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报》欧洲七宗罪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4-18,星期三 | 阅读:1,661
译者:guangguanghikaru

原文:欧债危机:欧洲七宗罪| ZEIT ONLINE

窝赃:瑞士

赃款数额巨大。它是如此富有,令欧洲政治家都瞪大了艳羡的眼睛。仅在瑞士一国私人(其中大部分为欧盟公民)的存款金额就高达1万5600亿欧元,英国特别是海峡群岛有1万4000亿,卢森堡为4400亿, 列支敦士登是780亿。 这些国家都是偷税漏税者的同谋。他们吸收外来资金并借其利息赖以维生。那么欧洲对此都做了什么呢? 那些主要的成员国并不以此为辱,而是把这当作一个悠久的传统和外交事务来对待。相比瑞士和列支敦士登,一些国家包括德国致力于推行双重征税协定。他们计划通 过预扣税将这些资金所欠的税款部分返还给其来源国。欧盟自动信息交换的要求削弱了这一方式,以便能寻到偷税者的蛛丝马迹。而自动信息交换也遭到了卢森堡的拒绝。这个卢森堡,平日里可是最喜欢鼓吹欧洲团结的那一个。

自大:法国

如果法国最大核电站制造商阿海珐(Areva)于十二月中旬(2011年)宣布它将裁员数千人的计划,员工们不必惶恐。

当裁员的消息走漏风声以后法国财长巴鲁安表示,这将不会产生任何影响。这是国家希望的方针。关于这一点他会见了阿海珐总裁吕克·乌赛尔(Luc Oursel),并一再嘱咐,还没有决定啦,工作岗位是机动的嘛,全球经济增速减缓会产生何种结果根本就无所谓啦…。他说“工作岗位”时的腔调应该被着重强调。

在法国没有人会惊讶于这样的句子。它们符合国家至上的原则。从路易十四时代的财政大臣让-巴普蒂斯特·柯尔贝尔开始法国就实施了国家经济调控政策。阿海珐87%的股份归属国有自然就不用说了。即使是当私人企业标致雪铁龙集团于前不久宣布即将裁员的时候,工业部部长埃里克·贝森(Eric Besson)也同样承诺,所有的工作岗位都将保留。当雷诺总裁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想将其 一部分生产转移到土耳其的时候,他甚至被拘留。造成当今法国汽车制造商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家阻挠其向新兴工业国家进行生产转移。如果国家俨然以经济 保护者自居,那现实情况便是如此。生产成本增高,商品价格也随之升高。为了应对出口收缩,政府就加强贸易保护。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最好的时候法国政府能从这种非外包的工作中获得回报,最糟的时候法国总统就滥用职权把这些巨头当作政治武器。

法国政客是最有信念的欧洲人,当他们仅凭自己无法进步的时候。这促成了欧洲最大的宇航防务集团EADS的建立。所以,他们也饶有兴趣的想要依照此航空模式建立一个造船联盟。现任总统萨科齐在担任经济部长时曾阻止西门子入股其法国竞争对手阿尔斯通。同样是这个萨科齐曾于2004年为赛诺菲牵线,促成其对德法合资制药公司安万特的收购,从而造就了世界第三大的制药集团。“自由和诚实的竞争”这一关于统一市场的表达,已被萨科齐随意从欧盟改革条约中删除。如此猖狂的自大,欧盟还能放任它叫唤多久呢?

懒:希腊

他们说,默克尔有错。他们说,是德国的铁石心肠搞垮了欧洲经济。希腊小报媒体如此解释经济危机,示威游行者和民粹主义政治家也如此叫嚣。这些希腊人的问题并不在于他们的债务,而在于其他人对它的诱导,逼迫和教唆。他们因此对自己和整个欧洲撒谎。

那些令人精神错乱的事,在希腊都能令人难以置信地自我化解。谁导致了这场危机的发生?是负债的希腊社会自己。是那些总是认为欧洲有足够的钱给希腊的人;是那些寄希望于特权的行会;是那些在大罢工中获取了高薪的国有铁路工人;是那些捞取死者养老金的死者家属;是那些自己选民的侄子侄女们安排工作的政客;是那些甘心让自己受其雇佣的侄子侄女们。不用说,希腊媒体已经报道过这些了。但是他们所缺少的是,对希腊人的那种希腊式的愤怒。

希腊的民粹主义苛责默克尔,却对自己国家的那些责任人慈悲为怀。因为相比自我谴责他们更喜欢对着一个遥远的稻草人叫骂。这个缺点,即缺乏自我批评的能力,才是希腊真正的危机。

自私:爱尔兰

人们当然可以像爱尔兰文化部部长那样去描述爱尔兰。他最近说:“我们是一个幸福的民族,也是一个诚信的民族。这些对外国投资者来说至关重要。”的确是。然而,据真实的观察,税率很可能也是这个大西洋岛国像升降电磁铁一样吸引外国公司的“小”原因。爱尔兰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仅为12.5%。明摆着的低。欧盟的大部分国家比如德法都要求企业向国家上缴30%的税。拜托,在欧盟内部市场里,竞争机会原本应该是均等的,这儿的落差怎么就会这么大呢?早在欧债危机以前爱尔兰就吸引过来一打跨国公司。Facebook,英特尔,辉瑞,默克,SAP,IBM——全都朝着爱尔兰的热烈欢迎蜂拥而去。好吧,然而这有一个相当岛国的逻辑:来爱尔兰扎堆的企业越多,国家对这些企业就越要体贴。爱尔兰政府现在虽然想要提高一些税率,但是,不是企业所得税。结果,它必须为一些理所当然的竞争损失买单,比如,人们不能坐火车出行啦(注:暗指铁路罢工)。好吧,从什么时候开始IT和保险业一直被庇护啊?另外:要成为欧元区唯一一个说英语的桥头堡,它肯定是有一手的。那么,爱尔兰,请保持你的诚实,你的团结和你的幸福!

假仁假义:德国

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欧洲呢?一些国家出口盈利,而另一些却在消费负债。

德国人骄傲于他们的出口优势,并把它当最其国内经济增长能力的证明。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向另一个国家卖出的商品长期多于它从买进的,那么对于所有当事人而言都是很不爽的事。今年(2011年)德国对欧盟国家的出口额达到620亿欧元。这并不意味着德国制造的产品被交换成了外国产品,而是便利地被转换成了负债。南欧的各国为了能买这些商品向德国赊账。即:德国的财富建立在他国债务的基础上。但是,谁对债务抱怨得最厉害?没错,就是德国。

从何时起借债方被银行赤字紧逼,债务的贬值也威胁着债权人。在过去几年里德国积攒了高达近1兆欧元的外汇储备。如果南欧的国家不能偿还债务的话,这些钱的大部分将会不翼而飞。

所以默克尔说,都该像德国一样。他们应该时出口多于进口。他们应该降低工资,限制消费。但是说得容易做着难。如果人人都只想着卖,那将不会有人来购买。那么经济就会停滞。如果我们不想让世界的其他地方都充斥着欧洲制造的商品,那么这个问题必须要在欧盟内部协调解决。意大利要控制消费,而德国则多多益善。

暴饮暴食: 西班牙

不能让你的邻居把海给渔空了——这可以作为给欧洲的十诫之一。后面一诫是:不能让你的农民依赖补助金。

“布鲁塞尔发展规划”预计2007年到2013年间西班牙的渔业收入将超过10亿美元,这要远远超过其他每一个欧盟成员国。因为欧洲水域的鱼都被西班牙捕得差不多了,于是它那些高度现代化的捕鱼船被派到了塞内加尔和毛里塔亚的海岸。这使当地渔民只有很少的鱼可捕,而且超过了事先约定的捕捞配额。

当务之急的是要使当事公司的行动合法化,以及在欧盟和非洲国家之间出台新的渔业条约。截至目前为止西班牙政府对两者都持反对意见,就像反对欧盟农业补助金的深化改革一样。每年有大约500亿欧元从布鲁塞尔的账户流入欧洲的农业经济。其中大部分直接进入不同欧盟成员国的耕地。数目可观的廉价鱼制品,奶制品以及蔬菜制品最近从西班牙,意大利,法国或者是德国输出,登陆欧洲市场。

出口商说,这对穷人有好处啊!然而加纳,喀麦隆和非洲西部国家当地的粮食生产却陷入破败。同时,如果农产品价格提高的话,这些国家将无力再从欧盟进口奶粉,家禽肉和谷物。

如果之后出现粮食短缺甚至是闹饥灾的话,那么欧洲无疑会登上这样的位置:欧盟是全世界最大的物资救援投资商。

贪婪:英国

难道大不列颠没听见那一声枪响吗?仿佛过去三年金融世界都安然无恙一样,他们继续相信,他们的工业亏损会通过外汇投机得到补偿。今后这样的亏损应该会持续盈利。他们顽固不化地认定,市场(在他们臆想的逻辑里)是如此坚不可摧,以至于政治和社会都得听命于他们。

在这个泛滥着约翰.密尔和亚当.斯密的自由理论的离奇世界里,一个缺乏有效监管的金融体系得以在伦敦城里产生。所有高度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和资产抵押债券可以在其中被交易,却使英国银行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遭遇“现金饥渴”。普通百姓的储蓄金和养老金缩水数十亿欧元,而伦敦的银行家们却借此补偿了自己的损失。

在英国政府不得不对银行实行管控的时候,国家债务危机拉开了它的序幕。尽管如此,伦敦传来的只是破口大骂,斥责那项使股票投资者承担风险的提案。德国政府提 议征收金融交易税,借此来有效地打击外汇市场上的短期投机行为。而英国的宝贝财政大臣却极其戏剧化地称金融交易税为“直击伦敦心脏的一枚子弹”。那些逆流而上者,也许最好应该到别处游去!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时代周报》欧洲七宗罪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5064.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