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契约改变中国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7-10,星期二 | 阅读:1,140
作者:坐看风云急 | 来源: 凯迪社区

当前,社会上如此多的矛盾、冲突,群体事件有许许多多深层次的原因,但我眼中看到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国人(尤其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国人)缺乏契约精神。

中世纪的欧洲人被宗教神秘主义洗脑,大众意识迷信、愚昧。但中世纪的一样好的东西,这就是契约。最初的契约是口头上的承诺,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和传统,但有人会耍赖皮,于是有了《大宪章》这样的成文契约。《五月花号公约》也是一份契约,启蒙思想家在《契约论》中将中世纪的契约文化发扬成政府组织的法理、现代法律的内在精神。

哥伦布(资料图片)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事,上过小学的人甚至学龄前的人都知道,但这件历史事件给我们的启示启发可能不多。但我从哥伦布的故事中读到的是契约精神。

我读到,哥伦布一直跟狗一样跟在王室后面要求赞助,但当西班牙的伊莎贝拉女王(她也是王后)决定赞助他三条小船的时候,哥伦布却给鼻子上眼,要求和皇家订立一个合同,否则,“宁愿穷死我也不去!”

西班牙王室还最终向他屈服。1492年4月间,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以客臣哥伦布为一方,西班牙王室为一方郑重其事地签订了一个合同,官方名称叫《合约条款》(Articles of Capitulation),也叫《圣塔菲协定》。

这个合同约定,哥伦布将可得到航行所获收益的十分之一(包括土地、实物)。西班牙王室封了他为大海洋之海军上将(Admiral of the Ocean Sea),还委任他做在探险航行中新发现的土地的总督。

后来的事态表明,哥伦布的这一手非常高明,非常有远见。20多年后,哥伦布死了,王室耍赖,将按《圣塔菲协定》划归哥伦布名下的波多黎各(Puerto Rico)岛委派给别人,于是哥伦布的儿子起来维权,他凭着这个协定把西班牙国王告上法庭,并胜诉。

也就是在哥伦布首次航行的87年前,郑和下西洋,对三宝太监本人来说除了恩宠和荣耀,没有什么实实在在的财物上的好处。率领大明庞大船队七下西洋的郑和连自己男人身体的比较要紧的一部分早已交给了皇家,以取得任用。从这里,我们能看到重商主义、契约文化熏陶出来的西方人做事的方式是很有别于我们这个东方大国的。有人说伟大的明朝领先于世界,我也想有这样的民族自豪感,但这两件事放在一起看,我作为一个讲事实的人则心中没了底气。

哥伦布和西班牙王室订立的是经济契约,而欧洲城市化运动中则出现了政治契约。

工商业的发展,在许多港口和交通要道上出现自由城市。表示向管辖这个地段的贵族领主效忠,接受保护,但同时要求协商议定缴税的项目和上限、市政府怎么组织、有人犯了法由谁来审判。议好的条款,都要白纸黑字写下来,恐口说无凭。

城市居民以商人、手工业者、文化产业从业人口(作家、印刷工人)为主,他们不像农民那些依附土地,只要不称心,他们可以抬脚就走。所以,只要他们以走人威胁,贵族领主一般都会妥协。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契约搞得好的地方,发展快,人民安居乐业,工商发达,贵族领主的税收也就多,达到双赢。

德意志的自由城市纽伦堡(Nuremberg)就是在良好的契约呵护下得以繁荣兴旺。1219年,霍亨斯道芬家族的弗雷德里克二世(Frederick II)皇帝和这个城市的人民议定了一份契约《自由大契》(Großen Freiheitsbrief 英语Great Letter of Freedom),规定纽伦堡有造币权,自主关税权,等等。

现在我们社会经济活动中广泛采用合同,但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政治契约上面。因为没有政治上的保证,公权无限膨胀,个人的生存空间必然受到挤压,个人的经济权益就像云彩一样,经不住一阵风。你没有听说要把你的退休年龄延长到65岁吗?

我比任何人都主张人人平等,我比任何人都希望有我的选票,但做不到的情况下,我又不敢公开造反,我也没有造反精神。但我有自己的小算盘,我相像人一样活下去,不想像奴隶一样苟活并任人宰割。我承认你们出身高贵、比我优秀、比我先进。但我们小民应该有自己的生存空间,不能任人任意挤压和索取。我不要求你们承诺不包养二奶,因为那事我看不到,也与我无关。我只关注公权领域,比如,村委会必须公开卖地账目,市委市政府遇到建设有可能危及居民生命健康的工业项目的时候,不能几个人决策,须经市民知情讨论和同意方可签约。我不奢求绝对的公平,我希望在当前执政为民的口号下,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对上下的权利和义务都有一个明确的界定,公权不能没有限制,以避免双输的局面,都是同胞,死了谁都不好。最好是领导人能够在契约上承诺一不干涉司法,二不干涉警务。

如果事实证明上面的人讲诚信、重契约,我就做顺民、就交税,也对着领导同志说声:XX您好!外国人打来的时候,我也共赴国难。

如果有人硬说你是P民,没有资格跟老子立约,老子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那么我只有等着和下一个会妥协、会讲理的人订立契约。

如果这个都做不到,尽管我们建筑物高大,飞船也玩过了,都西装革履了,那我们就是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了我们这个盛世在重契约方面实际上是不如欧洲中世纪的。

P民们,我想对你们说的就是:即便现在没有人跟你们立约,如果在将来的某一天,比如以后出现的左的或者右的革命家、社会改革家,比如薄希来、厚希来这样的,在你们向他们投怀送抱之前,切莫忘记跟他们订立一个契约,问清他到底想干什么,会不会在他达到目的之后把分给你们的东西又收回去。这方面中国人有教训啊,千万不要不长记性,不要轻信领袖的人格。

各位甚至可以在读我的文章之前,让我立个契约,要求我向你们承诺我不抄书,免得你们将来像吃了苍蝇似的。

最后我想说让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人人都讲讲诚信、重契约,契约实际上是可以改变中国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政治契约改变中国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8895.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