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上帝存否有何干?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3-26,星期一 | 阅读:1,578
译者: Eric Cheung 2012年03月25日 |  原作者: GARY GUTTING

原文:Does It Matter Whether God Exists? – NYTimes.com

谈到宗教通常都绕不开上帝。无神论者排斥宗教是因为他们不信仰上帝。犹太教徒、基督徒和穆斯林视信奉上帝为其宗教信仰的根基所在。然而,哲学家约翰·格雷(John Gray)进来却一直主张信仰上帝无关于宗教。他指出在有些情况下——例如,“多神教、印度教和佛教、道教和神道、犹太教的许多支派以及传说中的基督教和穆斯林的某些层面”——信仰近乎无关紧要。恰恰相反,“惯例——仪式、冥想、生活方式——才是意义所在。”他进一步阐述道“唯原教旨主义者和不学无术的理性主义者会认为我们赖以生存之神话是言之凿凿的真实存在”以及“吾等之信终不为重,选择怎样生活才是要旨。”

对于格雷最显见的回应即是一切都取决于你希望在宗教里找到什么。如果你只是祈望就在人间充实地生活获得指引和帮助,那么一种无需坚信任何超自然存在的“生存之道”足矣。但是,包括主流宗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内的许多宗教所允诺的却远不止于此。它们承诺终极救赎。它们声称,如果我们忠于其教义,我们将可在死亡时从最后的覆灭中得救,死而获得永生之快乐。

在此一层意义上,如果我们渴求实现救赎——这对于很多人而言这正是宗教的要旨——那么这种希望就要取决于某些宗教信仰的真实性。特别是对于主要的有神论宗教,就取决于存在一个足够怜爱世人的上帝,希望施救于我们,并有强大的力量来达到这一目标。

不过这就要涉及到我们在有关于神学的争论中所普遍忽视的一点,争论点在于信仰至善而全能的上帝的理由何在。假定确凿地存在如此之上帝。例如,猜想我们可以心悦诚服地去相信一种合理的存在论版本,其声称要表明完美的存在本身就要求应该有这样一种存在。那我们就可以完全确定的确有一种存在,拥有无边的力量和博爱之心。但是,这对于我们获得永恒救赎的机会又意味着什么呢?

再仔细想想,真的没什么。诚然,我们明白得救是可能的:一种全能的存在可以促成这个目标。但我们有何理由相信上帝就会这么去做呢?哎呦,至善的上帝怎么会不希望我们得救呢?问题是,至善的上帝需要去考虑到整个宇宙,不单单是我们。

说道这里,有关于邪恶问题的探讨就变得颇为关键了。一种至善的存在,即便是拥有不可超越的力量,可能不得不去放任相当多局部的恶,只是为了维护整个宇宙的和善;为了去避免更为深重的罪恶,一些罪恶的存在或许是必要的。我们无法得知我们人类是否会成为这一必要性的牺牲品。

当然, 至善的上帝将会竭尽所能让我们所遭受的苦难最小化,就我们所知,最小化也许得包括我们的覆灭或永久的遭罪。我们也许希望我们遭受的任何罪恶至少会有等量甚至过量的善来抵消,但这并无担保。正如有神论持有者所常常指出的那样,道德代理人的自由也许是一种大善,值得上帝去容忍可怕的恶行。也许全知的上帝明白允许某些更高形式的存在去摧毁我们恒久的幸福所带来的益处要甚于此种幸福本身的益处。例如,或许他们毁灭我们的幸福在道德演变过程中是必经的一步,这一过程将会带领他们得救和触及永恒的幸福。

我此处的观点就从宗教层面对邪恶这一问题给予了正反两方面的回应。至善而全能的上帝怎么会容忍罪恶横行呢?对于这个问题唯一还算可行的回答是这个上帝也许有着极精准的认知力,超越了我们的理解范围。正如大卫·休谟(David Hume)在其《自然宗教对话录》(Dialogues concerning Natural Religion) 中所表明的那样,要解决恶的问题,惟有诉诸于我们自己的无知(关于这种方法,被称为”怀疑论有神论者”的哲学家作出了很有力的论述)。

把问题诉诸于我们的无知或许可让我们避开一个显而易见的矛盾,即至善的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的邪恶。但这也严重地制约了我们的判断,至善的上帝究竟意欲何为。也许从表明上看来,如果我们遵循生命的运转之道,上帝会确保我们得救。但从我们有限的视角出发,上帝好像也不会放任像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或者无辜的孩子被病痛折磨致死这样的事情。一旦我们试图将问题诉诸于我们有限的认知和上帝的无所不知之间的间距,我们就将止于思考上帝会怎么做,而不至于去探究他究竟会有何作为。因此,考虑到一切的一切,一个事实是我们认为至善的上帝将会确保我们的得救不会支持如下结论:他的确将如此作为。

自然而然,即使有确凿的证据表明至善而全能的上帝存在,也不能确保我们最终是安全的。即使我们坚信有一种超越约翰 · 格雷的无关于相信与否的生活方式的宗教,可有一点必须相信,上帝的存在距于我们所求于宗教的东西还远着呢。

许多信徒都会同意。他们说,他们对于获得救赎的信心不是来自于哲学观点,而是来自于他们与上帝的亲身接触,要么是通过个人的体验,要么通过宗教传统。但具体而言,这样的接触可以带来什么呢?最多不过是确实存在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许诺救赎我们。但也很有可能——许多宗教坚定持有的——有庞大的存在(邪灵或恶魔)意欲带领我们误入歧途,失去救赎。我们怎么能够知道我们所接触的力量不是在误导我们呢?

至善的上帝理所当然地会回应道不会允许这样的状况出现。但是,这就又把我们带回到起初的困境:没有理由表明我们可以准确地判断上帝会允许何种情形出现。为防大恶,上帝或许不得不让我们受骗,只是为了阻止更深重的罪恶。

当然,我们可以干脆心甘情愿地认为我们不会走偏。但是,这不啻于迷信,而非信仰。假如这还不能令我们感到满意,就邪恶的问题,我们就应该去寻找更合理的答案,而不再是将其诉诸于我们的无知。若不然,我们也许就得重新考虑约翰 · 格雷观点,也就是无关于信仰的宗教。

加里·古廷(Gary Gutting),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哲学教授和《圣母大学哲学评论》(Notre Dame Philosophical Reviews)编辑。他最近的一本书是《关于不可能的思考:1960年后的法国哲学》,并定期为The Stone写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上帝存否有何干?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4533.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