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这样的女孩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5-5,星期六 | 阅读:1,788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香港导演彭浩翔拍过一部好玩的电影——《AV》,传到内地就成了《青春梦工场》。电影的开头字幕是“在世界中心呼唤性爱”,讲述了一群男孩想和日本AV女优上床,凑钱请她拍戏,大家都扮演一把男主角,梦想却最终逐步破灭的故事。

上世纪90年代,当我与改革开放一同步入青春期时,与大多数男孩一样,无人授业的我们在性启蒙方面同样 “摸着石头过河”。武藤兰、饭岛爱、苍井空就是那时一块块晶莹剔透的令人垂涎欲滴、想入非非的“宝石”。

或许是先入为主,现在的S1(日本AV制作公司)当家花旦中不乏娇媚可爱的,但我对苍井空情有独钟。

吉沢明步有填充物、柚木提娜的脸过于锥形、麻美斗鸡眼、穗花太黑、爱田由的表演太冷淡……除此之外,我也不太喜欢任何传说中隐退的人物,那是一份很长的列表,但我只能遗憾地指出她们“太多借位演出”,就轻易将其逐出讨论范围。

大学时,我们楼道里的几个寝室都很羡慕日语系的男生。他们不仅不需要中文字幕,更能通过去日本交流的机会,“交流”回大量新鲜热辣的杂志与音像制品。其他语种的同学只能在地下通道里和过街天桥上寻找怀抱孩子的妇女,对眼之后通常有如下对话:

“要片儿吗?”

“有苍井空吗?”

“谁?你自己找吧。”

女人敞开衣襟,买卖双方便都顾不上孩子在冷风中啼哭。女人催促:“快点快点,一会儿警察该来了。”男生忙着搜寻,付账走人。

宿舍里的VCD机早已吐出了舌头,电视也“哗哗”地喘着粗气。上下铺纷纷将“打赏”的烟丢到桌上。

关门,放碟。

网络时代,我们不用再去吵醒女人怀里的孩子,惟一的歉意是,苍井空依然只能住在各自电脑的隐藏文件夹里。

忽然有一天,到处都开始谈论苍井空。仿佛人人都怕落了后,忙不迭地把“苍老师”挂到嘴边。先有百万的微博关注,接着便是国内媒体的报道,“现象家”们开始分析“苍井空现象”。

梁文道在一档节目中说:“你的同事,原来在工作中你只认识他工作这一面,但是你上他facebook,发现他原来喜欢狗,还喜欢养花,你发现他很讨厌苍井空,我怎么老说苍井空呢……”

什么?你也打算随声附和,平易近人地讲几个不知从哪看到的“苍老师”的段子,或者干脆放下身段提提你更耳熟能详的武藤兰?那你还不如给大家讲讲自己那个装满低画质rm格式的隐藏文件夹,直接把自己变成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料算了。

他们笑因为他们高雅。高雅的人只会说“德艺双馨的苍老师”,连蔡康永都调侃:“中国是惟一一个叫苍井空‘老师’的国家,让我被叫老师有种很微妙的感觉。”而脱离不了低级趣味的人们,永远说“童颜巨乳的苍井空”,因为那才是我们了解的赤裸裸的她。

大家很容易被这种轰轰烈烈的假象蒙蔽,以为是个男人都看过苍井空的真实演出了。

直到一项调查数据显示,24%的男网友对苍井空的认识只停留在人云亦云的基础上,从来没有真正去了解苍井空从事的事业;高达49%的男人看过苍井空多部作品,是她的铁杆粉丝;另有27%的男人在不经意间瞟过苍井空的电影。这总数76%的男人是网络上围观苍井空的坚实构成。

另一项数据显示,49%男人的性幻想对象是苍井空。这说明当男人着迷于看某位女人一遍又一遍后,基本上都会将其当作性幻想对象。进一步的,我们可以用这个推论来论证“为什么男人将女同事当作性幻想对象的比例很高”这一说法。

只有1%的男人是忠贞者,他们的性幻想对象只有惟一的苍井空。

50%的男人根本不吃童颜巨乳这一套,他们坚定地把苍井空排除在自己的意淫名单之外。

尽管一半的男人对苍井空有着性幻想,却仅有7%的男人将苍井空这样的女生当作自己追求的对象;高达45%的男人只愿在电脑中追寻苍井空的身体、表情和微笑,然后在现实中另行一套爱的标准。

男人对待苍井空的态度,再次印证了性与爱的分离状态。

现在,就像被压抑了3年的对高考的憎恨,学生们终于可以明目张胆地用烧书的极端方式表达一样,男人们以追捧苍井空来公开宣告自己被压抑多年的性需求。

2008年的平安夜,AV女优饭岛爱在东京的公寓离开了人世,她的死让很多中国男人陷入哀伤。有帖子写道:“如果没有日本的AV,中国性教育根本一片空白。而如果没有饭岛爱,AV历史又将何存?”

感谢苍井空,她用自己投入的表演释放了我的青春。


苍井空

日本著名成人模特、性感女星、女演员。2010年11月在新浪开通微博,引起中国网民的广泛关注。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苍井空这样的女孩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5601.html

分类: 学术评论, 时尚·娱乐.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