚人民的“支持”却有很大的区别。对西方国家来说,这样的“支持”就意味着主动介入,原则上并不排除使用武力。而对中国来说,“支持”的意思是,中方将允许叙利亚人民在没有外界干预的情况下进行自己的选择,并尊重叙利亚人民最后选择。事实上,北京确实是这么做的,利比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同中国一样,俄罗斯也拒绝西方军事力量介入他国的内政中,不论是以人权还是以民主的名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俄只关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叙利亚在中东国家的核心位置意味着,如果叙利亚爆发了全面的国内冲突,将会影响它的邻国——尤其是黎巴嫩和以色列,并将给真主党和哈马斯发挥作用的机会。俄罗斯比较担心的是北高加索和中亚地区的伊斯兰极端主义,而中国由于在中东进口大量石油,也不希望看到叙利亚垮台。

文章称,虽然阿拉伯之春对阿拉伯世界新格局的形成还未显现,但却意外催生了中俄之间的“否决联盟”。

原则上,一方面向叙利亚当局施压,一方面促进叙利亚内部的对话将会预防出面最糟糕的局面。但是事实上,中国和俄罗斯必做认识到西方已经决定将阿萨德赶下台,并已经开始准备推翻现有政权。从这个角度看,对叙利亚的制裁只是其中一步,军事措施将会紧接而至。

中俄同美欧对待叙利亚问题上的不同态度基于两个原因。一是,中俄相信主动去干涉他国内政是明智和有用的。二是,中俄对于阿萨道政权倒台作为反伊朗战略 的一部份并没有迫切的利益需要。中俄认为,美国以及其盟友现在已经被短期的政策所主导,而不顾长远的战略考量。

所有或是部份的这些顾虑可能是合理的。但是,北京和莫斯科也必须承认“批评”不能等同于“领导”。现代国际领导力需要通过现实的手段来实现,通过帮助别人来建立共识。单单“说不”是远远不够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专译:中俄形成“否决联盟” 西方警惕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98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