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谣言 “透明”是最好武器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4-8,星期日 | 阅读:1,176
来源:中评社

客观地说,以中国之大、人口之多、思想活跃者之众、尤其是在网络时代公众传播平台和渠道之多元,存在各种不同声音太正常不过了。

中评社香港4月8日电/美国《侨报》4月7日载文《透明是应对谣言的最好武器》,摘要如下:

因为利用互联网传播谣言,北京警方近日拘捕了一些传谣者,有关管理部门还关闭了16家传谣网站。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也刊发评论文章说,当前处于“谣言、杂音、噪音的敏感时期”,要求党员干部“在大是大非上头脑清醒”,拒绝谣言。这引起海外舆论的关注,甚至成为一些海外媒体、智库和政客观察中国政治风向的一项指标。

中国当前的思想舆论领域究竟处于一种什么状态,别说身居域外者不清楚,就连许许多多置身其中者也不一定完全弄明白。客观地说,以中国之大、人口之多、思想活跃者之众、尤其是在网络时代公众传播平台和渠道之多元,存在各种不同声音(包括杂音、噪音)太正常不过了。

“一个世界、多种声音”,这是一个多元社会的基本状态。传递的是一个国家开放程度、政府开明程度的信息,甚至是政治民主进步的一个标志。人民能自由表达言论、不再噤若寒蝉,这其实是一个极大的进步。

因而,我们说,首先要辩证、理性看待不同声音的存在,要将不同声音和“杂音”、“噪音”区分开来。所谓“杂音”,从词的本义说,是指与周围环境音不协调或者有所差别的声音;“噪音”则是指一种影响和妨碍人们正常生活、伤害人们身体器官的声音,其比杂音更厉害。引申到意识形态领域,这两种声音主要是指与官方或社会主流声音不同调的声音。但并非所有不同声音都是“杂音”和“噪音”,而也并非所有“杂音”都是洪水猛兽。

其次,“谣言”与“杂音”及其它不同声音从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谣言”是一种并非完全基于事实基础上、甚至是出于某种主观意愿编造出来的一种信息。早在1947年,美国学者奥尔伯特(Allport,G.W.)与波斯特曼(Postman,L.)合着的《流言的心理学》一书中就提出,谣言的产生跟事件的重要性与模糊性成正比关系,事件越重要而且越模糊,谣言产生的效应也就越大、也越容易传播。

在言论自由的现代社会中,杂音、噪音和谣言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估计在任何社会形态中也不会消失)。但需要有区别地对待三者:要以包容的心态允许适度的“杂音”存在,要以法律的手段防止“噪音”伤人,要以灵活、巧妙的方式及时拆穿“谣言”。

有谣言的存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面对谣传找不到恰当的办法、没有权威的信息或声音出面揭开事件的“模糊”面纱,面对谣言要么充耳不闻、要么慌乱应对,甚至敷衍了事。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经济形态、社会形态和思想意识形态正在发生变化,然而,多年来的事实表明,中国的政治与社会组织结构及其行为(包括政党、政府、官员和许多社会组织的行为)并没有跟上这个变化。他们应对各种舆情变化,不仅思维僵化、行动迟缓、办法单一,有时还弄巧成拙把事情搞砸,越澄越“澄不清”,助推了“谣言”的传播和扩散。这是必须引起当局警惕和反思的。

对于当局来说,拆穿谣言,第一要着是清除“谣言”产生和传播的“模糊”、“神秘”环境,打破僵化的思维习惯,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建设更加透明的机制。开放、透明是应对谣言的最好武器,没有开放的机制、公开透明的工作程序,“谣言”就会不招自来。尤其是在出现重大事变的时候,更应强调开放与透明。以“封”和“堵”的方式应对,小事也会变成大事,谣言也会压倒真相。

同时,在中国的政治和社会治理结构中,要厘清政党、政府和社会各组织之间的责权,将属于政党的赋予给政党,属于政府的还给政府,属于社会的还给社会,各司其职,各担其责。

再有,强调程序与法治,一切按规矩办,大道通畅,也就让小道消息没有了空间。

而对于外界而言,用理性、发展的眼光看待中国经济、社会和政治的变化以及舆论生态也显得尤为重要。用几十年不变的旧模式解读今天的中国显然已不合时宜。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应对谣言 “透明”是最好武器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4755.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