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台湾“大选”的大陆因素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1-7,星期六 | 阅读:3,239
译者:daffodil 2012年01月07日 | 原作者:ANDREW JACOBS

原文:Ties to China Linger as Issue as Taiwanese Prepare to Vote

台北,台湾——马英九“总统”在他第一任任期快结束之时,正面临一系列挑战,而这些挑战对西方政客亦不陌生:停滞不增的薪水,日趋扩大的贫富差距,以及将年轻市民驱除出房地产市场的高房价。

他在本月“选举”中的主要对手承诺将提供高收入工作,80万套低价房屋,以及对退休人士和农民更优厚的补助。

但当台湾“选民”在1月14日走进年投票站时——这将是自1996年台湾结束一党专政后的第五次“总统”直选——他们同样将思考另一个独立、却又绝对重要的议题:这座由2300万民众组成的民主蓬勃发展之岛是否应该加速、放缓、还是中断当前与大陆小心翼翼的交往。

惨烈的大陆内战使得处于守方的国民党于1949年迁至台湾,此后两岸间便处于战争状态。中国大陆的唯一目标是统一——即便是通过武力完成,而在内部混乱的几十年间双方也一直密切注视着彼此。当中国大陆的财富与地区影响力日趋扩大时,关于两岸令人担忧的关系——文化上相近、政治上相互猜忌——的疑虑凸现得更加急迫,而在陆客的汹涌人潮前变得更加明显。

国民党的61岁现任“总统”马英九先生在任内已主持签署了一系列两岸间协定,大大改变了大陆与台湾民众间相互交往的方式。现在两岸间有直航、邮政服务、以及新的水路路线,并且通过了一项里程碑式的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大幅降低了数百种商品的关税。

上述的一系列协定亦将台湾开放给蜂拥而至的陆客——2011年11月共有21万3千名陆客来台旅游,这一数字较2010年11月提高了30%——去年这些陆客在台湾的花费总计超过30亿美元,为当地经济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其他的“第一”包括一对大陆赠送的大熊猫,这是早先北京当局对马先生友善态度的赠礼,以及目前在台湾各个大学学习的近1000位大陆学生。

突如其来的相互接触让民众回想起以前就存在的敏感议题,同时带来了新的。

台湾中央研究院的政治学家Nathan Batto表示,对于许多投票民众而言,“选举”中最根本的议题是台湾能否保持自主地位。

“决定台湾所有选举中的唯一问题是我们的现状是怎样、而我们期望的未来又是怎样,”他说道。“台湾应当与大陆更紧密、还是保持一定距离?”

美国官方在此次选举中没有倾向,但私下里一些官员表现出对马先生主要竞争对手的担忧。她是55岁的蔡英文,一位学者与前政府官员,而她领导的民主进步党历来主张台湾的正式独立。在过去(民进党)对独立的争取曾激怒大陆并引发华盛顿方面的担忧,后者是台湾坚定的盟友,亦是其军事设备的供应方。

北京方面则并不掩饰他们的倾向。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国台办的一位发言人指出,蔡女士如果当选,将“不可避免地威胁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

台湾当地的派系包括原住民及早先从中国大陆来的移民的后代,后者的祖先在国民党来台前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就已在台湾定居。历来重商的台湾民众知道利之所在:如今在大陆工作或投资的上百万台湾人似乎更支持国民党和马英九。

“我们当然不希望破坏现状,”?刘家豪,台北101——一座矗立在台北地平线上的地标性绿色玻璃大厦——的发言人表示。刘先生说大量陆客涌入台北101的观光台和高端商店,使得这座耗资18亿美元建造的大厦(比预期)提前3年达到收支平衡。

“我们希望这样的景象持续下去,”他说道。

即便在蔡女士主持的民进党的传统票仓,例如南部有大量原住民居住的屏东县,也是蔡女士的出生地(译者注:根据蔡英文本人表述,其出生地为台北市,但籍贯是屏东),正向国民党倾斜。自2008年以来,被马先生新的两岸商贸政策所鼓励的大陆官员,采购了大量屏东出产的芒果、香蕉、以及兰花。

“马总统承诺他将开拓中国大陆的农业市场,他在上任的第一个月就开始这么做了,”台湾区花卉输出业同业公会的经理郑诚引说。

借由蓝色代表国民党、绿色代表民进党的说法,他表示:“如果你问我的邻居们,他们都会说他们是绿的,但在内心里他们都已经有点变蓝了。”

但紧密的两岸关系亦激起根深蒂固的恐惧感,蔡女士和她的民进党鼓吹,台湾正与对岸的政权日趋紧密。

“让我们一起面对这一事实,中国只希望吞并我们,而KMT正在将我们出卖,”退休护士周珠珍(音)在上个月的一场集会中表示,她用缩写字母来称呼国民党。

这场选举已经充满了细枝末节和相互揭发。上个星期,蔡女士和她的代言人控告马“总统”非法利用情报部门监视她的竞选活动。而马阵营正质疑蔡女士在一个国家投资的生技公司中所扮演的角色,蔡在这一公司中获得可观收益。两方面均否认了相关指控。

不管是公开的还是私下里,这两位候选人都有着惊人的相似。国外留学背景——马先生毕业于哈佛和纽约大学,而蔡女士毕业于康奈尔以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他们早期均在学术界工作。他们都是勉强踏入政界,带有书卷气息而不像电视明星。他们都承诺将投入大量社会开支,以及城市的价值在于低价房。

民意测验显示,这两位候选人在数据上紧咬对方,而另一位候选人,亲民党的宋楚瑜,则大概有10%的民众支持,主要来自现任总统的蓝营。蔡女士寄希望于民进党的传统票源:除了本省人以及南部的农民,还有那些梦想回到1990年代的蓝领工人们,那时的台湾是一个高科技制造业的集成地。

两位民调领先的候选人(译者注:指马、蔡)在关于大陆议题上小心翼翼。这主要凸现在对“九二共识”的争论上。这一北京方面与国民党领导人间的含糊共识同意,双方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并搁置那些令人不快的细节部分。蔡女士担任过前陆委会主委并协助两岸政策的出台,她表示这一所谓共识是编造出来的。她希望由选民决定在未来与大陆的谈判中台湾如何自我定义。

虽然她淡化了民进党在台独上的尖锐态度,蔡女士警告说国民党的政策正侵蚀着台湾“主权”。在一次采访中,她以一个令人不快的妥协举例说明:“当陆客来到台湾的时候,我们必须撤掉我们的国旗。”

马先生则否认了这一指责,他说台海局势的缓和增强了台湾在国际上的地位。

北京已经停止打压极少数仍在外交上承认台湾的国家,并改变了长期以来对台湾参与部分国际间组织的反对。最近三年来海峡两岸局势的缓和,马先生说,对台湾和整个地区都有好处。

“台湾不再被看作是麻烦制造者,”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而是和平的力量。”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台湾“大选”的大陆因素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302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