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大选年,政府更迭会否重塑世界?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1-3,星期二 | 阅读:2,095
来源:中评社

中评社香港1月3日电/送走了有人哭、有人笑,有的国家蒸蒸日上、有的国家陷入泥淖的2011年,迎来了同样将是万象纷呈、局势复杂的2012年。2012年不会是玛雅人预言中的世界末日,也不会是美好愿望中的歌舞升平。2012年对很多国家来说是大选年,政府的更迭可能会让一国的内政外交发生变化,从而使时局增加变数,让新的战略与新的博弈在地区或是全球层面上演。

眼望全球的新政府,2012年,五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的四个将出现政府换届选举,分别是美国、中国、俄罗斯和法国。

联合早报刊文称,奥巴马作为美国的第一位黑人总统,曾经昭示着政治新气象,但四年过去,有些人已经不再看好奥巴马。奥巴马于2011年12月18日撤出了在伊拉克的军队,并宣布于2014年完全撤走在阿富汗的军队,这是其在战场上的收缩。击毙本拉登,高调地“重返亚洲”,运用“巧实力”,这是其在战略上的进取。但是在他面临金融危机的时候却并没有得力的举措应对,这使得他头上的光坏日益黯淡。他会不会像当年的尼克松一样,在战场上收缩,在战略上进取,但最终会在政治上黯然离场?不管奥巴马连任与否,经济问题都将是美国面临的首要问题,经济问题上不实现突破其战略的效力也会大打折扣。

中国的新领导人更迭不会出现变数,不仅平稳而且将按部就班。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持续数年受到世界瞩目,经济发展的后劲也依然强劲。中国的问题在于如何解决被外部认为阳刚外显,被内部认为底气不足的外交窘境。中国在2012年面对的有台湾选举问题,南中国海争端问题,以及金正恩当政的朝鲜何去何从问题,这些问题需要中国综合运用多项战略资源并灵活处置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俄罗斯已经没有意外地让普京当选,当年普京的豪言是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梅德韦杰夫任内把总统的任期由四年改为了六年,如果不出意外,普京再连选连任12年,正好是20年。对于这即将成型的强人总统20年,有人指责是对民主的践踏,有人高呼是对西方的威慑。现在的欧美正希望以践踏民主作为说辞以期减少普京对西方的威慑。普京重登总统宝座,强人姿态会依然如故,所以一个对欧美锋芒毕露的俄罗斯可能再度显现。

最近几年,尤其是随着欧债危机的发生,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各种场合不断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一起彰显领导者的风范,甚至还直接向不加入欧元体系的英国叫板。但萨科齐在国内的支持率却在不断走低。不管萨科齐能否蝉联总统,法国自从戴高乐时代以来一直想在欧洲发挥主要作用的立场是不会改变的,法国将在更多的国际问题上发声也是可以预见的,那样法德仍将是一对亲密搭档。但就目前应对的问题而言,法国更多的会把精力用在应对欧洲烂摊子上,因为在欧洲的地位将决定其在全球的地位。牵动区域局势的新政府

有些国家的大选虽然无法如大国大选那样在全球范围内产生重大影响,但是它们的政府更迭会牵动区域局势。

刚刚朝鲜方面发布声明,不再与韩国李明博政府接触,并宣称只要李明博存在,北南关系就没有任何希望。李明博上台之后,对于朝鲜的态度较为强硬。但朝韩两国同族同根,“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是大部分民众的看法。因此,李明博的外交战略导致朝韩之间的关系恶化,这对李明博绝不是加分,而是减分。有了李明博的前车之鉴,下一任总统应该会更为理性地衡量对朝鲜采取强硬还是缓和的姿态。在朝鲜的金正恩刚刚接班的时候,韩国新政府的对朝态度将不仅会直接牵动朝鲜半岛的局势,甚至能够一石激起千层浪。

委内瑞拉也将于2012年举行大选,目前的查韦斯总统被看成是拉美左派的代表人物,总是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批评美国。查韦斯也一直是美国的一块心病,查韦斯曾经经历过一场政变并被短期监禁,美国被认为是这一政变的幕后推手。在2011年12月初,拉美和加勒比国家成立了排除美国和加拿大,要摆脱美国掌控,实现拉美和加勒比国家“自治”的“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该共同体的成立大会正是在委内瑞拉由查韦斯主持召开的。查韦斯目前身患癌症,他是否参加2012年的大选是否会继续出任总统,不仅事关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也关系到与美国的双边关系甚至是拉丁美洲国家整体上与美国的关系。面临治理难题的新政府

同样在2012年举行大选的还有肯尼亚、也门、东帝汶等国家,这些国家的政府更迭对于自身的意义更大。这些国家都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出的“失败国家指数列表”中排名靠前,换言之,都在一定程度上被看成是失败国家。

这些国家目前都陷入发展困境之中。东帝汶经过艰难抗争于2002年实现了独立,并正在申请加入东盟,但这个国家自独立以来就不断面临各种各样的发展难题,经济问题、政治问题、退伍军人的不满问题等等使这个国家举步维艰。也门在2011年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混乱,在2011年11月23日,执政了33年的总统萨利赫签署协议,将权力和平交给了副总统,是所谓“阿拉伯之春”运动中能够全身而退的领导人。也因此,也门要在2012年选出一位新总统,但问题跟此前的埃及或是利比亚一样,新政府是否能够有效地治理国家,制定切实可行并有能力执行的政策让国家走上稳定与发展的正轨?

面临治理难题的新政府,虽然尚无法通过自己的对外战略表达各种各样的国际诉求,但是它们本身如果依然无法很好地治理国家,却会把区域内其他国家或是眼望全球的大国卷入到博弈的漩涡中来,从而成为全球的热点地区。

除了这些能够确知将举行大选,出现政府更迭的国家,不排除在2012年同样会有像在2011年一样,因为政治变革而突然出现的政府更迭。从这样的更迭中有时我们的确能够看到民主的曙光,但有时也会看到局势的动荡与民众眼中的无助。

2012大选,既是政治家们的个人秀,政党间的拉锯战,也是各国外交政策的调整,世界局势的重塑。我们不奢望这一年国际政治中有多少其乐融融,只希望从民众的眼中多看到一些欢笑,少看到仇视或无助。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2012大选年,政府更迭会否重塑世界?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291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