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高等教育的变革

译者:阿三宝宝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12-11,星期二 | 阅读:2,402
原文:Universities Reshaping Education on the Web

Ramin Rahimi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Daphne Koller and Andrew Ng of Stanford are adding 12 universities to Coursera, the online education venture they founded.

在线网络学习正在重塑高等教育,作为这场重大变革的一部分,Coursera(意为“课程的时代”,2011年由斯坦福大学两名计算机教授创办的在线教育公司)将于周二宣布新晋与其合作的12个主要大学的名单。今年秋天,Coursera平台将会提供100门甚至更多免费的大规模开放式网络教程,简称“MOOCs”。这些新增课程有望吸引全球上百万的学员。

在此之前,Coursera平台的创建者,达芙妮·科勒(Daphne Koller)和安德鲁·吴(Andrew Ng)曾说过,项目成立之初,在和首批院校(密歇根大学、普伦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合作时,就已经有全球68万学生注册了43门课程。

现在新增的合作伙伴有加州理工学院、杜克大学、乔治亚理工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莱斯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伊利诺斯大学香槟分校、华盛顿大学以及弗吉尼亚大学—-上个月该校要求罢免校长特蕾莎·萨利文(Teresa A. Sullivan)的抗议活动(很快平息了)中曾提到了关于在线教育的争论。国外合作院校有苏格兰的爱丁堡大学、多伦多大学以及瑞士的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其中的一些院校将会给在线学员提供学分。

“这就像是一场海啸,”乔治亚理工学院“21世纪大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理查德·德米罗(Richard A. DeMillo)说:“一切都很新,大家都在摸索着前进。但这项实验的潜在发展空间如此之大,我无法想象有哪所像样的研究型大学不想参与。”

改进的在线播放平台、个人化的教育资源以及课程体验评估系统帮助我们探求更好的学习方式。而正是这些科技的进步,使得大规模开放式的网络教程成为可能,并使数以百万的人们获得了接触高等教育的机会。

到目前为止,Coursera平台开设的网络课程已经涵盖了计算机科学、数学和工程学,今后还将扩展进入医学、诗歌和历史等领域。网络公开课程曾经是一个陌生的字眼,直到2011年斯坦福大学推出了人工智能在线公开课程,吸引了来自190个国家的16万名学生,网络教程由此声名大噪。虽然只有一小部分的学生将这门公开课听完,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已经是个惊人的数字。

美国教育委员会主席莫莉·科比特·布罗德(Molly Corbett Broad)表示:“人们对于公开课表示出的兴趣正说明了他们对新知识的渴望。尽管网络公开课程的推行可能会遇到很多问题,但是要想对教育方式进行大规模的改革,这场试验是十分重要的。”

现阶段的网络公开课程还不提供学分,仅仅提供结业证明及成绩。不过华盛顿大学表示今秋将为Coursera平台的学员提供学分,其他高校也纷纷表示有此意向。华盛顿大学副教务长戴维·P·绍特马里(David P. Szatmary)指出要想拿到学分,学生很可能需要交一笔费用,完成额外的作业,并接受导师的指导。

专家声称现在还不能断定网络公开教程的效果如何,或者哪一个平台会成为这一行业的领军者。Coursera公司获得了2200万美元的融资,其中有37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来自于加州理工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因此目前看来Coursera公司暂领优势。但是这一行业内不乏像edX公司(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联合创建的在线课程项目)和Udacity公司(由曾于2011年教授人工智能课程的斯坦福大学教授巴斯蒂安·特龙创建)这样的强劲对手。

每个平台都有相似的网络授课模式:将网络学习资源划分成便于管理的板块,每个版块都设有视频单元,课堂测试等互动式活动。另外还有供学生自由讨论问题的在线论坛。

但是即使是对网络公开课程推行颇有经验的特龙教授,也提到这些课程的推行仅仅处在试验阶段。他说:“(对于推进这个行业)我认为我们有些操之过急,至今我还没见过任何一项研究能表明网络在线教育胜过其他的教育方式。”

Coursera公司的目标是使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登录其网站听取公开课程。科勒教授说:“洛桑联邦理工学院使用法语推行网络公开课程,使得一半的非洲学生都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教育。”各大院校自主设计和推出课程,并决定是否提供学分。Coursera公司和各大院校所签订的合同规定双方没有向对方支付费用的义务,但是若有收入,双方有权利共享。

将来网络公开课程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来维持自身的发展,可能是通过向学生收取证书费用、服务费用或者向合作院校收取优秀生源费用,不过科勒教授和院方人员都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紧迫的问题。

Coursera的网络公开教程平台上大约有2/3的学员来自海外,大多数课程都有数以万计的学员,对于许多教授来说这是一个难以抵挡的诱惑。在Coursera平台上讲授模型思维课程的密歇根大学教授斯科特·佩吉(Scott E. Page)在得知他的公开课被下载了4万次时显得格外兴奋。他说:“有时在学校感觉自己的课可有可无,因为整堂课可能只有5个学生,我在学校上200年的课,才能赶得上一节网络公开课的学生数量。”

其他教授们也表示他们的校内学生通过网络公开课获益,有一些教授重新安排了自己的课程,他们让学生先去网上听公开课,然后回到课堂上跟同学和老师进行交流并且解决各自的问题。

在Coursera平台讲授密码学课程的斯坦福大学教授丹·博耐(Dan Boneh)说:“学生们从视频中多学习一些,我就能在课堂上多讲一些困难的知识点,并且就这些知识点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

值得注意的是某些课程并不是Coursera平台所独有的,合作院校也可以向其他的在线教育平台提供这些课程。

杜克大学的教务长皮特·兰格(Peter Lange)表示他们跟麻省理工大学、Udacity公司和2Tor公司都有合作,这些平台还会向一些院校提供研究生网络课程。他说:“这个领域发展太快,我们需要采取灵活的措施,所以我们有两到三个合作伙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与此同时,网络考试中的作弊现象成为了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加州理工学院教授安东尼奥·兰热尔(Antonio Rangel),将于今冬推出经济学原理公开课程。他表示:“如果不能解决网络作弊问题,我将不会提供学分。我需要确保参加考试的学员凭借自己的实力拿到学分。” Udacity公司就解决这一问题提出了一项方案,那就是收取学生80美元考试费用,让他们参加测试中心的统一考试,该考试将委托具有国际化背景的培生教育集团开展。

评分机制不够完善也是网络教育面临的一个问题。Coursera平台的人文教程采用互相评分的制度,学生首先需要达到导师对作业标准的要求,然后才能参与评分,而他们作业的完成情况也是由其他同学来评定的。但是对于达不到导师要求的学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科勒教授表示还没有确定下来。

对于新兴的网络公开课程是否会对在线收费机构以及大学院校的招生产生影响还有待时日来验证。然而很多教授并不以为然。

密歇根大学的佩吉教授认为:“网上一直有网络教育会取代大学教育的传言,但是我认为大学教育进行的是一件比传授知识更加复杂的工作,那就是教会年轻人如何度过18岁至20岁这个人生的转变期,我不认为网络教育能够做得来。另外,网络公开教程可能对22岁以上的人、国际学员和那些退休的聪明人士用处更大。”

最后,科勒教授指出:“学生可以参与一些网络公开课程,并获得一些证明你教育水平的证书以及一些相关专业的技能。而我们的目标也不是成为提供学历证书的高等教育机构,我们关心的是在我们的平台接受教育的人们能不能得到社会认可。”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网络时代高等教育的变革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2629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