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何以缺乏创新?都怪互联网审查

译者:幽幽tina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5-15,星期三 | 阅读:1,708
原文:Lack of Innovation in China? Blame Internet Censorship
原作者:BEIBEI BAO

在2012年的夏天,史蒂夫·范暂停在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课程,回到已经阔别四年的中国。他之所以选择计算机科学专业是为了创业,靠自己在世界上最大的因特网市场上发现的点子赚钱,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然而,他没有料到在中国市场做生意要付出的额外费用。

这些费用与设备、租金或招聘员工等普通成本无关,而是每天都要变着法地寻找越过中国大型国家级因特网审查设备的方法,也就是那个广为人知的“伟大防火墙”。

“谷歌经常莫名其妙地被屏蔽,”范说,现年25岁,目前在上海Morpheus Lab担任软件工程师。“举个例子,如果我查询的关键词中有一个是敏感词,比如“江”,而且我要是试了好几次检索同样的词,那么整个IP地址会被屏蔽一分半钟。在汉语中“江”与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姓是同一个字,所以会被屏蔽掉。

史蒂夫后来就开始使用虚拟私人网络(VPN)绕过审查机构。从技术上看,一个VPN可以提供连接到其他国家因特网服务器的加密通道,使用户能正常地在网上冲浪。但是VPN速度很慢,使得载入每个网站(不论是否已被屏蔽)耗时延长,从而造成了额外成本。在史蒂夫的案例中,他计算出工作效率因此下降了10%,甚至在采用谷歌提供的免费代理服务器后,史蒂夫运营效率仍然低于应有的水平。

很难估量在中国有多少像史蒂夫这样的企业家,他们需要获取的信息和网站都被伟大的防火墙封锁住了。“创投圈”是一个为中国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架设沟通桥梁的社交网站,根据“创投圈”的分析,目前中国约有10,000家新兴公司,覆盖了从移动互联网到花卉运输、电子游戏等所有行业。而且,即便是只有很小一部分公司因审查制度造成效率低下,长此以往对行业整体的影响会越积越大、不断叠加。

在“创投圈”总裁及创始人李晓宁看来,效率低下使得中国损失巨大,尤其是在自主创新领域内更是遭到重创。中国之所以缺乏创新部分原因在于企业家无法充分了解最新的发展潮流,而这则要归因于中国因特网的封锁现象。即便是利用工具越过伟大的防火墙,迟缓的网速仍然会阻碍创造力的发展。比如,如果在观看YouTube视频时,一直需要缓冲等待,可能就会让人们心生郁闷,进而影响灵感的迸发。

“我不需要访问外国网站,没人谈论这些,而且我也一点都不好奇。”

“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却投入这么多资金和精力去建一个局域网。这真的很让人丧气,”李晓宁说。

**********

中国政府投入巨资来建造国家网络防火墙,这是国家公共安全部“金盾工程”的一部分,“金盾工程”于2001年5月份开始施行。该工程是一种监控国内与国外所有层次信息流的复杂系统,其总成本依然是个国家机密,但是据开发商之一的广东省洪安集团有限公司(Guangdong Hong’an Group)援引CCTV的话说,在2002年投资建设防火墙的资金已经达到64亿人民币之巨。

然而,有些人辩称中国投资网络审查工程并非一无是处。创新工场(一个位于北京的 的创始人李开复,说互联网封锁能为本土的技术公司提供一种保护机制,虽然其原本并不是奔着这个目的来的。审查可以使本土产业避开国际上的强大竞争对手,从而获得生存空间。

市场观察网 (MarketWatch)的创始人比尔-毕肖普(Bill Bishop)与李开复的观点一致,他从2005起就住在北京。毕肖普说,如果没有防火墙的话,中国有些服务甚至都不会存在,或者不会占据那么大的市场份额。他还举了Facebook的盗版“人人网”作例子。

“人们会对审查的成本大发牢骚,”毕肖普说,“但是他们很可能会对中国公司得到的好处三缄其口。”

然而,从长远来看,这种平衡会被打破。李开复称,由于审查制度的封锁,人们无法获得最新的信息,也不能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交流,这些最终就会给国有企业造成“巨大的损失”。在去年二月份,中国政府暂时屏蔽掉了GitHub,这是全世界程序员创建及讨论项目的一个开源网站,李晓宁就在自己拥有3600万粉丝的微博上猛烈抨击了政府的这一行为。

“我强烈反对屏蔽GitHub,”李开复写道,“我强烈反对屏蔽GitHub。GitHub是程序员学习和与世界接轨的首选工具。封锁GitHub毫无道理,只会导致国内程序员和国际脱轨,失去竞争力和前瞻性。””

他的这条微博被转发近10万次,有2万条评论。几天后,GitHub被屏蔽了;然而,在中国部分地区仍然可以访问另一个开源网站SourceForge。而且,中国政府还分别屏蔽了类似的技术网站,其中包括Python, Google Code以及 Mashable。

********
然而,仅仅不能因为这些就认为中国对互联网全部持敌对态度。事实上,中国建造了一个非常好的国内局域网,用户可以快速访问网站——只要是国内的网站就行。用中国最为流行的搜索引擎百度进行检索,速度一点不比用谷歌慢。而且,用中国首席视频分享网站优酷观看视频时,会与用YouTube一样顺畅。对中国5.6亿网民中许多人来说,语言障碍以及丰富的国内网络资源让他们不必过度担心审查制度,翻墙就真的太过麻烦了。
孟祥林直到去年才真正了解到防火墙的威力,那时他加入了一个依靠谷歌应用程序商业版本运作的初创企业。在过去三年内,谷歌在中国的服务一直不稳定,在去年11月中共十八大召开的整整两周内,孟和他的公司遭到了记忆中最为严厉的审查。
“我们打开一封邮件或一份文档都要等上20分钟,”孟说,他是豌豆实验室的市场部经理,豌豆实验室主要产品是一款颇受欢迎的安卓手机管理软件“豌豆荚”。“整个公司都要崩溃了,经常浪费掉整个上午的时间。”
但是,在之前孟为一家规模较小的新兴公司工作,那家公司并不依靠谷歌的服务,而是靠本土服务运营,“甚至连工程师都不知道怎么绕过防火墙”他说。公司当时使用的是国内网站网易的邮箱服务系统,员工们讨论最新的行业新闻时,往往更为关注国内互联网巨头比如百度和腾讯,而对脸谱和谷歌则很少谈及。

孟认为,中国很多新兴公司只能生存在中国范围内网络上。对于他们而言,互联网审查系统既不会阻碍他们的工作,也不会保护他们,帮他们对付国外对手。因为,他们只关注“腾讯或奇虎360会不会抄袭他们的产品”。腾讯和奇虎是中国两大互联网巨头。

当孟在享有盛名的北京大学上学时,北大每个月对每位学生无限使用国内网络收取1.5美元费用,现成仍然是这个收费标准,但如果要接入万维网学生就需要缴纳14.5美元。孟明智地选择了收费较低的那类。

孟的经历并不少见,而且放映出中国互联网政策深层次的问题。 Bishop认为防火墙只是一种表征而已,并不是原因,是一些更为广泛的问题真正阻碍了整个经济体创造力与革新的发展。

“如果人们说‘要是没有防火墙我们就会有创新和创造力了’,我觉得不能这样说,”Bishop 说,“我认为防火墙的存在只不过表征了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即如何教育人民和管理经济。”

目前创新的关键是开放和协作。中国政府对信息海洋中那“一小点”不和谐信息的担心会使中国孤立出来,与信息迅速交换的全世界切断了联系。

“我不想在创意的孤岛上,而是想在创意的海洋里畅游。”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何以缺乏创新?都怪互联网审查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3508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