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曾火热的经济正逐渐冷却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5-31,星期四 | 阅读:2,428

核心提示:一轮全国性的楼市低迷、 出口放缓、 消费者信心下滑已经导致“经济急剧减速” 。中国突如其来的经济困境开始令世界市场上的投资者们感到不安。

原文:China’s Once-Hot Economy Is Turning Cold
作者:KEITH BRADSHER
发表时间:2012年5月2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牛虻”翻译,其他的志愿者校对

@google.com

图:中国西安,一名建筑工人。开发商如今深陷资金周转困境,一些人也因此丢掉了工作。

中国西安- 一轮全国性的楼市低迷、出口放缓、消费者信心下滑已经导致“经济急剧减速” ,中国政府官方网站周四援引一位国务院参事的此番描述。

尽管中国经济仍延续着扩张态势,但建筑工人正面临着群体性失业,零售业在上月出现了三年多来最缓慢的增长。该年度对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放慢至2001年以来的最低点。

这一轮经济放缓最显著的特征是其波及范围超出了与全球经济联系紧密的沿海出口导向型省份,深入至该国更为闭锁的内陆腹地,包括位于中国西北部的西安这样的城市。

中国突如其来的经济困境开始令世界市场上的投资者们感到不安,尤其涉及到大宗商品市场,因为中国消费了世界上大部分的原材料,还是第二大原油消费国。

危机倘若进一步恶化,将不可避免地传导至世界经济。在此之前,作为全球增长的主要引擎,中国经济大体上是一路高歌猛进,即便欧洲于债务危机的泥潭里挣扎,以及美国伴随着萎靡不振的住房市场蹒跚前行。

政府数据显示,中国最核心的70个大中城市中有一半以上的房价正在下跌,西安居于其中。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和穆迪(Moody’s)周四分别发布报告,警告说由于住宅销量滞缓,中国众多房地产开发商面临着严重的资金周转困境。开发商还背负着沉重的银行借贷利息款。

“中国脆弱的地产商在今年可能会面对一场生死考验,”标普表示。

同先一年同期相比,中国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8.1%,但事实上所有的增长都是发生在去年。同2011年第四季度相比,第一季度的经济几乎持平,且今年第二季度似乎较前一季度增长更为迟缓,黛安娜•乔伊列娃(Diana Choyleva)如是说道,她是朗伯德街研究所(Lombard Street Research)驻香港的一名研究中国的经济学家。

世界银行(World Bank)周三也对减速发出警告。

“很明显,中国经济要比大部分人此前所想象的要虚弱得多,” 乔伊列娃说道。“他们手中摆放着一个烂摊子。”

中国是世界上一系列大宗商品的最大进口国,如铁矿石和铜。它还成为了欧洲工厂设备和奢侈品的一个大买家。美国经济受中国经济减缓的影响要小得多,去年美国对华商品出口只占美国经济输出的不到0.7 %。

在2008年末到2009年初,即便当世界其它地方的经济深陷困境之时,得益于政府对高铁和基础设施的庞大投资以及进城的农村廉价劳动力对住房的旺盛需求,中国内陆城市依旧持续发展。但如今,在西安,经济困局已经显现。作为中国最大的运输和集散枢纽之一,西安是中国西北部的经济基石,同时也是一个制造业中心,生产范围从推土机到飞机零部件,涵盖一切。

孙玉芳(音译)是西安的一位烤箱、炉灶和热水器批发商,说居民几乎不再装修新房或重装旧房了。

“我们过去并没有真正感受到全球金融危机,但是今年,我们着实觉察到了——我对眼下的局面感到无能无力,除非民众开始消费,”孙玉芳如是说道,她坐在敞亮的店铺里,门庭冷落。

《纽约时报》中国曾火热的经济正逐渐冷却 @google.com

图:中国西安一项被废弃的工程,该市的住宅销量已经显著下滑。

在视察了中国中东部城市武汉之后,温家宝总理上周末表达了对经济的担忧 。然后他于周三主持召开国务院会议,发出了迄今为止最强有力的政府声明。

政府应该“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要根据形势变化加大预调微调力度 ,”政府声明中说。

官方的新华社周三起草的一份解释性声明于周四发表在中国政府网站上,援引了国务院高级经济学家张立群的说法,“经济剧烈下滑已引起政策制定者的关注。”

月度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初值显示出5月份的制造业仍在继续走弱,指数从4月份的49.3下降至48.7,该数值低于50则表明行业发展放缓。

国务院要求通过加快铁路、学校、诊所以及其它基础设施的建设来刺激经济。由于中国经济仍然高度仰赖投资需求,有经济学家对中国能很快重回增长轨道持乐观态度。

“当国家银行都将资金借贷给国企去执行政府五年计划时,你就不会有太多用于投资的底钱,”一名身在香港的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员顾文德(Paul Gruenwald)这么说道,他现为澳洲最大银行之一的澳新银行(ANZ)首席亚洲经济学家。

中国可以通过操作财政杠杆来大幅扩大政府开销。相对于经济产出而言,中国的负债率处于低水平,甚至把上规模的地方政府债务叠加到国家债务层面也无关大体。中国的银行有着世界上最低的贷存款比率,尽管有银行分析师对国有银行将款项借贷给具有政治影响的借款人是否会获得偿还表示质疑。

但随着国家大量的基建均已完工,进一步找寻能够通过成本效益分析的项目工程正演变为一项更棘手的难题。中国内陆地区成为了过去十年基建投资最大受益方,但现在却显现出带给更发达的沿海地带负面影响的迹象。

西安机场第三航站楼和另一条跑道在5月3日投入运营,得以容纳如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John F. Kennedy International Airport)那样多的乘客,尽管相比其每日客流量要少得多。连接西安与郑州的高铁,全程从西向东近300英里,差不多相当于西安的三条环城高速之和,不过交通拥堵仍然肆虐着这座古老城市的核心区域。

一个更大的基础设施项目已经上马:这个城市在去年下半年开通了它的第一条地铁线,第二条线路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完工,并且已经开工建设第三条干线。但是纵横交错的城市街头,相较过去来说,可通过拆迁来为建设项目让路的街道已所剩无几。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投机行为及使住房价格转向合理浮动,政府去年出台了旨在限制购买多套房的严厉禁令,在此之后,民用房地产建设的速度骤降。一名位于西安市中心的房产经纪人魏丽(音译)说,自从今年初,当这座城市周边有数百栋住宅型高楼正处于建设周期时,房价已经下跌了20%,但她表示城市中心区的房价还是处于稳定状态。然而,这里的建材经销商却说市中心的住宅价格也正在回落。

全国的开发商对于房价下跌的反应便是告别长年累月的泛光照明工地,不再全天候24小时施工。他们已经将交接班削减为白日一次,大量地降低了对建筑工人的需求。

“找工作正变得越来越艰难,”这里的一名建筑工人李波(音译)抱怨道。

在西方,西安最为人熟知之处在于作为中国的古都及丝绸之路上的贸易中心,还是兵马俑的故乡。但是作为一个拥有八百万居民的区域经济中心,现代西安也在中国经济领域扮演着重要角色。

店铺老板们和其它来自中国西北各处的商人们汇聚到这里的大型有盖市场购买商品,也使得西安成为掌控中国内陆脉搏的最佳地点之一。现在,这条脉搏感受到了消费的疲软。

在3月底之前,马谢川(音译)在他这儿的肉店卖猪肉,他会将大块肉切割,递给排队的顾客们,他们会带回家再将其切成薄片和小方块。但是随着现在销量下降了三分之一,他有大把闲暇时间,只需驾轻就熟地挥舞起钢刀,大块肉随即被切成薄片,只待顾客将其下锅了。

“这是我在这儿十多年来所目睹的生意上最快速的衰退,” 马谢川说道。

颜磊磊(音译)是一名桌布和汽车座套批发商,说销量在1月23日的中国新年之后暴跌,至今不见复苏。王黑岩(音译)是一名食物和饮料保温瓶批发商,说他的销量也在稳定下滑,且顾客甚至变得更为挑剔了。丁磊是一家涂料和石膏店铺的共同所有人,说从今年年初开始到现在,他的销量已经减半了。“人们都不买房了,” 丁磊说。“2009年的时候还无所谓。我从没有见过像现在这般糟糕的状况。”

西安市市长董军于上周在该市官网发布的一篇稿子中表达了担忧。

“今年1至4月份全市经济运行情况不容乐观, ”他说道。“ 保持增长的形势依然严峻。 ”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中国曾火热的经济正逐渐冷却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659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