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在慎用死刑潮流中的死刑案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2-18,星期六 | 阅读:1,576
作者:茅于轼 | 来源:中评网

谢谢大家的光临,我的发言题目是:在慎用死刑潮流中的死刑案。

一个政权是非常强大的,老百姓是非常渺小的,一个政权要杀他的老百姓,他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不管他气势如弘,浩然正气,没有用,枪杆子在人家手里面,说把你毙就毙了,现在我们要杀吴英了,有没有道理,我觉得一个政权要杀他的老百姓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这个老百姓会对其他老百姓造成重大伤害。别的理由我想来想去不太能成立,这个理由杀人也不太能成立,多少还说得过去,吴英是不是对其他人造成重大伤害的人呢,这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

我们政府反复强调人权是生存权,我非常赞成这个观点,所谓的生存权就是我的命谁也不能侵犯。是谁会侵犯我的命?就是我们的政权,政权要杀老百姓,老百姓是没有抵抗能力的。当然,我们老百姓之间也有谋杀这类的事情,但是那有政府在管,没有人管的就是政府杀老百姓。因此政府你要杀老百姓必须说个道理,为什么要杀他,每个案子都有公开的资料可以查,可以论证,可以讨论,特别是你一年杀了多少自己的老百姓,你没有理由保密。

我们改革以后的30年和改革以前的30年比,有了非常大的进步,我们常说改革的最大成功是财富的极大增加,但是我觉得同样重要的是老百姓的命现在更重要。改革以前,我计算了一下,1949年-1978年30年,一共死了2亿3千万人,生病、地震、撞车等统统算在里面,其中政府杀了多少人?直接间接我估计大概是4800万,这个数我只能估计,因为政府不公布这个数。

两亿三千万人中有差不多5千万人是由于政府的原因死的,或者说平均起来每5个死掉的人之中有1个是政府造成的,什么原因,饿死的,打仗死的,斗地主死的,两派武斗死的,整人自杀死的,把人关在监狱里面庾死的,因为是地富反坏右或他们的后代而活埋的,响应号召老师校长和一切阶级敌人打死的,政府把他搞死了,这样的人占了差不多1/5。改革以前三十年,人口的平均死亡率千分之十一,改革以后三十年,我们的人口死亡率是千分之六点六,降低了差不多一半。改革以后,中国老百姓的命值钱得多了,现在要死一个人可是很大的事,不管是什么原因死的,都是大事。改革以前死一个人跟踩死一个蚂蚁差不多,现在的年轻人都认为活着是很自然的,死亡是很遥远的事,但是改革以前可不是这样,说不定哪天你就死掉了。

这些进步我觉得是改革以后往往不被人所注意的一个重要的方面,今天我们讨论吴英案的目的就是要巩固这样一个成果,使得我们更尊重人的生命,对于政府杀人的正当性要加以充分的论证。我希望通过今天这个会议能够把中国的人权,特别是人的生存权大大往前推进一步,这是我的开幕致词,谢谢大家。

【答问】

嘉宾:我是一个企业家,是吴英案的第一个受益者,我也是一个高利贷借款者,吴英案出了以后我引以为戒,她是怎么犯案的我就怎么来预防。我写了一本书,叫《高利贷》,一年多来我已经送出去6万本,很多的借款人看了这本书自己就把高利贷问题解决了,不希望到法院,我觉得高利贷问题很好解决。对吴英案,它就是一个冤案,我完全赞同张律师他们的辩护,并且她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我说得更全面。

茅于轼:我觉得非法集资这个罪名是彻底不成立的,我本人就是一个非法集资的人,我是向公众吸收存款的,这是最典型的犯法,我已经做了好多年了。我在山西做的小额贷款,是扶贫的慈善性的机构,本来我用自己的钱,朋友捐赠的钱,但是这个钱数量太少了,后来我就吸收存款,在当地农村向农村的村民吸收存款,然后把钱作为小额贷款放出去。这个事情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山西省的省长写了条,非常好,要发展,要保护,银监会的领导去看了也要支持,而说要。而且他们这些领导都出钱捐赠给我这个基金会。在这个情况下你能把我抓起来吗?

说明这条法律是完全不成立的,当然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因为我是做慈善的,所以就不抓我。请问如果我是牟利的话,是不是就要抓呢?做慈善损己利人,当然很好。但如果能够赚钱,利己利人不是更好吗,我又做了慈善,又赚了钱,为什么就不好了呢?可见这个问题思想上有严重的缺陷。你把大家的钱集来,管理上乱七八糟,把钱花完了,最后还不了了,这也是不行的。所以也不能说你做慈善你就可以非法集资,你必须把它管好,但是问题又来了,做生意是有赚有赔的,谁能保证永远不赔呢,赔了就是非法了?我们要看到这个事情的复杂性,找不出十全十美的界限来定义什么是犯罪,什么不是犯罪,既然如此法律就应该暂时不实行,经过更好的参考,我们可以参考外国,香港,美国、欧洲这些国家他们是怎么处理这些问题的,我觉得跟我们的处理完全不一样。

张星水律师曾经接受过陕西的一个案子,很好的一个企业它是非法集资来的,但是做得很好,创造了财富,帮助了就业,最后把他抓起来,这个企业就此完蛋。政府干了损害公民利益的事情,本来政府要保护公民利益,你把非法集资人抓起来,一个好好的企业被你搞掉了。这条法律是可恶到极点,我觉得通过这个会把这条法律废除掉。

【补充部分】

茅于轼:我简单说几句,今天我们讨论的都是讲案子,我刚才看了屏幕上又说案外还有案,这个事就非常复杂了,我觉得很奇怪,吴英这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她又不是高干子弟,又没有什么背景,她怎么能集几十亿的钱呢?如果后边没有人支持的话,这个事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利用这个女孩子集了很多资,又发生了一些案外案,听说有一帮黑社会的人把她绑票,绑了一个礼拜还是多长时间,强迫她签了好多合同,按照她的签字把她的钱都分了,像这么多的事,最后要把她杀掉,不让她再说话了,联系起来看,这个案子背景非常复杂。

我们现在只有政府能掌握全部信息,我们在座的人都不知道全部信息到底怎么回事,没有全部信息怎么判断这个案子的是非?我们要求首先政府要把全部的过程详细的公布出来。

【讨论部分】

茅于轼:我想谈谈金融方面最基本的问题,金融业赚的钱是它创造的财富,还是剥削得来的?不管是高利贷低利贷,把钱放出去了,收了利息,这个钱是我剥削的,还是我创造的,这个要讲清楚。我们现在的法律建立在金融业不创造财富的基础上,金融业赚的钱都是剥削来的。这就发生一个非常矛盾的现象。从表面上看把钱借给借款人,借款人赚了钱分一部分给贷出方,金融业自己没有创造财富。那么金融业对社会就没有贡献。它赚的钱都是剥削,那就应该把它关了。它对社会是有害的。其实金融业对社会是有贡献的,它的贡献就是使钱尽其用。现在经济创造财富的根本方法不是生产,而是资源配置,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包括钱尽其用。钱可以不尽其用,就是用坏了,如果把钱用在好的项目上,利润最高的项目,金融业就创造了财富,所以一个国家经济起不起得来,就是看你的金融业,我们国家前一段金融业搞得还不错,盖了这么多的基础设施,现在的情况变了,我们的钱规划得不好。

为什么有高利贷?一方面有很多剩余的钱,一方面钱非常紧张,供给不足,价格就上升了,如果我们大家都去放高利贷,高利贷的利息就下降了。解决高利贷的方法不是禁止它,而是让大家都去放高利贷。高利贷几千年禁止不了,原因是办法错了。你越禁止利息率越高。大家都放高利贷,供给充足了价格自然下降,高利贷就变普通借贷了。

[本文根据茅于轼教授在2012-2-7天则经济研究所/中评网主办的「金融秩序与司法公正」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已经本人修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茅于轼:在慎用死刑潮流中的死刑案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3854.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