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方儒:大陆十年做不出《康熙来了》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1-13,星期五 | 阅读:2,326
记者_ 李岩  北京报道   摄影 _ 刘浚 | 来源:南都周刊

李方儒

在北京师范大学的MBA讲座上,台湾电视人李方儒播放了一段几年前的《康熙来了》节目,主持人小S上来就向来宾连战发难:“战哥啊,敢问您啊,平常在家都穿什么型的内裤?”

笑声中,李方儒暂停了视频,问台下,你们敢这样访问领导人么?

李方儒曾在《快乐星期天》、《周日八点党》等台湾热播综艺节目担任制作人,近年转战大陆,为央视及地方卫视制作了《超级大赢家》、《夺宝奇兵》等十余档娱乐节目。他在刚出版的《大明星了没—电视圈的维基解密》一书中,专门用一个章节总结“两岸电视大不同”。

“我背广电总局的规定背得比电视台都熟。”李方儒说起自己能在大陆存活至今的秘诀,“我坚持在我的节目组里,除了我是台湾人以外,其他都是大陆人,这样你才知道这边什么东西不能做。”

李方儒承认,相比以前,台湾综艺人在大陆电视台已经不那么值钱了,最吃香的变成了“湖南帮”。

台湾政治节目比综艺好看一万倍

南都周刊:台湾现在有什么节目能打败《康熙来了》?

李方儒:《康熙》晚上十点播,同时段光谈政治的就有六七个节目,台湾的政治节目比综艺好看一万倍,节目中直接骂马英九。

南都周刊:仅在综艺节目里比较呢?

李方儒:其实这些都叫综艺,对我们来说非戏剧、非新闻的就算综艺。政治节目我们叫谈话性节目。电视台就分三大部门,节目部、戏剧部、新闻部,在台湾做政治类节目的人都属于节目部,政治节目的负责人也是综艺节目的负责人,做法都一样,只是谈的内容不一样。

南都周刊:抛开选举造势的因素,连战、马英九明知《康熙来了》辛辣,为什么还愿意做嘉宾?

李方儒:其实台湾政治人物不排斥上综艺节目,大陆人觉得我是个演戏的我就应该搞笑,我是个当官的我就应该严肃,台湾的氛围是庶民化,马英九前几天到学校去,被学生戴上小丑帽让他唱歌,旁边的官员则在拍手,如果在大陆马上就被武警拉下来了。怎么讲呢,搞不好领导愿意这么做,但是旁边的人不敢让他这么做。

南都周刊:大陆综艺也一直想学做《康熙》。

李方儒:第一个是2006年浙江卫视的《太可乐了》,完全学《康熙》,曹启泰加胡可,做没多少集就挂掉了,因为太多东西不能讲,非常多限制。大陆抓语言比抓动作来得严,台湾相反,你要播一个吞剑或者什么特异功能的表演,可能要打马赛克,台湾怕小孩子害怕,它抓画面不抓言语,所以后来全改成谈话节目。而我们在大陆审片,是一个字一个字审,很怕讲到什么东西。

南都周刊:广电总局这几年出台的规定里,有没有什么是你很难理解的?

李方儒:我跟广电总局关系非常好,每年都吃饭,我们必须建立这个关系。在台湾也是一样。我觉得广电总局是只要哪个节目比中央台的火,他就要限制哪个节目,比如选秀。央视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这是所有电视人都知道的事情。

南都周刊:大陆的综艺节目,在什么方面你觉得强过台湾?

李方儒:硬件。

南都周刊:内容上呢?

李方儒:《非诚勿扰》、《天天向上》做得还不错啦,但《天天向上》台湾人也不爱看,比较像访谈节目。《非诚勿扰》在台湾还蛮多人爱看的,看的人都看上瘾了,因为台湾做不出那么大的场面,女生也很辣。台湾的摄影棚都是三四百平方米,《非诚勿扰》有两千,气势差很多。而且他们的话题也尖锐,这就比较符合台湾人的胃口。至于《快乐大本营》,台湾人不爱看,因为就是学台湾的,做得没有台湾到位。

南都周刊:你刚来大陆时,海峡两岸综艺节目的差距主要在哪里?

李方儒:我第一次来,发现这里没有外景节目,都在棚内主持。台湾有很多外景,在外面吃喝玩乐做游戏,日本也是。我就跟电视台建议做外拍节目,电视台斩钉截铁地说,大陆人不爱看外拍节目,我说你们试过没有?Never。那为什么,就是懒,因为外拍很累。必须这么讲,大陆人做电视,比台湾人懒很多。

南都周刊:你说的这个懒,现在依然存在吗?

李方儒:存在。

大陆在主持这块蛮弱的

南都周刊:主持人本身的差别有多少?

李方儒:差很大。曹启泰在东方卫视有一个《波士堂》,换成大陆主持人就没人看,台湾一个三线主持人跟这边一线主持人的水准是一样的。所谓三线 ,就是像NoNo、小钟,陶晶莹算二线,一线我们的定义就是四个人,张菲、胡瓜、吴宗宪、张小燕,三王一后,这是不能动的。蔡康永勉强在一、二线中间。我刚来的时候,这里主持人很便宜,戴军、李冰,三四千块一集,现在已经喊到5万块,而且还不见得请得到。小S、蔡康永也不过5万新台币。

南都周刊:除了主持内容受限制之外,你觉得这个差别还有什么原因?

李方儒:大陆没有竞争,很多人想当主持人,但电视台不敢用新人,害怕观众看到新面孔,所以就没有机会培养。蔡康永是个作家,小S是歌手,S.H.E是歌手,但是台湾敢用他们做主持人。我真的觉得大陆在主持这一块是蛮弱的,我去年要开一个新节目,找不到主持人,真的找不到。柳岩、刘刚,这样的人已经很新了,时间都排得满满。大陆三十几个卫视,他们太多栏目可以接了。这一点江苏台、浙江台做得很到位,我把内容做好,主持人就起来了,孟非、乐嘉、朱丹,之前在全国也不火,电视台愿意花本钱去养主持人,因为他们有钱。

南都周刊:可纵然是吴宗宪,他在大陆也有不少做节目失败的例子。

李方儒:吴宗宪在大陆从来没成功过,他犯了一个经验主义上的错误,团队全部是台湾人,在录制现场台湾人笑成一团,而大陆观众没有一个笑的。吴宗宪很迷信台湾人的团队,抓不到大陆的胃口,又不知道尺度,那不是必死无疑?

南都周刊:大陆主持人的优势是什么?

李方儒:他们常主持一些比较大型的晚会,所以在记词这块远远超过台湾的。台湾主持人基本上你让他记词很难,因为他是随性的。有时候大陆主持人被要求完全按脚本一字不改,主持人真能够全部背下来,这个台湾的主持人大概没几个有这种功力。现在大陆能做大场面的主持人比较多,尤其是央视的,能镇住全场,这点台湾除了之前的老主持,像张菲、张小燕,现在是陶晶莹,能做到的不多。讲一句难听的话,今天纳豆、阿KEN如果看到1200平方米的棚,是《康熙》三倍大,他们就傻了。

南都周刊:随性的主持人也需要记词的功力吗?

李方儒:比如有时候要介绍一样东西的来源,引经据典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主持人能够记很多东西,不然制作人给你那么多材料,你不记,自己去发挥,那不要我们就可以了。台湾主持人习惯后期了,讲不到位后面就用VCR去补充。大陆主持人录到有问题的时候就一定喊卡,然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跑步过来讨论怎么录下去,主持人比较没有创造力,他不会帮你添彩。台湾主持人也有讨厌的,从头录到尾他完全不照你的台词,乱讲一通,像吴宗宪。好的主持人应该是可以把制作单位给他的东西和他自己的东西五五开,你一直玩自己的老梗,一开始觉得好笑,看久了就无聊。总体来说,大陆主持人比较循规蹈矩,这就要求制作单位很强,你要帮他想很多梗,但是偏偏这边的制作单位也不会想很多,所以你就看不出很多好笑的地方。

南都周刊:你觉得什么时候大陆能出一个综艺节目,在水准上全面打败《康熙来了》?

李方儒:《康熙来了》不是神话,它的概念就是蔡康永加小S,我从来不认为这个节目是很厉害的,但这两个主持人是很棒的。所以关键在于大陆有没有机会出一个小S。我觉得创造《康熙来了》局面的是小S,还有蔡康永在旁边的辅佐,但灵魂还是小S。今天如果找另外一个人主持《康熙》,那这个节目也不可能怎样。你说大陆什么时候超过《康熙》,你必须要给主持人这样的空间,而且这个主持人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还能有一些古灵精怪的想法,我觉得这个环境至少要在10年之后才会出现,很难啦。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李方儒:大陆十年做不出《康熙来了》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3079.html

分类: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时尚·娱乐.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