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学校:夸耀背后的真相

译者:理加因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5-9,星期四 | 阅读:1,817
原文:Chinese Schools: The Truth Behind the Boasts
原作者:Dexter Roberts

* 教室拥挤、贿赂泛滥,中国的教育体制并非共产主义天堂

* 在任何一所好学校里,所有孩子都来自富裕家庭

就在两年前发布的一项国际调查显示,上海高中生的数学、理科和阅读成绩在世界各中学里排名第一。一些美国人将之视作和当年苏联发射首枚人造卫星一样重大的时刻——它如一个警钟,敲打着其他国家和地区——要么更好地教育年轻人,要么被中国人超越。今年三月,中国领导层宣布,在过去的五年,国家教育经费合计为7万7千9百亿,(折合美元1万2千6百亿),达到了占GDP总量4%的目标。前任总理温家宝在3月5日外出发表讲话时说,“我国的教育质量水平得到了综合提升。”

事实上,不同的中国学生获得的教育质量千差万别。家长常支付高额的教育费用,而金额要看他们住在何地,以及对择校有多大的雄心壮志。198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规定,中国致力于实行“国家统一实施”“不收学费、杂费”的义务教育体制,但北京理工大学的教育专家、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杨东平称,一些农村家庭仍要咬牙交出一半的微薄收入以支付学费,才能让孩子们坐在挤满近130名学生的教室里念书。杨还补充,为了让孩子进入更好的学校,城市家长要支付近一万美元给中间人。

1994年,中央政府决定让地方上交大部分税收,这使得贫困城市更难制定出像样的教育预算。国家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0年,北京每个中学生的教育花费大约为20,023元,贵州这样的贫困省为3,204元,两者相差六倍之多。去年,湖北省某贫困地区的学生们被要求自带课桌上课,媒体广泛报道后,许多中国人将愤怒发泄到官员上。“这让政府蒙羞。”——新浪微博的一名网友如是写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UNICEF) 驻中国办事处儿童社会政策处处长毕儒博( Bill Bikales) 说:“二十年前,当中国实行财政再集中政策时,他们还未真正面临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贫穷和富裕地区的社会服务领域会出现巨大鸿沟。”

为了应对城市化导致的农村儿童减少,国家提倡合并农村学校,而这使得农村学校的情况更加糟糕,因为关闭的学校多过日益减少的入学数量。杨东平说,1997年,中国有630,000所小学,2011年降至254,000所,而每个班的学生人数则在上升。平均说来,现在的农村小学离学生家有五公里以上,孩子们不得不在危险的乡间小道上长途跋涉。

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非政府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中国项目协调员廖冉(音译,Liao Ran)说,农村家庭每年花费近2,000元在教育上,一部分包括上涨的交通费用或寄宿学生的住宿费。为了让座位接近讲台,家长每月还要支付300元。杨东平称,几年前,低龄学生几乎都会去学校上学,但如今每年有近900,000的六至八岁儿童退学。

据估计,中国随农民工父母进城的儿童有两千万,而他们正面临着各种挑战。由于农民工无法获得城市户口,从而无法让孩子进入城市学校,他们只好将孩子送至教学质量更差的私立学校。大多数农民工子女必须回到家乡上高中以及参加高考。

占海特(音译,Zhan Haite)今年十五岁,父母从相对贫困的江西省来到广东珠海打工时生下了她。张海特五岁时随家人到了上海,如今她的父亲以安装手机为业。在城市读了小学和初中后,她不被允许进入高中,因为她的户籍仍在江西。去年,她发起了网络活动,呼吁改变对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限制,并引起广泛关注。“目前农民工孩子必须去农村学习,我希望能结束这个悲剧。”

“我们需要创造条件,加强体制规划,协调各方利益,稳步、有序前进。”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尹后庆在邮件中写到,“我们必须考虑农民工子女的利益,但同时也要考虑到我们城市资源的承载能力和可持续发展。”

即便是拥有城市户口的孩子,为了进入所谓的重点学校,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五十年代,政府官员把资源重点分配给这些学校,以培养能为国家工业化做贡献的专业人才。尽管1986年的法律已要求杜绝精英主义,杨东平说,父母们支付中介费,为学校赞助200,000到800,000元,以求进入最吃香的院系。“教育腐败已经十分猖獗了,”透明国际的廖冉说。

“在中国,你本能够享受免费教育。但在每个好学校,所有学生都来自家底厚、人脉广的家庭,”郭静说,她今年38岁,在08年的时候费力让女儿进入了重点学校,“好的人脉关系全靠花钱。”她付给中间人20,000元以得到北京重点学校——中关村第三小学的名额,但在中间人额外索要10,000的时候,她犹豫了。她的女儿11岁,现在在一所名气相对小的学校念书。“我们不接受这类采访。你应该跟市教委谈,”记者拨通了中关村小学的电话,该校的员工如是回答,并拒绝透露姓名。直至《彭博商业周刊》截稿,市教委并未就传真过去的问题作出回应。

中国政府常宣称要取缔强制收费。北京声明称,截至2020年,学前教育将在中国普及,90%的年轻人能进入高中。“我的梦想就是确保我们能因材施教,向所有人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让这个国家的每个年轻人都成才,”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三月政府会议中如是说。在梦想实现之前,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式学校:夸耀背后的真相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3470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