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先锋布莱恩•埃诺谈艺术

译者:Somewhere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5-22,星期三 | 阅读:2,228
原文:Music Pioneer Brian Eno on Art
原作者:Maria Popova

别再把艺术看做客体,而是把它们引发体验的诱因。艺术就是发生的事情,是过程,而不是品质……艺术品在你的眼中优不优秀,不是因为它内在拥有什么,而是你的内心起了什么样的变化。

别再把艺术看做客体,而是把它们引发体验的诱因。

内尔·盖蒙就从事创造活动的生活给出隽永而又振奋人心的建议时,呼吁道:“创作优秀的艺术。”可是,究竟什么才是“优秀的”艺术?

英国音乐人、视觉艺术家布莱恩·埃诺,出生于1948年5月15日,被广为誉为氛围音乐的先锋之一、也是对现代音乐触觉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同时,他也是一名对当代文化颇有洞见的评论家,他的观点风靡大大小小各种类型杂志的页面以及约翰·布洛克曼的《尖端问题》系列。他多维的想法再也没有比在《附录增厚的一年:布莱恩·埃诺日记》(公共图书馆)一书里更加熠熠生辉了。这部分上下两册的奇特著作,最早出版于1996年,主要收录了埃诺在1995年一年内记录的日志以及三十六篇有关文化各个方面的短篇散文,从音乐分享谈到艺术上的各种标榜再谈到杜尚的《泉》。这里收集了他对艺术永不逊色于时间的精辟见解,对历史上最杰出的有关“艺术是什么”、“艺术的作用”问题沉思默想做了精彩的补充。

早在我们当今人为获取关注的名气工厂出现的二十年之前,在一篇时间注为4月23日的日志里,埃诺做出一番预见性的评论:

关注创造价值。艺术作品同样由人们与它们的互动方式、以及由它们激发出来的互动方式的品质而创作出来。所以,如果我们对一名艺术家满腹狐疑,觉得他很可怕,而他却成功地激发出合理的关注风暴,观众们以适当的方式表现出欣喜若狂,我们该如何评价这名艺术家?我们要说:“做得漂亮!”

问题是:“得到关注对艺术家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吗?”或者说那只是一种工作描述呢?

也许未来的艺术会变得不易察觉。

在一篇与之相关的沉思篇中,他将信心看做是赋予艺术作品价值的机制:

术语“信心把戏”含有贬义,然而却不应该如此。在文化中,信心就是衡量价值大小的货币。一旦你放弃了根深蒂固的、客观性的价值观念,你就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价值不存在这里,那么它从何处而来呢?”很显然,从交易中来。价值是我——评论家与他物之间关系好坏的产物。所以,这种关系是如何被激发出来、不断拓展,并被赋予价值的呢?通过制造一种自信的印象,即我已准备好参与、甚至臣服于这种关系所意味着的世界。

8784530046_f0c86eae97

在其中一篇题为《神奇的药方和巴斯奎特的神化》的微散文中,埃诺回顾这一主题时,抒发的情感,格雷尔·马库斯在最近视觉艺术学校毕业典礼上,就艺术的阳春白雪比照下里巴人所做的精彩演讲中做出回应。埃诺写道:

别再把艺术看做客体,而是把它们引发体验的诱因(罗伊·阿斯科特语)。这样解决了许多问题:我们不必争论摄影是不是艺术,表演是不是艺术,或者卡尔·安德烈的砖、安德鲁·塞拉诺的小便、小理查德的Long Little Sally是不是艺术,因为我们说:“艺术就是发生的事情,是过程,而不是品质;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可以催生艺术……艺术品在你的眼中优不优秀,不是因为它内在拥有什么,而是你的内心起了什么样的变化。所以,作品的价值取决于它能令你拥有你称之为艺术体验所到达的程度。

事实上,“内在”和“外在”的概念居于埃诺的文化概念以及他在这本日志里多次提到的某事的核心地位。他在另一篇题名为《关于成为艺术家》的文章中极尽篇幅地探讨了这个概念。其中他思索着这样的问题:

你在哪儿工作?

你“内在”工作还是“外在”工作?

“内在”工作就是处理作品的内在因素——旋律、节奏、质感、歌词和意象,人们所能想到的艺术家做的全部常规日常工作。

“外在”工作就是与围绕作品的外部世界打交道——想法、臆测、期待、传说、历史、经济结构、评论反响、法律事宜等等等等。你可以将这些事情看做是作品的框架。

[…]

那么,作品里有没有非框架性的东西?

在一篇时间注为1995年2月的日志里,埃诺思考了通过重复设计而出的创造性工具的重要作用,即使其中隐含着令人蹙眉的非原创的想法:

人们似乎下了多大的决心一而再、再而三地追求着同一个目标啊。一种宽容的解释是:他们这样做,为别人设计出更好的工具,从隐喻中创造出词汇。就像那些可怜的电影艺术家。当他们最终制作出一幅蒲公英的图片,蒲公英的上面还有一滴露珠,简直与照片真假难分时,他们欣喜若狂。在我看来,这就意味着彻底的失败。但是,可能就是这些人推动着工具的设计升级。

8784531336_782138a11b

然而,就在这些工具和许多常被误做为艺术体验的事物的重复性质中,存在着对其反面的实质性追求——深远的改变、超验体验。在《巴斯奎特》一文中,埃诺写道:

改变我们自己。在我们看画时、看电影时、听音乐时,这肯定就是我们所追求的。听起来比事实上更加利福利亚一些。改变我们自己,包括无聊时打开收音机,从一个无聊的人变得不那么无聊,或者换个别的方式无聊。但是,我们当然更愿意认为,我们尊重的艺术所做的不仅仅是满足我们的感官,回避日常生存的郁闷忧伤。(为什么我更愿意这样想?反过来又有什么错误?我记得有人说过:人类所有的创造活动都是绝望地企图占据生与死之间的短暂空间,或者说无尽的空白。)我们愿意认为,艺术以某种方式重塑着我们,使我们变得深沉,使我们成为“更好”的人。

与《附录增厚的一年:布莱恩·埃诺日记》配套阅读苏珊·桑塔格插画版的有关艺术的见解,精选自她已出版的日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音乐先锋布莱恩•埃诺谈艺术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3570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艺术走廊, 音乐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