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洗脑西方Brainwash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4-19,星期四 | 阅读:1,698
作者:东方文化西方语 | By 翟华

在新航飞机上读今天的《联合早报》,有一篇书评(黄涓/文)介绍英国作家Dominic Streatfeild所著BRAINWASH: The Secret History of Mind Control(洗脑术:思想控制秘史)。Dominic Streatfeild为英国知名独立纪录片制片人、作家,他的电视作品包括探索频道的系列纪录片《恐怖时代》,片中探索了政治暴力的根源。此外,他还著有《可卡因传奇》。

首先要说的是,一说到“洗脑”,过去背负较多洗脑骂名的是东方“集权”国家,但读了这本《洗脑术》发觉,原来西方“民主”国家也的洗脑行为也毫不逊色。

“洗脑”(Brainwash)这词的来源,都说是苏联最先懂得用洗脑术,但这个词的“发明者”为美国记者爱德华·亨特。“洗脑”起源于冷战时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之所以开始对洗脑投入大量研究,一方面因为苏联大清洗时的大审判,法庭上被告纷纷承认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莫须有罪名;另一方面是,许多战俘相继在朝鲜认罪,与俘虏他们的人合作,这使到西方国家很难堪,教五角大楼坐立不安。爱德华·亨特则以“洗脑”形容共产主义对人们思想的掌控。

书中描写了一位东欧最高枢机主教(红衣主教)敏泽迪被逮捕后,行为异常,出庭时,在被告席上摇摇晃晃,连双脚也站不稳,像是在梦游;面对审讯时,这位受高等教育、有智慧的人站在那里,眼神呆滞,手足无措。更糟的是,敏泽迪竟然供认自己策划偷窃匈牙利王冠珠宝盗窃案,宝石中还包括匈牙利最珍贵的圣人遗物——圣史帝芬皇冠,他还承认计划推翻共产主义政权,也计划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在熟悉敏泽迪的人看来,法庭上的敏泽迪根本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人;敏泽迪的母亲则告诉媒体,她去探监时,儿子一度认不出她。美国显然被枢机主教的被洗脑吓坏了,中央情报局跟着大规模进行操控心智与心理逼供的相关研究。“洗脑——一个在中情局授意下诞生的词语就这样被兜售给了美国政府、联合国、媒体和全球公众。”

相当于东方阵营的“宣传”式洗脑,中情局由此致力于“洗脑术”的研究显得更“科学”,包括LSD迷幻药、吐实药、“感官隔离”、催眠、潜意识植入等。洗脑术中的“感官隔离”则是将人幽禁于密室,沉溺于水中,造成感官错乱以催逼对方吐真言。“吐实药”是让人把心中的秘密和盘托出,由于需要借助最佳效果的镇定剂和麻醉剂,中情局甚至到墨西哥遍寻“神奇蘑菇”,远赴非洲剖取鳄鱼胆,还制造了后来影响很大的迷幻药LSD。对于LSD,本书有如此描述:“中情局曾于1951年和1953年两度获得情报,称苏联已经搞到了LSD。设想苏联对LSD感兴趣是很自然的事,不过他们出现得是不是有点儿太快了:虽然中情局和军情六处一直都尽力掩饰LSD的存在,虽然这种药物只在一个地方——瑞士的山德士制药公司——生产,中情局还是接到报告:共产党已经掌握了可供5000万人使用的剂量。必须要行动了。”  讽刺的是,LSD后来流入市场,还曾引发美国60年代的迷幻颓废之风。

说到底,“洗脑术”是政客与科学家联手炮制的一页思想控制的荒唐史,借用书中的话说就是“当恐惧弥漫,一切肮脏都穿上了正当防卫的外衣;当科学发狂,一切残忍都散发着追求真理的光芒。”“洗脑是一个让我们感觉良好的睡前故事,早该在多年前就失势了。但它没有,这就是神话的能量。每当我们感到恐惧或迷茫,就把它呼喊出来解释那些令我们紧张的事物……”

本书中文版简体字版书名是《洗脑术:思想控制的荒唐史》,繁体版书名为《洗脑:操控心智的邪恶科学》。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东方洗脑西方Brainwash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5092.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文艺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