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软实力”来自公民社会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4-28,星期六 | 阅读:1,740
来源:《看历史》采访 潘晶

Q:在过去几年,中国积极展开魅力攻势。在你看来,影响中国有效发挥软实力的主要原因有哪些?对此你有什么建议吗?

A: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传统文化,如今还广泛涉足全球流行文化。姚明成为了中国版迈克尔·乔丹,2008年北京成功举办了奥运会,2010年上海成功举办了世博会。中国已在全世界各地创办了近300家孔子学院,向人们传授其语言和文化。而中国的国际广播和电视节目也在大力发展中。并且,中国的经济成就举世瞩目,而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从容应对更是令人印象深刻。此外,中国对贫困国家的经济援助也增加了其国家魅力。

然而,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中国目前均与美国有所差距;至于软实力,根据近期的国际民意测验的结果显示,中国与美国还相差很远。中国并没有像好莱坞这样的文化产业,而中国大学的教育水平也与美国有不少差距。美国有许多非政府组织,它们的存在为美国的软实力提供了很强大的支持,而类似的机构在中国非常缺乏。中国官员倾向于认为政府政策和公共外交手段是影响国家软实力的主要手段,但事实上,美国的软实力主要依靠的是公民社会而不是政府。因此,政府让位于公民社会才是最佳方案。

Q:你曾指出,奥巴马政府以亚洲为中心的政策转向是对该地区巨大潜力的认可,而不是遏制政策的先声。此外,你提到“只有中国能遏制中国”,为什么你会得出这样的观点?

A:冷战期间,美国对苏联进行了遏制,断绝了所有商贸往来,同时社交领域的联系也十分有限。而对于中国,美国选择了合作而不是遏制。首先,中美之间有着大量的贸易往来,目前美国对中国已出现了贸易逆差;其次,有超过15万的中国学生正在美国留学。除非中国试图在亚洲地区称霸,美国无意对其进行遏制。而我也相信,中国政府是足够明智的,不会任此情况发生。

Q:在你的新书《权力的未来》中,你提到21世纪最主要的力量更迭是亚洲的复兴。在你看来,中美两国未来在亚太地区将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A:美国将自身看做是亚太国家,美国的一个州就位于太平洋的中心。在未来几十年,美国仍将是军事上和软实力上最强的国家。但是,在未来十年里,中国有可能在GDP总量上超越美国。在此实力框架下,中美之间竞争与合作共存,但合作所得将多于竞争所得。

Q:你曾指出一个太过具有侵略性的中国军事姿态将促使其邻国组成联盟来进行制衡,并因此削弱了中国的软实力和硬实力。你如何看待亚洲内部的权力均势?

A:亚洲国家长期以来有其自身内部的权力均势。正如英国记者比尔·埃莫特(《经济学人》前主编)十年前在他的著作《对手》(The Rivals)中所指出的,日本和印度不愿受中国支配。面对这样的情况,中国可通过提升软实力的方式来缓解邻国对其军事硬实力和经济实力提升的恐慌。

Q:你曾谈到中美两国应该避免对彼此能力和意图的过分夸大,因为对于冲突的预期本身有可能成为冲突的根源。你如何看待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

A:我对中美关系长期发展持乐观态度。在贸易、金融和气候等领域,两国还能通过合作获得许多进步。我们必须记住,如果说某个国家可以通过强大的实力来为所欲为,那也只能是通过与他国实力相结合的方式,而绝非压制他国。所以我们要阻止那些试图给两国关系施加恐慌、并将两国拉离合作关系的行为,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两国的鹰派人物事实上就是利用恐慌心理来共同对抗两国温和派的。

Q:对于中美关系未来的前景,你觉得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吸取什么经验?

A:在上个世纪,第一次世界大战使欧洲和全世界都陷入了混乱。这次战争之所以会爆发,部分是因为德国的崛起,以及由此引发的英国的恐慌情绪。而另一方面, 当美国崛起时,两国却能够互相合作,并最终形成联盟。中美两国必须以此为鉴学会处理两国之间的关系,这样才不会在本世纪导致因实力变换而引发的暴乱,就像一百年前发生的那样。

Q:你在《驳美国衰亡论》一文中曾引用李光耀的话指出中国可以依靠13亿人的人才库,但美国却可以依靠全球70亿人,并且把这些人在一种多元文化下重新整合起来,而由此产生的创造力也是汉族民族主义所无法比拟的。你觉得美国会否持续拥有这种优势?

A:从历史上来看,美国是移民国家,并且拥有整合全世界各民族智慧的能力。举例来说,硅谷的许多企业都是由中国、印度等国家的移民创建的。我认为这种优势将持续下去,除非美国屈服于对他国崛起的恐惧心理,并将自身封闭起来。那样的话,这种优势就将不复存在。

Q:有些分析家指出中国将在21世纪取代美国。在你看来,中国挑战美国霸权地位的主要困难和障碍有哪些?

A:由于庞大的人口规模和惊人的经济增速,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中国很有可能会在经济总量上超越美国。但是,在未来的几十年内,中国都不可能在整体实力上超越美国(包括军事实力和软实力)。这意味着邓小平的谦逊的外交政策仍然有效。有些中国人错误解读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认为这是美国衰退的标志,这种误读对中国并没有益处。在未来,中国必须意识到骄傲自大和恐慌心理的双重危险,并尽力避免。

Q:在历史上你最钦佩哪个人物?为什么?

A:美国人中我最钦佩亚伯拉罕·林肯,他有着历史大局观,并总是谦逊地追求着艰难的政策。就全人类而言,我最钦佩纳尔逊·曼德拉,他面对数十年不公目击正的种族隔离制度,并没有像他人那样诉诸仇恨,而是教导他的后来人要团结各种族,共同来建设发展一个更好的南非。在全球化的浪潮下,我们需要的领导者是能够教导人民谦逊和包容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约瑟夫·奈:“软实力”来自公民社会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537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