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最令中国人痴迷的故事

作者:许锡良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1-10,星期四 | 阅读:1,128

我小时候看过中国的一些古代戏曲,戏曲的主题无非是才子佳人终于成眷属之类的戏。比如,才子家穷,佳人家富,富的嫌弃穷的,而佳人才子又深深相爱,一个非她不娶,一个非他不嫁,然后才子远走他乡,几年之后中了状元,回故里娶到佳人。这样的戏,蕴藏了中国人最美妙的人生事迹,即:“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和“他乡遇故知。”三者高度合一。金榜题名还不够,还要中最高的状元,洞房花烛还不够,还要娶到最美的美人。一般的他乡还不够,还要在京城由皇帝亲自为媒。每每演义到这些故事,是特别让中国人激动到要喷血的。

然而,这类故事听多了,形成了套路,基本上就是那么回事,还不是最让中国人痴迷的。如果上述才子佳人的故事中,再添上一段冤屈,一个官员胡作非为,后来遇到被冤屈人家的孩子中了状元,然后做了高官,微服私访回到故乡,为亲人申冤报仇的时候,这才是最大快人心的事情。那时,贪官污吏还在胡作非为,把做了高官的人子当成草民抓起来,然后在关键时刻,高官早已经安排好的大队人马蜂涌而出,鸣锣开道,肃静、回避的大牌高高举起,把那贪官污吏包围起来,然后拿下。有的故事的主角也换成皇帝微服私访。总之,在中国,最令人感觉兴奋的事情,就是一个坏贪官遇到了一个好高官,而不是靠新闻监督,司法审判与民主选举来解决。因此,这样的故事由中国古代一直演义到今天,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人的生活。

当年读林语堂先生的《吾国吾民》,林语堂先生是这样评价这种现象的:“每每阅读中国的古典小说,我们总会看到这样的情景,实际上,我们并不称之为权力或荣耀。我们叫‘气焰’,就像熊熊烈火,炙手可热。衙役们唯一的忧虑是会撞上另一班属于更高一级官员的人(这就是等级观念的妙用),这样的他们的‘气焰’就会降温。他们也可能忧虑由于不知情而杀死或打伤一个属于更高一级官吏家里的人。这时,他们会喊:‘小的该死!小的该死!’事实上,他们也可能被主人送到那更高一级官吏的手中,任他给予任何他认为适合的刑罚,包括鞭打、监禁,合法不合法一应俱全。这样的特权总是那么令人振奋,那么迷人。怪不得那些现代的官吏们,即使被撤职,也不愿意放弃这些特权。没有一个享受着这种特权的人不感到自己非常荣幸,非常满意。把这些现代官僚称为‘公仆’,简直是对民主的莫大污辱!”(林语堂著,《中国人》,学林出版社,1994年12月版,第192页。原版于1934年。)其实一模一样版本的故事,就在今年山西省省会太原上演了。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李亚力的公子自己醉酒开车违章,不但不接受调查,还对警察大打出手,事后还恐吓威胁。只是由于互联网时代,此事立即在网上引爆,激起了民愤。李亚力因包庇儿子,打击执法警察而受到撤职处分。

然而类似的故事在中国并没有绝迹,因为,中国的官僚生态环境仍然与二千年多来一样,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变化。因此,人们传播着这样的故事,热烈地讨论着这些情节,并享受着这故事所带来的快感。类似这样的故事的最新版本是这样一个故事。

李克强先生的爱人是首经贸大学的程虹教授,有一个特逗的段子,共享一下。

有句名言是:“千万别把自己当个菜了”。说是某副省级领导之女要考首都经贸大学语言类的研究生,报的是一个程教授的。此领导携带秘书,司机等一行人,到北京找到这个教授,要疏通关系。好容易请到了这个叫程虹的教授出来吃饭,还非要让程教授把老公也带出来。程教授说她的老公很忙,不方便出来。此领导特别气愤的说:“再忙有我忙吗?我堂堂副省长请他出来吃饭是给他面子,他怎敢不出来。”程教授无奈的说道:“我老公叫李克强”。

这个故事与古代的那些官员故事是非常类似的。一个高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撞了另一个更高的官,然后出闹出了笑话。故事给人的教训就是:香要烧得粗,佛要拜得大,同样官也要做得大。当年林语堂描述在民国时期,民国政府的高官是这样的表现的:“1934年,曾经有一位高级官员的司机不听交通灯指挥,在一个拥挤的路口横冲直撞,一位警察企图阻止他,他便拔出手枪把警察的大拇指打了下来,这就是他的官火燃烧的熊熊火焰。是的,特权这个东西确实不错,官火今天仍在熊熊燃烧。”(同上书192-193页。)说这个话的时候,林语堂是在1934年,然而不幸的是当年林语堂说的“官火今天仍在熊熊燃烧”,在中国已经跨越时空80年之后,不需要修改任何一个字,仍然完全适用于中国。林语堂先生也已经离开我们近40年了,但是又有多少改变呢?因为,民国与共和在官僚制度上是完全一样的,故事当然也是一样的。

除了比权力大小之外,还有比财富的多少。当年读研究生时听到过的一个小故事就是比财富的。那时的财富还不如今天这样暴涨,但是,暴发户这样的提法已经很普遍了。在这些比较的故事中,比财富多少自然不会比权力大小更动听,更令人痴迷,然而却更有普遍性。毕竟高官的故事要进入普通百姓的生活视野总不是那么容易。但是财大气粗的暴发户却并不难见到。话说,有一个人颇是发了一笔横财,很想炫耀一下,因此,有一天跑到某酒店对酒店里正在用餐的顾客说,今天在这里吃饭的人都由我埋单。大多顾客都没有意见,但是,这个时候站起一位年轻人,显然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高富帅的那种,断然拒绝,那个一夜暴富的人自然不肯罢休。纠缠不清时,年轻人问他,你究竟有多少钱?一夜暴富的人说他有多少公司,有多少房产之类,年轻人轻松地说,你明天不用打理公司了,那些公司我已经买下了。

比权力大小,特别是比特权大小,当然是最令中国人痴迷的故事,比财富多少,其实也很令人痴迷。阿拉伯人有一个阿凡提的故事,那是比智慧的故事。而基督教里的故事大多是面对苦难与面对原罪如何获得拯救的故事,但是,中国人千年流传的故事就是比富斗阔,特权横行。许多人说中国人缺乏信仰,其实这样说并不是很客观公正,中国人还是有信仰的,那就是信仰“升官发财”这四个字。特权与暴富所到之处,人们的目光就聚焦到那里。完全没有信仰而能够活的民族是不存在的,只是那个信仰能够有多高远,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中国人没有了等级特权,以及贫富悬殊,那么无论是富的中国人,还是穷的中国人,都不知道将如何活下去。富有的中国人存在的意义是现在就可炫富摆阔,而穷的中国人呢?穷不过三代,现在虽然穷,但是还有子孙在。把希望寄托在子孙后代那里,因此,可以望子成龙,无子的可以望女成凤。至于那财富是偷来的,抢来的,还是做官贪污受贿来的,那根本不是需要讨论的话题。无论哪种来源,只要你不倒台,不被捉住或者被捉住了也不被惩罚,而是得到了特别的“大赦免”与“大和解”,名声虽然受点影响,但是财富与特权仍然归你,那么,你仍然是一条好汉。作为中国人,你仍然可以享受人上人的那种待遇。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那些最令中国人痴迷的故事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27530.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