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没有专家说过三峡水库是“大空调”?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2-6,星期二 | 阅读:3,572
作者:蓉树 | 来源:新语丝(www.xys.org)

三峡大坝(资料图片)

涪陵是长江边上的小城市,介于重庆与万县之间,我在这里生活了20年。在三峡工程动工之前,我就有一个印象:三峡大坝蓄水后,库区的气候会“冬暖夏凉”。现在我记不得这个印象是怎样得来的,那时候信息闭塞,估计是地方官员这样讲,被我听到了。后来,在修建二滩电站期间,我在攀枝花的朋友也说,今后攀枝花的气候也会受到二滩水库的调节。他的说法强化了我对三峡工程调节库区气候的期待。毕竟,重庆是中国“三大火炉”之首,夏天的当地人是很遭罪的。在我家还买不起空调时,早上的室内温度高达38摄氏度,白天的室外温度高达42摄氏度。

但是,自从三峡大坝蓄水后,库区非但没有“冬暖夏凉”,而是感觉冬天更冷,夏天更热,极端气候出现的频率似乎比三峡大坝蓄水前还要频繁。例如去年的最高气温42摄氏度,今年的最高气温44摄氏度。

到底谁说过三峡库区“冬暖夏凉”?我在网上搜索了一番。

2002年6月25日,中新网重庆引用重庆晚报的报道:“三峡水库蓄水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湖将成为“空调”,使山城气候冬暖夏凉。这是中科院三峡水库形成监测研究项目历时5年的论证结果之一……夏天气温可能会因此下降5摄氏度,冬天气温可能会上升3到4摄氏度。”该报道称,上述结论是中科院专家虞孝感对记者说的。

但后来的报道称,虞孝感本人否认接受过上述采访。

2002年11月19日,中新网报道(http://news.sina.com.cn/c/2002-11-19/17111794s.html):“三峡开发总公司党组书记、副总经理李永安告诉记者:三峡水库将成为全球最大天然“空调”的结论是由中科研院三峡水库形成监测研究项目历时5年的论证结果。该项目属中科院的重点科研项目,并已通过评审。……那时,393亿立方米的水就好比一个巨大的“天然空调”。盛夏,它能帮火炉山城重庆降温;冬天则会因这个大空调升温。据估计,夏天气温可能因此下降4-5摄氏度,冬天气温可能会上升3-4摄氏度。”

我以为,党组书记李永安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的话不能作为三峡库区“冬暖夏凉”的依据。

2006年09月25日,BBC网站刊登《到底谁说了“三峡水库将使重庆冬暖夏凉”》一文,以下为该文摘录:

1986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对三峡工程进行可行性研究,生态与环境组是其中的一个专业组,由中国科学院院士马世骏担任组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侯学煜担任顾问,长江水资源保护科学研究所所长方子云任副组长。1989年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汇报会上,方子云代表生态与环境组作题目为”三峡工程的生态与环境问题”的总结汇报。1991年国务院三峡工程审查委员会审查通过了三峡工程进行可行性研究报告,但是拒绝了在生态与环境组专业报告基础上改写而成的三峡工程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其真实原因是,生态与环境组的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是弊大于利。中央决策层对这个结论不满意。此时方子云出任生态与环境Ⅱ组的组长,担负重新书写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重任。这个报告在1992年2月通过审查,报 告的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是利大于弊。

1992年,方子云发表了三峡工程系列丛书的“生态与环境”一书。在三峡工程对局部气候的影响一节中,方子云写到:“建库后对气温有一定的调节作用,影响垂直方向在400米以内,两岸水平方向在2公里以内,河谷地区逆温天气将减少。年平均气温变化很小,不超过0.2摄氏度;日较差平均缩小1摄氏度左右,年较差平均缩小0.6至1.0摄氏度。冬春季水库在高水位下运行,水面较宽,水体温度高于陆地上空气温,使月平均气温可增高0.3至1.0摄氏度。夏季水体温度低于气温,月平均气温可降低0.9至1.2摄氏度。如考虑到夏季水库在低水位运行时,水面展宽较高水位时少,月平均气温也可降低0.7至1.0摄氏度。对于极端气温,预测极端最高气温可下降约4摄氏度,极端最低温度增高3摄氏度左右。”

同时,方子云用“局地气候趋于冬暖夏凉,略向有利方向转化”作为本章节的小标题。可见说三峡水库形成后将使重庆冬暖夏凉的,正是三峡工程进行可行性论证生态与环境Ⅱ组的组长方子云。预测极端最高气温可下降约4摄氏度,极端最低温度增高约3摄氏度,这个结论来自可行性论证报告和三峡工程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摘录完)

该文的作者王维洛,现旅居德国,系三峡工程的反建者,加之BBC被国内视为敏感网站,我不能贸然引用其观点。

这样看来,似乎没有专家说过三峡库区“冬暖夏凉”这样的话。而且,我在网上搜索到的,却是水博、陶世龙等人的相关文章,这些文章反复说明一个观点:所谓的“大空调”不过就是个别记者杜撰出来的一种不负责任的夸张说法。其中几篇文章的链接如下:

http://xys5.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7/sanxia2.txt
http://xys5.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7/sanxia.txt
http://xys5.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7/sanxia3.txt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002cf30100rij8.html

我以为找不到证据了,但过了一段时间,我在“三峡观察”网站上(http://sanxia2008.org/index.asp),看到了三峡工程《生态与环境论证报告》的扫描原件(http://sanxia2008.org/conter.asp?zid=595&one=4),在第183页上有这样的叙述:

对局地气候的影响。水库对周围地区气候有明显调节作用。影响范围不大。对气温影响垂直方向不超过400米,两岸水平方向约1~2公里。年平均气温18~19.8摄氏度,增加0.1~0.2摄氏度。冬春季月平均增高0.3~1.3摄氏度;夏季月平均可降低0.9~1.2摄氏度;年极端最高气温可降低4.5摄氏度左右;年极端最低气温可升高3.0摄氏度左右。(摘录完)

“年极端最高气温可降低4.5摄氏度左右;年极端最低气温可升高3.0摄氏度左右。”就是三峡库区“冬暖夏凉”的铁证。按照这个说法,涪陵、万县、以及地处三峡水库尾部的重庆沿江两岸,在水平方向约1~2公里的区域,夏天的温度应该降低4.5摄氏度左右,冬天的温度应该升高3.0摄氏度左右。不幸的是,自从三峡大坝蓄水以来,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好事。

这个报告后面有几十位专家名单(http://sanxia2008.org/conter.asp?zid=597&one=4),其中包括王维洛提到的方子云。除两位专家未签名外,其余都签名了。换句话说,就是这些签名的专家最先说出三峡库区“冬暖夏凉”的!在这里,我向没有签名的侯学煜和陈昌笃两位先生表达崇高的敬意。

前面提到的水博,真名张博庭,在其博客上自称“资深水利水电能源工作者”。据“价值中国”网站的介绍,张博庭是“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国内知名能源问题专家。长期从事水利问题研究,水利科普工作。在《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发表过多篇科普文章。”作为业内权威专家,他发表了大量关于三峡工程的文章,却似乎没有看过最核心、最关键的三峡工程《生态与环境论证报告》,我感到不可思议。

(XYS20111203)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真的没有专家说过三峡水库是“大空调”?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2226.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科技新闻, 科技视野, 科技驿站.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