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相机之父史蒂夫·塞尚:我们没有想到

译者:hangslens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10-20,星期六 | 阅读:1,793
原文:We Had No Idea

译者写在前面;这是一篇5年前的文章,今天又把它找出来翻译,权当是对柯达的一点纪念吧。

编者注: 史蒂夫·塞尚,数码相机的发明者,今天(译者注:2007年10月16日)将被纳入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市的消费电子名人堂

1975年12月,我们在榆树林工厂(Elmgrove Plant,上世纪70~80年代柯达斥巨资修建的工厂,后在90年代走下坡路时被卖掉,现为罗契斯特科技公园的一部分)一个幕后实验室花了一年把一些新科技拼凑在一起之后,我们终于准备好试一试它了。“它”指代的是一个我们拼命想让自己相信是一台便携式相机的奇形怪状的一堆数字电路的集合。它的镜头是我们从我们位于4号楼2层的小小实验室楼下的Super 8录像机生产线的用过的零件箱里拿来的。在我们便携的奇妙装置的一侧,我们硬塞进了一个便携式数字盒式录音带录音机。除此以外,16个镍镉电池、一个很不稳定的新款CCD成像面阵、一个从数字电压表上整下来的模数转换器和几个数字和模拟的电路都接在大概六块电路板上,下面是我们针对一台便携式全数字照相机可能是什么样的解释。

1975年,便携式全数字照相机

这是一台没有使用任何胶片来拍摄照片的相机——一台使用一个CD成像元件,将捕获的场景数字化并将数字信息存储在一盘标准盒式录音带上的相机。把数字化的图像记录到磁带上花了23秒。查看图片需要把磁带从相机上取下,并放进一个特别定制的回放装置。这个回放装置包括一个盒式录音带读取器和一个特别制作的帧存储器。这个定制的帧存储器从磁带中接收信息,将捕获的100线的图像插值成400像素,并产生一个标准的NTSC视频信号,然后将其传输到一台电视上。

回放装置和电视(图片上的两个文字说明从左到右分别为:“回放用磁带数据传输”和“微电脑”)

好了,就是这样。拍照不需要胶卷,查看你的照片也不需要冲洗。这就是我们1976年一年中向许多柯达内部人员介绍的。我们管它叫“无需胶卷的摄影”——这大概是有史以来定下的最不吸引人的介绍标题了。想想看要让你的听众活跃起来该有多困难!

并排比较:硬拷贝(原图印刷) vs  无需胶卷的摄影

照了几张与会者的照片并在房间里的电视上放出来后问题开始接二连三的冒出来了。“谁会想在电视上看自己的照片啊?”“你怎么存这些照片啊?”“电子相册该是什么样子?”“这种照相方式什么时候消费者才能体验到?”尽管我们试着通过把 摩尔定律 应用到我们的产品上来解答最后一个问题(结果是需要15~20年)(译者注:摩尔定律是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提出来的。其内容为: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换言之,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每隔18个月翻两倍以上。这一定律揭示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来源:百度百科),我们还是无法回答怎样面对这种照相方式带来的其它各种挑战,包括前几个问题中所提到的。我们在公司内部发表了一篇论文,在此基础上,1978年一项专利获得了批准(美国专利号4131919)。过去30年里我每搬到公司的一个部门都带着那台原型相机,主要是作为这个有趣项目的纪念。截止2001年,我们的研究成果对外界而言只是那个专利而已。

上文中我提到的”我们“主要是指上世纪70年代中期柯达设备部研究实验室的研究员,其中包括几名才华横溢的技术人员——里克·欧司耶基、鲍勃·蒂亚戈和吉姆·舒埃克勒。他们都是造出成像和回放系统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我尤其对和吉姆在实验室共事,花上数小时来把想法变成实物的那段时光记忆犹新。最后,我想起我那位有远见的主管——已经去世的加雷斯·劳埃德,他一直支持这个想法,并在我们对柯达内部介绍它时给予了莫大的帮助。想起那时,真再没有比可以这种让人”尽情疯狂“更好的环境了。

这项早期研究完成后,生活中许多事物发展了起来,直到现在。个人计算机、互联网、宽带连接和个人桌面式照片打印机只是其中的几项。现在回头看看当初的这个项目,意识到我们当时并没把它当做世界上的第一台数码相机看待,我突然觉得很有意思。我们当时只把它看做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也许那时写的技术报告中有一句话最好地概括了这一切——

“此报告中所描述的相机是指首次试验成功的相机,此次试验旨在证明,随着技术的进步,摄影系统必将对未来的拍照方式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但实际上,我们当初没有想到未来究竟会何去何从……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数码相机之父史蒂夫·塞尚:我们没有想到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24160.html

分类: IT观察, 历史纵横, 科技驿站.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