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如来追寻卿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6-5,星期二 | 阅读:1,925
作者:空空般若

背负如来追寻卿 @cdig.info

神奇的雪域高原,在风景优美的山河湖泊之上,除了蓝天白云,还飘荡着最最优美的情歌,只有充满爱心渴望的人才能倾听得到,就如同那些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才能欣赏美好的风景一样,一切都是非常奇妙的。

坐上火车去拉萨,感受圣城的神奇;

在那东山顶上,寻找有情人的足迹……

决定去西藏,除了抱着“涤荡身心”的妄想之外,就是非常渴望触觉仓央嘉措的气息……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矛盾的事情。假若,六根清净,何来的情义不舍的念头;假若,情深意长,哪里又会有清净的说法?

所以,仓央嘉措说:“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如来,好像来过,又好像没有来,佛用了这个词来代表自己曾经在这个人世间教化过世人。世人的愚顽,自是世人自己的困扰,慈悲的佛陀不可能逐一救度【佛陀有三不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业力,不能代替他人所造就的结果,不能将自己的所得转加给别人。也就是说,自己造就了善恶业力所得的苦乐结果,只有自己去承受化解,任何人没有办法替代你,这也是“佛不度众生”的缘由。佛陀尽管慈悲,可是他无法做到。】,于世他命十六罗汉常驻于世救度众生,后来增添了降龙伏虎二位罗汉,所以才有“十八罗汉”的说法。

【以我的陋见,西藏的达赖和班禅两位活佛轮流转世,像极了佛陀后来所允诺的“降龙伏虎”二位罗汉。以佛家的说法,成为罗汉最基本的一个表象,就是行走时离地三寸,这是因为修得罗汉的果位后,就已经具有不会再伤害任何众生性命的能力。实际上,西藏活佛达赖和班禅并不是佛教传入雪域高原的时候就有的,而是在格鲁派的开创时期。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出生于青海省湟中县,十六岁入藏,闻思修习五论五明,对藏传显宗密乘进行了全面整顿。1409年始创大祈愿法会于拉萨大昭寺,同年倡建甘丹寺,标志着格鲁派正式形成。他的弟子中就有被尊为第一世达赖的根敦珠巴和第一世班禅的克珠格列白桑。也就是说,达赖和班禅原来就是一对师兄弟,只是后来两人约定在轮回转世的过程中,相互学习,互为师徒的关系。这中间有一个有趣的现象:灵童转世。

灵童转世实际上并不神秘,就是达赖和班禅他们两位生生世世的住世,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认为有一个“灵魂”一样的东西在轮回流转。世间自有世间法,这个世界上有自己的法则,所以将那些智者大德的教诲称之为“法”,也就是这一个道理。譬如,本师释迦牟尼佛是从娘胎来到人世间,也就由老死入涅槃;莲花生大师由莲花化生,因此骑白马幻化而去……即便是佛祖,也有一个重新“学习”参悟的过程,举个肤浅的例子:这就好像是种子落入泥土,从新发芽、开花、结果的生灭过程一样。如何来证明是转世,而不是捏造呢?那就依靠“预言”来判断吧!曾有班禅即将老死之时,交给他最亲近的两个弟子一个锦囊,告诉他们在最紧要的关头打开来看。适逢乱世,灭佛欺祖,人心惶惶,时光过去了十多年都没有班禅灵童转世的消息,那两个弟子恍然间才记起师父的锦囊,当着众人的面打开来一看,上面写着我将于某年某月某时在某处转世。转世的班禅此时正在乡间,同一般的小童无异,帮着父母放牧务农,当他看见一队喇嘛远远地向自己走来时,盘腿而坐。小班禅指着为首的弟子:我走时是如何交代你们的?为何到现在才来……在扎什伦布寺班禅册封仪式上,小班禅正在为前来瞻仰他的信众们灌顶,当他的母亲迈步进入寺庙大门时,小班禅离座而起,走到门前去搀扶他的母亲……这一幕,我相信直到今天还有活着的人曾亲历目睹过,因为这位班禅就是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曲吉坚増。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曲吉坚増于1985年9月8日开始动工建造第五世、六世、七世、八世和九世的灵塔殿(也就是将自己的前身合葬在一起),历时四年圆满竣工,直至自己亲自开光后便遽然离世,时年才五十岁,但是他没有遗憾。】

世人缺乏智慧而迷信活佛能够赐予自己在尘世的繁华,也没有一双慧眼去辨识纷扰幻化鱼世间的真假景象,只是凭借了情缘与信念,在追寻自己的前尘往事。罗汉不是菩萨,他被佛陀称为“自了汉”(就是只管自己修行,不理世间众生的疾苦,修行最大的程度上是在寻求自我的解脱,只是在另一种角度上示现出能够自我“救赎”的教化。),然而住世的“活佛”却是慈悲的,他甚至超越“觉有情”的菩萨(菩萨,全称是菩提萨陲,意思是:觉悟有情),来引导感化愚顽的我们(我们属于有情众生,只是没有觉悟)。【佛陀的圆满是已经觉悟了,常驻涅槃安乐,他不再有“情”的困扰。菩萨觉悟有情,属于大乘修六度,自度度人,自利利人,依照阶段的不同分为十地菩萨。罗汉自度自利,拔一己之苦得一己之乐,依照阶段的不同分为四个果位。这并不能说哪一个更高级一些,小乘但破我执,断烦恼障,也就是说只有先让自己解脱,才有能力去帮助他人。所以,小乘佛教,是释迦牟尼佛的根本教法,被称为原始佛教。实际上,在佛陀的眼里,众生平等,根本就没有分别,但是我们这个世界属于娑婆世界,是一个没有完美的世界,众生疾苦,因此我们也是“能忍”的有情众生。我们虽然能够忍受疾苦,但是很不安乐,所以慈悲的佛陀来到这个世界上“教化”我们,使得众生依照他所教示的方法得以解脱。因此,在正信的佛教徒心目中,没有谁比谁更高一级,也没有人比其他人高人一等,大家都是平等的,只是每个人所处的阶段不一样罢了。广而论之,众生都是一样,只因自己所造受的业力不同,在天、人、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六道里熙攘往来轮回不休……】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天堂是不是比地狱更美好,作为凡尘俗子,我们只能依靠想象去区别它们的不同。一念悟,当下即佛;一念迷,佛即众生。众生同佛的关系,只是迷悟的不同,如此而已。

那么,如何在滚滚红尘的凡世里营造自己的天堂净土,作为有情众生的我们是不是应该追随自己的心愿,成就这一世的虚荣与梦想呢?这个问题,留待每一个思考自己的何去何从的人去思考,我只想找寻仓央嘉措的足迹,试图解开困扰已久的情锁……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实际上是一位私生子,他是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座下的第巴桑结嘉措和一位卓玛(藏人对姑娘的统称)的儿子。故事的传说是这样的,有一天,一位前来布达拉宫朝圣拜谒的姑娘无意间闯进了五世达赖修行起居的房间。一刹那间,五世达赖的双鼻流血,他为此感应预言:自己的来生将在情海里纠缠,为情而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五世达赖对一个叫第巴桑结嘉措的小喇嘛特别信任,一路提拔,直至让他成为自己最得力的助手。而这位第巴桑结嘉措却是一位多情种子,他不顾戒律,同一位姑娘(卓玛)生下了儿子放在林芝(就是今天林芝八一镇的某个地方)抚养。五世达赖死后,第巴桑结嘉措秘不发丧长达十五年之久,直到康熙皇帝在平定准格尔叛乱中偶然得知消息,追问下来才匆匆地将小仓央嘉措接回布达拉宫,号称找回达赖转世的灵童。此时的仓央嘉措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小少年,他在林芝时已经有了一位青梅竹马的心上人,姑娘的名字叫做“仁增旺姆”,也许就是他的情歌中所出现那位“玛吉阿米”。千山万水并没有成为这对真心相爱情侣的阻隔,仁增旺姆随后悄悄地跟随着使者的脚步,来到了布达拉宫旁边住下,从此仓央嘉措和他的爱人能够偷偷约会,每天相聚。

出卖仓央嘉措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脚印。在一个大雪纷纷的夜晚,仓央嘉措从情人处归来的足迹,令到他的侍者生疑,一路追查到……就这样,六世达赖、一世活佛被“押送”京城,等候处置,年仅二十四岁。

实际上,即便是依照世俗的说法,仓央嘉措的父亲扎西丹增、母亲次丹拉姆(实际上就是寄养在家里的养父养母)的家庭世代信奉宁玛教派的佛教(也就是我们所称的红教,是藏传佛教最早传入西藏的宗教,由莲花生大师加以弘扬。莲花生大师被认为是释迦牟尼佛涅槃之后,认为自己还有很重要的教化没有做完,于是由莲花化生来到人世间,最后也是骑白马化生而去。释迦牟尼佛在为乔达摩•悉达多太子时,就曾娶妻生子;莲花生大师也是有妻子爱人的,也就是娶妻生子和能不能解脱成佛并没有直接关系,甚至相反,佛陀认为在人世间就应该先将人所该做的事情做好。所以,佛陀有过娶妻生子,也曾为父抬棺出殡),而这个教派并没有约束僧人喇嘛不能结亲生子的。那么,为何已经成为至高无上至尊达赖的仓央嘉措还要被“押解”送京接受“惩治”呢?

这就是政治的残忍和人性的恶毒!在这个世界上,政治是人对事的安排,经济是人对物的处理,主体都是在于人本身。人,原本好坏之分,可是行为有善恶之别。人的邪恶之处在于贪婪,自以为尘世间的东西占有了就是属于“自己”的,当一个人有了足够的能力征服他人的时候,就会想法设法利用各种“办法”来为自己掠夺更多的资源,并且企图长久……由此产生的争斗,就是人类尔虞我诈相互残杀的根源。撇开人的根源,只说活着的生存状态,实际上离不开对物质的依赖(我们的身体也是物质,离开物质就无法成为一个现实的存在,这也是灵性动物对于死亡恐惧的根本所在),对物质的处理(也就是经济)比较好办,有了就用,没有时可以借代或者舍弃不做,没有什么是必须的。但是,对事的安排(政治)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由于“安排”事情的结果直接影响到物质的分配和自己的生存状况。也就是说,政治这个东西,实际上关系到在它的环境中影响着每个人的生存利益,你无法回避,也无法逃离。如此一来,原本只是为了所有人更方便生活的工具——政治这个东西,由于人的贪婪而变成了邪恶的屠刀,大权在握的人会用它尽自己最大限度的力量去震慑那些企图“分一杯羹”的人。如此一来,所有的喉舌鼓吹和游戏规则都在软硬兼施地威逼利诱其他人,围绕着“权力中心”身不由己地运转……当这个漩涡运转愈来愈快的时候,谁也无法掌控它的频率和方向,唯有等待崩溃之后,重新再来,这也就是人类社会的轮回。

那么,可不可以灭绝政治、经济活动呢?这个想法只能说是乌托邦式的“异想天开”!原因在于人类个体力量的渺小,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妥善”地解决自己的所有问题,从生老病死到衣食住行都不能,因为我们不是全知全能,所以必须依赖集体合作,这就会形成部落群体,产生首领……任何人成为首领,就会行使自己的权力,对权力产生障碍的人,也就必须清除掉才能维护这个秩序的照常运转!这是一个诡异的“矛盾统一”体,任何人无法避免。

这个世界上,作为最具有智慧的人类尚且如此,那些“羡慕”其它生灵“活法”的人,就显得有些无知可笑了。譬如,有人认为“做猪变狗”都要比人轻松。这是他只看到了猪狗的衣食无忧,想着人的无奈心酸。可是,况且不说猪狗畜生们的尊严如何,就说在这个世界上的“丛林法则”有多么残酷,看看那些大自然中生存的飞禽走兽就知道了。依照佛陀教化的理论,你家饲养的畜生,也是无始以来的轮回中,与你有恩怨的六亲眷属改头换面来索取前世的亏欠……当然,如果认为生命仅是一个偶然,你只是一个精子在一刹那间和卵子结合的产物,那么就去认真感受你这一辈子毫无意义的生死拼搏吧(再一次重复这个话题,人都是无可奈何地活着,所有的“意义”都是骗人的鬼话。因为不能去死,所以活着,因此而说些鬼话连篇来自欺欺人……)!

如何不自欺、欺人、被人欺,唯有福慧双修,强大对自我的解读,当你理解自己活着的信仰,并且坚持有底线的生活方式时,便是接近活得最真实的状态。

关于仓央嘉措生命的结局,通常有四种说法。一种是在押解京城的途中,在青海湖病死;另一种说是在青海湖附近遭遇暗杀,但是没留下尸体;还有说是被软禁于五台山,后来圆寂终老……但是,我更相信的一种说法是:仓央嘉措舍弃名位,由此遁去,后来在阿拉善去世,时年64岁。

为何如此一厢情愿的相信仓央嘉措只是“金蝉脱壳”,而不是就此“了却尘缘”呢?其一、转世活佛,岂能是加害命休的?真的达赖并没有转世,所以后来官方扶持的达赖便是假的活佛,因此能够为权贵所毒杀(很长的一段时间,所谓的“达赖”转世灵通都无所作为,而且早年丧命,均是被属下权贵所毒死)。其二、目前,所能搜集整理到仓央嘉措的情歌,确认的是64首,藏区流传的有约80多首,而青海传唱的却有超过120首之多……仓央嘉措一定是带着他的仁增旺姆在青海高原上流浪,幻化成玛吉阿米的歌声在西域高原上飘荡着,以至过了数百年,也经久不息。

在藏区游走,你会看见一些神秘的“白帐篷”,那里面有待嫁的姑娘在等待她的情郎。当游牧的藏人家中有“卓玛”(小姑娘)长大成人,她的家人就会在不远处搭一座白色的帐篷,让卓玛单独住在里面,门口有最凶猛的护家犬(藏獒)守护。这是一个世俗的约定,那些勇猛的藏族小伙,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只要能“想方设法”进入卓玛的白帐篷,便有机会成其好事……

第二天清晨,小伙子会离开,但是会一路尾随着这家人,同时打听卓玛肚子有没有动静……时机成熟时,小伙子的家人就会托人前往卓玛家提亲,就此成就一生的姻缘。但是,随着社会的演变和高速发展,那些往来于青藏高原的穿梭“司机”们也得知了这个秘密,他们只要买上两盒肉罐头放在白帐篷门口“摆平”不称职的藏獒,就能免去带有优质“全陪”的住宿费用……

如今,藏区的卓玛如何寻找自己后半生的依托呢?据说,最多的方式是去寺庙转经轮、转经筒、转灵塔,遇到符合自己心仪的小伙,通过交谈后觉得满意便可私定终身,然后男方会找出媒人前往其家“求婚”。于是,那一首《转山》便能够被人时时传唱: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有人说,这不是仓央嘉措所写的情歌。可是,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认为这就是仓央嘉措的杰作呢?那是人们相信:只有他的福佑,才能从雪域高原的深处,飘荡出灵魂吟唱的歌谣……

这是一个物产丰饶灵魂贫瘠的时代,佛陀的教化早已成为尖酸刻薄的人们口中的笑谈闲资,就算是转世灵童也回天乏力,谁都不能再来拯救这个急速堕落的世界。其实,每个人都是被废黜的国王,活得貌似自由自在很自我,实际上都是身不由己牢骚满腹……当身体走得太快,忘记了等待灵魂,疲惫便就在所难免。累了的时候,能不能静下心来,想一想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活佛最强烈的诗句: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走在拉萨街头,我就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我在我的世界里,做最强大的自己;在凡俗的尘世间,成为爱人眼里最美的如意郎君——这,怎么不算是“双全法”?

祝福全天下所有的人,都能够做最真实的自己,并且找到自己情投意合的心上人双伴双栖,直到年华终老!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背负如来追寻卿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6830.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文学走廊, 文艺评论, 文苑.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