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国婚外情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2-7,星期二 | 阅读:1,567
译者:fking86 | 原作者:Crystal Tao

有这么一则笑话,有个男子去看医生,要求进行抽血化验,因为他怀疑自己缺钙。医生问他这么怀疑的理由是什么,患者抱怨说,他的妻子与别的男人通奸,可他头上还是没有长出角来(Horns grow on the head,字面意思为“头上长角”,对应汉语俗语“戴上绿帽子”)。

我不懂这有啥好笑的,直到我得知在英语(还有许多其他语言)里,妻子与人通奸的人头上会长出角来,变作一只乌龟。

呵呵……在中国,乌龟有自己的特色。他们还有一个显着特征,绿帽子加冕。

“戴绿帽子”就是指妻子通奸。

通奸行为在中国有,世界各地都有。但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就这一主题所作的研究报告披露了一些有意思的数据。在中国城市的代表性样本中——已婚妇女3.9%、已婚男性20.6%都报告在过去的一年中有过婚外性行为(男女总体比例为12.2%)。

更令人惊讶的是把这一数据和美国进行比较,一系列调查表明,美国已婚人士在过去的一年里有第二性伙伴的比例是1.5%和4.1%。尽管美国的数据并不包含城市人口,但其间的差异仍然相当惊人,而且中国处于不利地位。

原文“解读婚外性行为:来自中国城市的证据”还有更多的统计数据值得一览。

虽然妇女报告的商业性性行为很少,但男性婚外性行为近一半都是商业性的(商业性占8.8%,总比例为20.6%)。

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中国妇女寻求婚外性伴侣呢?和西方妇女类似,与其说是由于性生活不满意,不如说是缺乏爱。我甚至会说得更极端,妇女往往搞婚外恋,而男性往往搞婚外性。

不忠的原因常常可以从其伴侣身上找到。正如中国古语所云:“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把一些男性定义为容易“戴绿帽子”的高危人群。

第一种是新富人群、销售员和企业家,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与客户和同事勾兑关系,打麻将、喝酒。每天晚上回家醉醺醺的,让妻子觉得仿佛前半夜是独守空房,后半夜和“死人”共枕。这些女性移情别恋就不足为怪了。

还有的商人总是在大老远的城市或国家出差。家不像家,只是商务旅行的临时中转站(只不过比酒店的房间更舒服)。而且,他们的旅途往往还有别的停靠点,哪里有温暖的巢,藏着“第二房妻子”——“二奶”。其合法配偶迟早也会自己找恋人。

然而,并非只是成功的商业人士才会遇上这样的命运。纯朴的农村劳动力远离他们的妻子,为多点收入经年累月在大城市打拼。有时假期都不能回家,因为车票价格太高。

上述研究还发现,中国南部沿海城市的婚外情比例较高。在这方面,深圳被称作“二奶”之都。来自深圳的心理学家报告说,因为丈夫不忠导致情感危机是妇女到他们那里寻求帮助的首要原因,占到打进政府资助的帮助中心热线电话的20%。

深圳一家婚介公司的负责人承认,其公司30%的男性顾客都是已婚人士。

就像古代的妾,“二奶”是成功男人地位的象征。这种令人汗颜的现象非常普遍,以至于2001年修改了《婚姻法》,把与第三人同居列入违法行径。梅山和其他一些中国城市的当局更为激进,开始对被发现有婚外情的官员实施罚款。

但有时候,惩罚并不来自法院。很多人都记得胡紫薇的案例,她是一位体育新闻部门负责人的妻子,她利用国家电视频道,在备战奥运的一次节目上诉说她丈夫的不忠行为。公开的难堪和“丢面子”给这位官员造成的代价非任何罚款可比。

有些人把道德滑坡归咎于中国社会的西化。他们说,我们只汲取了西方自由消极的方面,缺乏相应的精神,同时忘记了我们自己的传统价值观。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一切会变得更美好。

但愿我不要被统计成那伤心的一员——Crystal Tao

译后注:我们以往总是以为美国要比中国在性方面宽松得多。听听他们的看法,似乎是中国人思严行宽,美国人倒是行谨思散。是否真是如此呢?见识不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听听外人言,反观自身行,百益无一害。其言其理,不针对任何个人,社会丑陋现象而已,切勿入瓮。情人节即将到来,祝有情人白头偕老,万事如意!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现代中国婚外情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367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学术评论, 数据图表,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