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海军为何转向开战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5-9,星期日 | 阅读:67

文|天高风吟

昭和政治史的一个片段。

从 1939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到 1941 年秋天,是日本决意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关键时期,与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爆发的时候不同,此时日本国家机构姑且可算是在正常运行中。

作为战争主要承担者,海军的意志一度成为是战是和的关键。

而从来被认为「稳健」「理智」的日本海军,本来是日本政府制衡陆军暴走的后援,在这段时间内却最终倒向了主战。其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战和背后的权力局

按照旧日本帝国宪法,决定开战是属于天皇的大权。但因为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政治运转的习惯,天皇并不会独意驳回政府和军方依正规程序通过的议案,昭和天皇也是如此。

因此,决定开战与否的事实权限,掌握在大本营政府联络会议这一法律上并未言及的机关手里。这个会议包括首相、外相、陆相、海相、参谋总长、军令部总长六个恒定成员,以及根据议案关系出席的内务大臣、大藏大臣、企划院总裁等国务大臣。

· 昭和前期的战争决策模式。一旦天皇出席,大本营政府联络会议就变成了御前会议,其功能是让天皇同意联络会议达成一致的决定,但天皇也可以借此解散陷入僵局的联络会议

而在海军方面,原则上讲是海军省大臣(海相)、次官、军务局长和军令部总长、次长、第一部长这六个人决定着政策。同时,海相和总长也是大本营政府联络会议的成员,国策的制定需要两者的意见达成一致。在这六个人里,只有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由始至终积极主战。

此外,理论上海相可以更换军令部总长。太平洋开战时任海相的嶋田繁太郎在其就任之初,就曾多次放言要更换主张开战的永野。

但这些只是表面上的权力关系,因为当时唯一的海军元帅、前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的存在,现实复杂了许多。

· 伏见宫博恭王,1946 年去世,战后未受审判

伏见宫自 1933 年起担任军令部总长(最初官名为海军军令部长,经过其主导的海军部制改革后更名为军令部总长)直到 1941 年 4 月。其任职期间,大幅强化了军令部的权限,将编制权和和平时期基地用兵权等重要权限转移到了军令部,使得日本海军权力架构由海军省主导军令部从属的形态转变为海军省与军令部并立的形态。再加上伏见宫的皇族身份,使得军令部权限事实上盖过海军省。

伏见宫在任期间,海军的重大人事变动(这条陈规在其退任后曾一度延续)和决策都需要征求伏见宫的同意,这就使得伏见宫对海军机关形成了超然地位,进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海军高层的战争意图翻转,伏见宫的影响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事情要从第三次近卫内阁的总辞说起。

陆军与政府的开战僵局

1940 年 6 月,德国闪电战击败了欧陆强国法国,日本国内迅速感染了德国狂热。一时间,与德国联手的论调甚嚣尘上,寻求与德国联手发动战争的「不要错过班车」的逻辑成为了日本国内主战派的理论支柱。

1940 年 9 月日本与德意签署了三国同盟条约,但也因此激化了与美国的矛盾,进而引发了美国对日制裁的不断升级。

· 三国同盟签约前的日本宣传明信片

1941 年 7 月,为改善日美关系,通过内阁改造的手段排除了强硬派外相松冈洋右,改以协调主义立场的前海军大将丰田贞次郎出任外相,这就是第三次近卫内阁的发足。然而,美国的制裁仍在加强。8 月,美国实施全面对日石油禁运,使得日本的石油进口断绝。

为应对这一事态,9 月 6 日的御前会议上决定了《帝国国策遂行要领》,就外交努力设置了最后时间点,并且规定如果到期未能取得日美交涉上的突破性进展,则将决意对美开战。

这一国策通过后,近卫内阁陷入两难窘境。陆相东条英机坚决主张对美开战,首相近卫文麿则站在避战立场,海相及川古志郎虽然反对对美开战,却不愿明确表态,只表示「一切听凭首相决定」。

· 第三次近卫内阁成员合影

10 月 12 日,在近卫家的别墅荻外庄,几名内阁大臣进行了最后一次会谈。两天后,东条英机委托企划院总裁铃木贞一(铃木是陆军士官学校低东条五届的后辈,被认为是东条的代理人)向近卫文麿传话:「即使再与总理会谈也不过是徒伤感情,因此不必再会见了。」

这一表态意味着第三次近卫内阁的正式决裂,16 日,近卫向昭和天皇递交辞呈。

近卫文麿辞职时,推荐的继任者是东久迩宫稔彦王,希望能以他为首组建一个倾向避战的皇族内阁。内大臣木户幸一则引用日本传统的政治习惯(即天皇不决定,不负责),坚决反对在明确作出避战决定前让皇族出任首相。同时,由于东久迩宫缺乏政治经验,天皇和他本人都感到犹豫。就在此时,负责辅佐天皇的内大臣木户幸一认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力推能够「有效约束陆军」的东条英机来做首相。

·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接受审问的木户幸一,是二战期间宫内势力的首脑

东条就任首相当天,依照木户幸一的设想,天皇亲口告诫新首相,希望他尽力推动外交交涉,把 9 月 6 日那份主战国策重新制定成「更为稳健的国策」。

东条英机则回应天皇:如果没有海军的赞同,他不会决定开战。如此一来,是战是和的选项落到了海军一方。

推诿责任的「好人」们

按照当时海军的惯例,继任海相人选应该由前任推荐,然后征询唯一的海军元帅伏见宫博恭王的意见。要找到一个坚决避战的海军大臣,原本难度不大。

可惜,前任海相及川古志郎的人生信条就是做个「老好人」,凡是需要做出决断的场合他都极力逃避由自己来明确表态,这一次也没例外。

及川把此事推给了正在主持海军内部会议的海军省次官沢本赖雄,让他去征求海军其他干部的意见。沢本与冈敬纯(海军省军务局长)、中原正义(海军省人事局长)、伊藤整一(军令部次长)、福留繁(军令部第一部部长)等人协商后,推荐丰田副武作为继任大臣。

· 及川古志郎、丰田副武

丰田副武曾经长期在海军省内任职,是坚定的避战派,同时以对陆军态度强硬著称,这是东条所绝不乐见的海相人选。他的提名遭到伏见宫的质疑,后者提出了由嶋田繁太郎来担任海相的替代方案,但没有强要及川接受,而是让及川自行决定。

对于这一事态,海军高层干部主张了两种应对方案:一是不惜以东条内阁难产为代价,坚持推荐丰田;一是前海相及川继续留任。这两种方案都不被及川本人接受,而原定海相人选丰田听到消息后也表现出了并不在意的样子,客套了几句就回家去了。

事实上,海军强行推荐海相人选并非没有先例。1937 年林铣十郎内阁成立时,海军就曾强行让林接受了由米内光政出任海军大臣。但一贯消极逃避的及川显然做不出这种事。

最终,海军大臣之位落到了伏见宫推荐的嶋田繁太郎头上。此人是在军令部工作期间得到伏见宫赏识而火速晋升的,原本虽也倾向避战,然则态度并不坚定,而且其经历上缺乏处理政治事务的经验,对自己出任海军大臣的背景也缺乏了解。

· 东条内阁合影,左起第二为嶋田繁太郎

17 日晚上,嶋田被紧急召到东京。海军省的干部并未向他说明当前情况,及川仅是草草告知「文件都在保险柜里」,没有任何具体的交代。结果临到东条内阁开始重新审议《帝国国策遂行要领》的时候,嶋田才慌忙从保险柜里翻出来 9 月 6 日决定的国策文件阅览,惊觉事态的严重性。

真正在国策方面给嶋田具体建议的,只有他的老上司伏见宫博恭王。旧属前来拜访时,伏见宫劝嶋田应该主张开战:「如果不赶紧开战的话,就会错失了战机……怎样用最低限度的牺牲实现和谈才是问题关键所在。」

与此同时,主战的军令部总长永野也向嶋田施加压力,催促海军省就开战与否尽早作出决定,并声明如果因为海军省方面拖延而导致日本被动接受战争,自己不会承担相关责任。

· 塞班岛战役后,嶋田繁太郎讽刺性地成为时代周刊封面人物

经过这一系列事件,新任海军大臣嶋田彻底倒向开战一派。11 月初,东条内阁重新修订的新国策遂行要领仍然保留了「当逾期未能取得交涉成果或交涉破裂则对美开战」条款,太平洋战争终于变得无可避免。

单纯以人数论,避战派在开战前后都在海军高层占了多数,然而与主战派不同,他们中间没有任何一个愿意为贯彻自己主张而出头的强人,无法把人数优势转化为政治优势。官僚化的日本海军,看上去「理智」「稳健」,却无人承担阻挡战争的责任。


来源:大象公会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日本海军为何转向开战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24033.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