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为什么我们害怕一个崛起的中国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3-11,星期日 | 阅读:1,777
译者:yehui945

原文:Why do we fear a rising China? | Business | TIME.com

总体上讲,中国的崛起对全球经济推动作用是毋庸置疑的。13亿中国人所拥有的新财富意味着这个世界又增加了一股由13亿人构成的巨大购买力。从美国实验室到日本的工业区再到巴西的矿山,中国正为世界创造着无数的就业机会。不再单单依靠美国消费者来拉动增长的世界经济将会变得更加的稳定和繁荣。

然而很少有人以这种方式看待中国。很多人根本不承认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所起的积极作用。相反,他们更关注于中国给世界带来的竞争,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很多人认为中国”偷走”了他们的就业机会。但是,即便是那些认识到这一点,甚至是直接从中国发展中受益的人也依旧对中国的进步感到很不安。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不是害怕一个日益崛起的印度,而是去害怕一个崛起的中国? 为什么我们可以接受一个经济上更加强大的欧洲,却不能接受一个经济较欧洲稍弱的中国呢?

很多人对中国崛起都持着一种矛盾的情感,这正是我最新一期的时代杂志故事的主题,这本杂志侧重于描述澳大利亚与这个中央集权国家的关系。在澳大利亚发生的事就是我们对未来的一种预见。对于我,在当地报道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 — 不仅仅包括西方人,很多亚洲人也是如此— —就这么难对中国作为超级大国这一想法达成共识。

这个世界上极少有国家能像澳大利亚那样从快速发展的中国获得如此多的利益。不断飙升的中国需求让澳大利亚的出口,特别是原材料出口,享受着长期的繁荣。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国家在2008 年金融危机后的避免了经济衰退的关键原因,甚至说是决定性的原因。与中国的贸易也促进了投资,创造就业机会。但同时,澳大利亚人却对日益增进中澳关系感到不安。他们担心经济增长会过于依赖中国。他们也担心中国会利用其经济影响力对自己的国家施加政治压力或者把其日益增强的经济实力变成一种战略威胁。他们不太喜欢来澳大利亚购买资产的中国公司。澳大利亚人担心在经济上帮助了他们的中国会在政治上和战略上伤害到他们。中国越强大,潜在的危险也就越大。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与防御研究中心主任休•怀特向我讲述了他的观点:发展的中国将强大到足以满足澳大利亚的经济愿望,他将变得更强大,强大到可以动摇美国的霸主地位和我们的战略愿望。人们意识当自己从中国经济增长中获益的同时,也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脆弱性。

我想世界各地许多人都会和澳大利亚人有着共鸣。最近,戴维皮林的《金融时报》指出,中国的邻国不太喜欢北京利用经济杠杆向他们施加影响力。这就是为什么当韩国和台湾的经济越来越依赖于中国时,他们的政治领导人却想方设法的维持和华盛顿的牢固联系。中国拥有着巨额的美国国债,这让美国人感到很不自在。日本也持着巨额的美国国债,但这似乎并不让人感到麻烦。

当然,30 年前,我们也许会感到日本是个麻烦。今天很多人对中国的反应恰似的我们上世纪 80 年代对日本的反应,当时这个日出之国正是挑战西方的崛起者。近年来,美国人总是对中国试图购买优尼科公司感到惴惴不安,20 多年前,在日本收购洛克菲勒中心时美国人也感到无比紧张。这是为什么呢?索尼创始人田昭夫指出:在索尼收购好莱坞哥伦比亚影业之前,澳大利亚出生鲁珀特 • 默多克已经买下了 20 世纪福克斯,但戏剧性的是,美国人对默多克的收购没什么动静,对索尼的收购却表现出了过激的反应。田昭夫认为这是种族主义偏见。

这可能是与当今中国相关的故事的一部分。但实际的问题比那复杂得多。在西方,欧洲人和美国人长时间主宰着世界,以至于他们对有人声称要夺取全球霸权的宝座的打算感到很不舒服。那时美国和日本的关系变冷淡的原因正是因为日本人已成为其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对手,而不是伙伴。美国人害怕日本试图破坏他的统治地位,至少是害日本破坏其在商业领域的优势。但日本确实成功的用这个经济体系挑战了美国理想的自由市场和自由企业。对于许多人来说,日本的崛起的背后似乎有什么险恶的阴谋 — —一个极具竞争力却不为人熟悉的经济体、 他们的企业和文化系统比之西方更能产生卓越的业绩,并且他们似乎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可以说来自日本的挑战并不只是在经济上,也包括了意识形态领域的。

这与今天许多人担心中国的原因是非常相似的。中国也使用同样的经济竞争模式— —”国家资本主义”— —挑战着西方的经济意识形态。在许多方面,中国同样给人以一种自私自利的重商主义的印象。他操控货币以保持出口优势,他贪婪的获取自然资源。他的国有控股的公司往往做一些吸引眼球的事,这使中国看起来像是一个极具威胁的庞大主宰。最糟糕的是,中国经济崛起背后的政治意识形态完全颠覆了西方关于民主和人权的理想。中国不只是与美国在全球市场竞争,而是给世界提供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经济和政治体系,这种体系有时似乎更善于创造经济增长和就业,但它也极大限制了公民的自由权。中国所推销的理念正是美国人所蔑视的。

世界上一些关注中国的人想到的还不止这些。没有人会去想日本是否会成为西方的军事威胁者或者外交影响的竞争者。日本想做第一,但也是仅限于经济领域而已。除此之外,日本的角色就是G7的成员国,一个完完全全的美国军事盟友。而中国哪个都不属于。中国正越来越多的利用其经济影响力,向世界提供替代美国为主导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北京经常抱怨美元的主导地位,并希望自己的货币方面发挥更大的国际作用。中国外交官已尝试跨非洲和拉丁美洲扩展他们的国家政治影响力,同时支持对美国怀有明显敌视的国家,例如朝鲜。北京军事力量正变的更加强大,这使那些过去与他有过历史冲突的邻国,比如韩国,越南,日本,台湾感到极度不安。中国的GDP每增长10%,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有更多的钱可以投入到海军和武装部队中。

换句话说,中国似乎不只是挑战当今的正统经济模式和秩序,也挑战着世界的政治和军事框架。中国并不会像日本那样,仅满足于卖更多的电视给世界。中国想要的是更多地控制世界。他们想要利用其经济影响力来得到它。

或者我们认为,事实是我们只能是猜测,当中国在成为一个超级大国时,他会做些什么?由于中国今天仍然是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所以我们对他的领导层所做的一些利己的事表示理解,但富裕之后的中国呢,野心会扩大吗?我们不得而知。

当美国从日渐式微的英帝国接管了全球领导地位时,世界有了一个不错的预期 — —美国必将继续坚持自由企业和民主的思想。如今一个崛起的东方大国又一次主导了这种转变,但我们还不清楚的是这次转变对全球文明发展意味着什么。或许如今最让人害怕的情形就是,我们将面临一个从根本上转变,却饱含着不确定性的世界。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时代周刊:为什么我们害怕一个崛起的中国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430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