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唯:我不是明星,我是汤唯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3-26,星期一 | 阅读:1,555
来源:萝卜网

汤唯凭借《晚秋》在韩国拿下10个影后奖项。去年开始,她回北京做起了普通老百姓,自己上街买菜、挤公交,和朋友看话剧。她身上的普通人气质,让她离浮华的明星圈越来越远,离演员的职业越来越近。她说自己的生活像台普通汽车,表演则让她成为一个变形金刚。

2月的北京,室外寒风凛冽。摄影棚里,长餐桌上放着一个不锈钢保温桶,里面装着排骨莲藕汤。空闲时,宣发人员、场工、助理都会端着小碗,盛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鲜汤提神。有了这锅汤,顿时多了些许温暖的人情味。

这是汤唯带过来的汤。从中午到晚上,都保持热度,但她自己忙着换妆、拍摄,没时间喝上一口。

“这是买的,实在没时间,否则我更喜欢自己煲汤。”晚上8点,汤唯揉着红肿的眼睛告诉记者。连续4天,她都在忙着为 3月23日公映的新片《晚秋》做通告。早上9点多出门,轮番接受各种采访、拍摄,晚上9点后收工。那天早上,她却还惦记着要溜个弯,去店里买了汤,再进片 场。

安乐影视公司的内地负责人姜伟一点都不惊讶,“这是汤唯高情商的一部分”。她用很自然的方式做自己,很照顾别人的感受,这种成为明星之前就养成的习惯,保持至今。“她很体谅别人,是让人很舒服的工作伙伴。”姜伟说。

过去6年里,汤唯成了戛纳等各大国际电影节的常客,是备受国外媒体关注的华语女演员之一,凭借新片《晚秋》在韩国拿下10个影后奖项;她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站在国际舞台上落落大方。

每隔一两年,记者都会坐下来和汤唯聊新片、谈生活。她始终是过去的老样子,朴素、随性,身上保持着普通人单纯、质朴的气质。“平凡一点,踏实一点,演员这份工作可以做得久一点。”这只是一句简单的话,汤唯试图用行动来证明它的可行性。

用生活的方式接近角色

汤唯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她能以自己的方式,迅速拉近与别人的距离感。

与记者见面时,她会说:“早上听说你会来,我这一天都在等,很开心。其实不是你在访问我,我要感谢你,因为我需要你这样一个情感出口。”这种演员和媒体间的客套话,她说得特别自然、舒服。

采访是从晚上8点开始的,记者与汤唯坐在一个硕大的庭院里,没有灯光,漆黑一片。记者根本看不清面前汤唯的表情,她倒格外喜欢这个地方:“这里的感觉真好,真安静。”

在西雅图拍《晚秋》的时候,汤唯的父亲因病住进医院,却没敢告诉她,所以当她站在韩国的领奖台上,她想告诉父亲??说到这里,汤唯的声音明显哽咽了,停顿几秒后,迅速用一只手抹了抹眼角。那一刻,汤唯流露出不常见的柔软。

“七年的牢狱生涯,依然独善其身,汤唯将安娜这个角色诠释得十分感人。”《西雅图时报》这样评价她在《晚秋》中的表现。作为汤唯的首部外语片,没等影片在内地上映,她已经在韩国一气拿下10个影后奖项。

32岁的汤唯不觉得自己有表演天赋,她总是用最笨拙、最原始的方法,体验和接近角色。如果她体会不到,就演不出感觉。

《晚秋》根据李满熙导演1966年的同名电影改编,汤唯没看过原片,只找到一些旧照片。她演的版本以美国西雅图为背 景,安娜成了华人女子,这个杀夫在押犯人因母亲过世获得三天假期,七年来首次踏上归家之路,在长途汽车上邂逅了专门吃软饭的浪子(玄彬饰)。一个囚犯,一 个情场骗子,互相隐瞒身份,在三天里谈了一场恋爱。

安娜因家暴杀夫。起初,汤唯无法理解,家暴怎么会导致最终的犯罪。她无法想象,相爱的两个人怎么会有家暴,为何无法解决,为何让矛盾冲突越来越深?她翻看柴静的访谈节目,其中有一期是她访问一位女杀人犯。看完之后,汤唯还是觉得距离太远。

有一天,汤唯在西雅图的语言老师突然跟她说:“上完课,我带你去个地方。”夕阳西下,在湖边,两人坐在当地最出名的 巧克力店里喝着暖暖的热巧克力。语言老师是个金发美女,一坐下,就开始讲她自己的故事。她曾遭遇过很严重的家庭暴力,甚至到动刀子的地步。老师从没跟别人 说过这段经历,她现在有了新家庭,但希望这段经历能帮助汤唯进入角色。

汤唯专注地听,一口没喝热巧克力。语言老师讲到前夫曾在天寒地冻时把她关在门外,连双鞋都不给;上班3分钟的车程, 他监视她,不许她去任何别的地方;他打她,对她扔刀子,那把刀就落在她脚前的地上??这一切都不是电影。故事讲完,她开车把汤唯带到以前住的地方,走到台 阶前,指着窗户里的那张床说:“就是这个地方,那把刀飞下来。”瞬间,汤唯找到了那种感觉,她知道该怎么演电影里的第一场戏了。

好朋友袁鸿认为,汤唯习惯把生活融入表演,化解未知的困难。

在陈可辛的《武侠》里,汤唯演一位山野村姑。片场摄影发现,还没开始演戏,汤唯早早就在做准备工作——她留长了指甲,偷偷在旁边抓起泥土,往指甲缝里塞土。“你见过哪个干活的村姑,手指甲是干干净净的?”汤唯解释。

汤唯拍《晚秋》的另一个挑战,是全英语的对白。这对汤唯而言显然不在话下。去年,在韩国青龙奖颁奖礼上,汤唯落落大 方发表了一番英文演说,口音极其标准,被网友广为流传。她所有的朋友几乎都认为,汤唯有学习语言的天分。但汤唯的好朋友张小姐强调:“她真的敢说。”有时 候,她说到一些英文单词,汤唯就会很较真地说:“你这个发音不对。”“你听得懂不就行了吗?”“不行,你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在伦敦生活,汤唯始终对伦敦腔的口音喜欢不起来,她觉得太做作、太装范儿。在西雅图拍《晚秋》时,她觉得美语的口音特别像北京话,有些发音需要口腔开得特别大,懒懒的,又挺开放的感觉。

为了帮助汤唯练就美音,剧组为她找了一位西雅图本地人做助理,她就跟着助理练了两个月。整个剧组有韩国人、英国人、美国人,汤唯是唯一的中国人,没有人跟她说中文,这也给汤唯制造了很好的语言环境。

用汤唯的话说, 学习英文最好、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像个傻子一样,鹦鹉学舌。助理一边开车,一边问她:“你好吗? 今天去哪儿?”汤唯不回答,也跟着她,像个鹦鹉一样直接拷贝:“你好吗?今天去哪儿?”助理只要开口,汤唯就这么一直重复,搞得这个美国姑娘大呼:“你太 疯狂了!”

拍《武侠》,陈可辛第一次约汤唯见面。当时,汤唯刚从唐山回来,穿着随意,脚上踩着一双像木头的鞋就来了。就是这双鞋, 让陈可辛觉得她能演好老百姓:“汤唯的一个优点在于,虽然盛名在外,但仍然保持了很多很朴素的特质。我这十几年来碰到的演员里,很少有人能保持这种单纯。 她很能融入当地的环境,让你看不出她是一个明星。”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明星,我只是汤唯。”要让汤唯接受明星这个词,她会死命跟你反驳。

不拍戏,汤唯乐得在北京做个小市民。她喜欢去菜场买菜,在小摊上跟小贩讨价还价;喜欢跟妈妈挽着手,坐公交车去逛庙会;喜欢跟好朋友们在大马路上互相闹腾;喜欢跑到书店、剧院,一个人静静地呆着。

今年元宵节, 汤唯从地安门坐上公交车,准备去妈妈家。她戴了一顶帽子,忘了戴口罩,不过也没有人认出她来。汤唯心 情不错,旁边到处都是人,别人挤,她也往人堆里挤。在公交车上,她还用手机自拍,把照片发给朋友。说到这,她拿出手机给记者看照片——在北京的地铁里,她 戴着一顶毛茸茸的大帽子,靠着栏杆,正做着鬼脸。“就给你看看,是不是真的?” 汤唯笑着说。

汤唯的朋友张小姐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汤唯的样子,那还是2005年的时候:“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穿牛仔裤,戴个棒球 帽就来了”。现在,汤唯还是这副打扮,不但没什么名牌,还要跟闺密比谁的东西便宜。有一次,她穿着新买的鞋向袁鸿的老婆水晶炫耀:“猜多少钱?35块!是 不是很便宜!”

汤唯不喜欢成群结队凑热闹,不喜欢晚上K歌,不喜欢吃宵夜。她不上微博、不上Facebook、Twitter这类 社交网站。汤唯在家,几乎不开电视机,只看书。她学习,未必是为了眼前的需要。有一段时间,她刚好有空,就找袁鸿帮忙给她介绍一位国学老师,因为她想学着 读一些古汉语文章、读《诗经》。后来,她跟着一位北师大的老师一学就是半年多,坚持每节课必到,培养一些古典文学的基础。

工作之余,汤唯最大的兴趣就是看话剧。她一回到北京,就会打电话给张小姐:“我回来啦。有空吗?晚上一起去看个话剧。”在剧场工作的袁鸿透露,汤唯一有空,就找他介绍新剧目,挑自己喜欢的,让他帮忙下单,最后买单都是她自己。

现在流行明星去剧场看戏,穿着光鲜亮丽,把剧场变成秀场。很多剧场也乐于邀请一些名人看剧,尤其是像汤唯这样有号召 力的明星。但汤唯几乎不拿别人的免费票,经常和朋友悄悄地坐在台下。“她就是个热爱剧场的女孩子,知道自己的位置,不迟到,不影响台上的人,也不会把自己 放在很耀眼的位置。因为她懂得,主角应该是台上的演员,而不是台下。”袁鸿说。

汤唯也有明星朋友,刘若英的话剧《在西厢》在北京演出,她一连去看了4场。但她不混明星圈子,身边交往最频繁的,还是那些当年的同学、在剧场认识的朋友。

作为电影圈内人,姜伟经常与明星接触,在他看来,汤唯显然不是个对气势、排场很在乎的人。“这对一个女演员,尤其是 在整个论资排辈、讲究阶层的娱乐圈,很不容易。”姜伟说。最常见的是,大家忙了一天,收工之后去路边吃大排档,汤唯一点不在意,跟着大家乐呵呵地坐下就 吃。

“现行的娱乐圈是有等级、有一套品位法则的,但汤唯显然不想变成其中的一分子,被这些东西厚厚实实地围起来。她用自己的方式生活,不被束缚,离这些东西越来越远。”袁鸿很欣赏汤唯身上至今能保持下来的质朴。

张小姐透露,汤唯如今生活中的琐事,还是她自己干,比如去菜场买菜、去交水电费、去银行排队转账。她的经纪人是香港人,有工作才飞到北京跟她碰头。在北京,她有一个工作助理,没工作的时候,她都是自己管自己,什么杂事都自己来。

汤唯念旧。她告诉记者,她很怀念自己在杭州河坊街151号度过的童年:“有一次我回那里看小学老师,跟同学经过那 里,发现现在已经成了卖宣纸、国画的一个小屋子。走上楼,我才觉得怎么一切都变得那么小。可能我对它有记忆的时候,也就两三岁。然后我想,父母那个时候多 不容易,一家人就住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

幼儿园大班,汤唯搬到了武林路246号。“我记得在幼儿园里有一个哑巴阿姨。我妈说,小时候,我很顽皮。刚学会走 路,特别喜欢蹦着去摸那个‘胡庆余堂’几个字。不记事的时候,我就去爬那个站牌的杆儿,爬上去又滑下来,你看我腿上这里有一块疤,就是在那里跌的。我当时 看着那块掀起来的皮,很久没动,也没哭,估计被吓傻了,就是那个哑巴阿姨把我抱回家。直到他们把药敷上,我才哇哇大哭。”汤唯回忆说。

汤唯这样解释自己的状态:“我就喜欢一个人呆着。不管我做任何事情,一个人都会有更多的心得体会。就好像这个屋子里 无数的人在吵吵闹闹,空气中所有的灰尘都已经升到了半空,只有这些人全部走光之后,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些尘埃才会一点点落在地上,平静下来。你才看清, 哦,原来变成这样。”

B:你是个容易从角色里抽离的演员吗?

T:每一个角色对我来说,都像谈的一场恋爱。她就像一个我的爱人,跟她之间的那种亲密、合为一体的所有东西,已经深 深地成为我的一部分。这是不可能忘记的,就像如果你现在谈起一个曾经深爱的男人,会讲到动情。其实安娜已经走远了,但是刚才拍那一组照片,听着音乐,瞬间 又觉得这个人回来了。

B:变成安娜,再从中脱身,这是门很有技术含量的活吗?

T:我这几天突然明白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道理。小时候,家里有一个大组合家具,十几件东西组合在一起的那种,有一阵子 很时髦。我经常出去玩,或者过个周末回家,那些家具就被爸爸像变戏法一样拆开重组了。忽然,有一天我发现,原来演员扮演一个角色,就像这个组合家具一样, 你的性格里很多方方面面,你需要哪一块,就把它拿出来,突出它的位置,或者重新组合一下,就完全不同了。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变形金刚。生活中,它就是一 辆普普通通的小汽车,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如果角色需要,我就可以变成一个大巨人、救世主、蓝精灵什么都能变。这些人物,都是我内心里面有的那一块,她们都 是我自己,其实跟我没有任何差别。但她们又离我很远,它是变形金刚,不是那个小汽车。

B: 这四五年里,你一直很低调、神秘,大家关心你的生活状态到底怎么样?

T:除了拍广告、做宣传,大多数时候我都呆在北京。我像我爸妈,他们也是从他们的家乡温州乐清,到了杭州。爸爸是到 杭州念大学,认识了我妈,两人毕业之后就结婚,在杭州安了家。我家原来住在河坊街,现在是仿古一条街。以前那里不是吃饭的,就一条普通的街,房子也不是现 在这样,都是后来改的。2006年,我在北京安家,爸妈就把房子卖了。我很想念那些街坊老邻居,更想念小时候的小朋友。

可能我小时候记性太好,长大之后,总觉得记性特别差。比如学语言,我必须要跑到当地去学,否则就记不住。我是很容易 受影响的一个人,如果你给我放什么音乐,我就能到什么状态,如果放错了,那完全就是另外一种。所以,摄影师如果了解这点,他要摇滚,放点摇滚音乐就行;要 深沉,就来点深沉音乐。

B:现在父母为了你,都搬来北京。老人家不能和过去的老朋友、老街坊呆在一起,会很寂寞吧?

T: 妈妈来北京,一半原因当然是为了我;另外,她到了北京,长年会犯的风湿居然好了。爸爸不常住北京,他要到处跑,最近刚刚去了印度,之前也去西藏呆了半年,云游四海采风。

B:作为一个女演员,拍外语片,在韩国拿那么多影后,怎么才能赢得别人对你的认可?

T:我做这些,对我来说,无异于从杭州到北京,是一样的。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我突然想,可能我从来都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子,不管是作为一个演员,还是一个普通人。我没有属于任何一个圈子的感觉,永远是身处异国他乡。

小的时候在杭州,人家说我是深圳人;我在深圳,人家说我是杭州人;我到了北京,人家说我是外地人;从北京毕业回杭 州,人家说我是北京人,然后,我到了香港,人家说我是内地人,我到什么地方,永远是异乡人。包括做演员这一行,我也觉得,但我也不介意。我觉得刚好,就这 样子清清爽爽在那儿放着。当我去扮演角色的时候,怎么往上抹颜色都行。所以,我的生活特别简单。其实我有时觉得,作为演员,这也是最好的一种准备:就是把 自己先梳理干净,等尘埃都落下来后,扫出去,干干净净留下这个地方,等着下一位设计师来打扮这间屋子。我愿意这样。

B: 在青龙奖上,你的表现非常大方。其实当天大家都希望你能拿到那个影后奖。坦白说,你内心真没有任何失落?

T: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拿奖。我为什么会上台,因为我知道,我不会拿奖,看我准备的台词就能知道。不是说,我不抱 有希望,我的个性就是如此。做任何事情,都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有人给我更好的结果,我也很开心。当天,我去之前就明白,拿奖的可能性很小。但我告诉对方 我还是会去,因为我想站在台上,公开向所有支持这部戏的人表示感谢:我们的导演、制片人,他们都是看着我的照片,就定下来我去演这部戏。

还有我的父母。拍戏的时候,父亲生了病,住院,还挺严重,动了手术。但为了不影响我的状态,他们从来都没告诉我,都 是我妈一个人跑过去照顾他,(哽咽)作为女儿,我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心里很难过。他们这么大年纪,我能做的可能就是这些,就是想让他们知道,在我心里永 远有一块位置是属于他们的。我想,他们应该能看到。

B:父亲可能已经知道你想什么,父女之间的这种沟通很微妙,你的所有心意,他肯定都懂,就像你懂他一样。

T:你说的对哦。难怪过年的时候,全家人都在深圳过年。父亲那时候身体不好,还到处跑,我就把他从印度叫回来。我就 发现,他故意在反复播放那段我在青龙奖上的视频,当时,我不理解,我这个人就怕看自己的东西,老觉得做得不够好,挺肉麻的。现在,我突然理解了,他为什么 会这样做。他可能很得意,你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B:据说网络上有一篇你口述的文章,讲述你在英国的生活,有很多非常励志的故事,到底有多少真实性?

T: 那不是我说的。很简单,我绝不会用那样的口气说话。这个事情,我的经纪公司也发表过公开声明,我根本没有接受 过任何这样的访问。我的确在伦敦生活了一段时间,就是生活,跟普通人一样。但我没有在那边念很长时间的书,只学了两个暑期班,就像小朋友们的夏令营那种性 质。剩下的时间,就只是感受生活。具体到我的谋生手段,以及生活细节,这是我的个人生活,我还是想留点私人空间。

B:一个演员应该具备的修养应该是什么?

T:安静,踏实,不那么爱热闹。就像一滴一滴地落在这个杯子里,慢慢这个杯子就满了,这就是变成一个角色的过程。然后,你再开始闻到它的味道,看到它的颜色,感觉到它的温度,我享受的就是这个东西。

B:这几年,你的戏不多,对剧本的筛选很严格,对你来说标准是什么?

T:我的意见最重要。所有的剧本都是我自己来做主。我喜欢的,就要演,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不喜欢的,就放下了。表演这东西,必须要自己有感觉,别人无法取代你的感受。当然,公司的意见也重要。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汤唯:我不是明星,我是汤唯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4525.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