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泽谕吉:文明使人高尚

译者:mingmei898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9-22,星期六 | 阅读:1,499
原作者:倉八順子 | 『日本語の表現技術』より

福泽谕吉曾在≪劝学篇≫的开头说过这样一句话"上天不创造人上之人,亦不创造人下之人"。他写下这句话是在明治5年(1872年),当时取代江户时代等级社会的人人平等的新社会还尚未完全建立。那时的人们对于这句话曾是何其的震惊,已是现在的我们所难以想象的。即便是社会制度更迭,人们的意识却没那么容易转变。而且新事物未必就是好事物。能够从幕府到明治维新的大变革时代清晰地看清时代新动向的只有极少数的日本人。福泽就是那其中的一个,他就是能够应时代的变革而最先转变思想的人。

≪劝学篇≫成为了当时的畅销书。那是因为它告诉了人们在新时代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什么才是新时代的价值观。能够想到只有知识是推动时代前进的新价值,这对于幕府时代作为下级武士的儿子出生的人来说绝非轻易就能做到的。他在发行于明治8年的≪文明论之概略≫中极力主张:"只有学习并吸收西洋文明,才是未来时代日本社会和人的目的"。他说:"所谓文明是指使人的身体安乐,心灵高尚。是指使衣食丰裕,品格高贵"。福泽谕吉正是想要朝着使心灵高尚的文明来变革日本社会和日本人的。

江户时代的武士,尤其是下级武士的处境,就如同被囚禁于没有出口的房间里一般。江户的封建社会里毫无出人头地的机会。和平时代武士唯一的工作就是守护其战国时代的祖先成就的功勋所获得的相应的地位和荣誉。据福泽谕吉的自传≪福翁自传≫说,福泽的故乡中津藩(现大分县)"建立起来的秩序,如同有序地摆放在箱子里一样,几百年纹丝不变"。他的父亲担任藩的会计,但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汉学家。其父曾想让谕吉去做僧侣,因为如果出家的话有可能会成为大僧正。那是对于世世代代生于士兵家庭的只能做士兵,重臣出身便是重臣的门阀制度的反抗。父亲在谕吉2岁时便过世了。福泽谕吉在福翁自传里这样说道:"父亲受缚于封建制度,无所能为,空虚饮恨而终"。佩里来到浦贺时,他正值18岁。一直学习汉学,但在佩里来了之后完全抛弃汉学,为习兰学而去了长崎。他坦诚地写下了自己当时的心境:"不管去哪儿有多辛苦,只要能离开中津就好。我已厌倦于贫瘠的乡下,不管文艺还是武艺只要能走出去,去哪里都行"。这种逃离的本能不仅限于福泽谕吉,在幕府末期直到明治时期活跃的人物当中这也被认为是普遍存在的共同特点。结果正是这种逃离的本能才是合乎新时代的心境,只有这种逃离的行动才是为适应新时代而迈出的第一步。这些逃离出来的人们首先要面对的是兰学,是长崎。

福泽谕吉在长崎学习了一年后,又到大阪继续进一步学习兰学。在此期间时代也在急速前进。直接体验到新时代的潮流是在离开故乡大约5年以后。当时被日本认定是通向西洋窗口的荷兰,在19世纪中叶已经失去了过去的荣光和实力,而代之以英国、德国、法国、以及美国向着未开化地区及锁国地带扩大其势力。兰学已然是过时的学问了,这在当时的日本却无一人知晓。

然而于1858年和美国、荷兰、俄罗斯、英国之间缔结了条约的神奈川、长崎、函馆3个港口已经开放,并于安政6年(1859年)开始和上述国家贸易通商。此时来到了现在的横滨港的福泽谕吉辛辛苦苦习得的荷兰语却完全派不上用场,他因此而大受打击,第二天便弃荷兰语而改习英文。他随后很快弄到一本英兰辞典,并据此开始自学,在第二年初终于踏上了美国的土地。福泽谕吉是一个能迅速转换思路的人,同时又是一个固守处世原则的人。

他的处世原则是什么呢?第一个就是独立自尊和能将之付诸实践的能力。拿实例来说吧。在他16、7岁还在中津藩习汉学的时候,同学中有家贫而靠按摩维持生计的。无论如何都想要离开故乡的福泽谕吉暗想,如果有了这手艺就不愁吃不上饭了,于是就从那个男同学那里学习了按摩。关于这段插曲福泽谕吉说:"啊,这应该就是我常说的自力更生的情形吧"。

第二个是合理主义。福翁自传将东洋的儒教和西洋的文明相比较,认为东洋所缺少的是数学和独立自主。数学即科学。他将创造了西方文明的理性思考方式作为自己的处世原则。福翁自传中有这样的记载。那是我12、3岁的时候,因为踩到了写有殿下名字的纸而被严厉地训斥了。当时少年福泽在心中这样想:"只不过踩到了写着名字的纸有必要大惊小怪吗"。他想知道踩踏写有神明名字的纸会有什么报应,就尝试着那么做了,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他又把这个拿去了厕所,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于是他就认定了常听老年人提到的神罚是根本就不存在谎言。而且在得知了人人敬重的宇迦之御魂神的神体不过是石头后,就将其换成了散落在路边的石头,并嘲笑那些虔诚敬神的大人。于是他这么说:"虽说是个孩子个性却相当地爽朗"。这种个性正是所谓的合理精神。

在独立自尊、合理主义之外,支撑福泽谕吉的还有反权威主义。他在福翁自传中曾说他自少年时代开始就未曾对人直呼其名。据和他同时代的人讲,他无论对谁都一视同仁地称对方为"~桑"。对人的称呼最能衡量一个人是自大还是易屈服于权贵。纠结于"门阀制度是父亲的敌人"的福泽谕吉对所有人都称其"~桑"也是顺理成章的必然。

捕捉到了独立自尊、合理主义和反权威主义这3点的福泽谕吉像,让我们得以看到福泽谕吉所说的高尚的人的榜样。福翁自传的最后这样记录着:"我倾尽一生想要做到的事大致有三件,就是要将全国男女的品性渐渐导入高尚,能真正不负文明之名;再使民心和善;并于有形无形和高尚的学理研究中投入重金"。福泽是一位启蒙者。他将高尚视为最高价值,以忠于自己的主义及主张的行动,为了使日本人成为高尚的人而奋斗终身。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福泽谕吉:文明使人高尚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22513.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