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变革的哨音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5-3,星期四 | 阅读:1,377
來源:陽光時務

戲劇性並非維穩體系的追求,卻是它的結果。維穩思想就是牢牢控制住社會的一切。王立軍與陳光誠的兩次「闖館」證明,這只是一種幻想。當幻想積累到一定的時候,戲劇性就會不請自來。換句話說,戲劇性頻繁來襲,正是變革悄悄來臨的哨音。

文/長平

今年「兩會」的記者會上,溫家寶總理說,他考慮把一些經常批評政府的人士請到中南海作客。有位朋友遺憾地說,記者應該追問什麼時候,立即生效嗎?他想到了柏林牆倒塌之夜,期待同樣戲劇性的場面出現。

柏林墙(资料图片)

1989年11月9日,中央政治局委員君特·沙博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以黨的新聞發言人身份,在記者會上宣佈,東德政府決定「適當允許」東德人的旅遊要求。不知道是不是被熱烈的掌聲沖昏了頭腦,當記者追問什麼時候生效時,沙博夫斯基回答說:立即!

消息立即傳遍東德,數千人立即湧向柏林牆。事前沒有得到任何通知的守兵,在僵持了個把小時之後,打開了牆門。不僅門再也無法關上,牆也開始倒塌,東德開始淡出歷史。

同樣戲劇性的場面並沒有像那位朋友幻想的那樣出現在中南海。然而,一個專制國家從來就不缺少戲劇性。

2月6日,「打黑英雄」王立軍魔幻般地進入成都美國總領使館,拉開了一場宮廷鬥爭的序幕,比地攤文學還要精彩的權貴故事次第展開。薄熙來在記者會上痛斥媒體胡說八道的話音未落,轉眼間就下落不明;溫家寶總理剛剛義正辭嚴地祭出路線鬥爭的大旗,卻傳出毒殺洋人的刑事案件;刑事案件卻又導致言論自由的再度收緊,回到了政治層面。一時謠言四起,至今懸而未決。

4月26日,美國使領館再次令人驚呼。山東盲人律師陳光誠,因為維護底層民眾權利,被污坐牢四年多,出獄後又被囚禁在家,家人也一併失去自由。對於一個行動不便的盲人,當局派了數十至上百人長年看守,從他的家中到進村的路口,層層封鎖,崗哨密布,探訪人士屢遭圍毆。

4月22日,陳光誠卻奇蹟般逃離魔掌,在朋友的幫助下來到北京,得到美國領使館的庇護,並於4月26日公開信息。

5月2日,失去自由長達六年之久的陳光誠,在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的陪同下,以一個正常人的身份前往北京朝陽醫院治病療傷。

假如沒有美國領館,王立軍和薄熙來今日如何,十八大是否更多變數?假如沒有美國使館,陳光誠是否仍然被囚於臨沂家中,或者在北京東躲西藏? ……這兩起事件被人們相提並論,乃因為美國使領館角色鮮明。

然而,在我看來,這兩件事最大的相似之處,還在於二者出人意料的戲劇性。戲劇性與專制政權息息相關。民主政治要求公開透明,沒有多少私密隱情,沒有多少爾虞我詐,也就沒有戲劇性的土壤。任憑政客們巧言令色,花樣百出,選民們都明白政治底色不會有太多變化。專制國家卻大不一樣,一會國家主席失踪了,一會打倒「四人幫」了,一會兒總書記被罷免了;到處都是秘密,全身很敏感。輕輕拉開帷幕一角,就可以看到黑幕重重。

戲劇性並非維穩體系的追求,卻是它的結果。維穩思想就是牢牢控制住社會的一切。這兩起事件證明,這只是一種幻想。當幻想積累到一定的時候,戲劇性就會不請自來。換句話說,戲劇性頻繁來襲,正是變革悄悄來臨的哨音。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長平:变革的哨音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5520.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